一文读懂三位财经内阁更替背后的逻辑

今天的市场热点新闻太多了,顺丰上市了,部分科技企业上市要给绿色通道了。证监保监都出王炸了,证监会开出34.7亿元的罚单,并对11人终身禁入;保监会则对前海人寿姚振华10年保险业禁入,前年开始的宝万之争,持续了一季又一季,谁会想到是这个结果?

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先有“妖精论”,后又炮轰资本大鳄,保监会也不甘落后,项主席大喊不能让保险办成富豪俱乐部。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过去,“三会”常常不作为,市场各种兴风作浪,监管部门似乎当作没看见,即使看见也只是象征性做一些处罚。

现在不行了,统一监管方案势在必行,虽然你们各有不甘,但又能怎样。且各类市场风险确实在不断聚焦,再不严管也不行。

现在就只差银监会了。银监会原来是要来新人,郭树清今天到任,记者拍下了下车走进银监会大楼的瞬间,他同样是雷厉风行的作风。未来也许可以看到三个主席竞“发飙”的场景。他们真的都要发威了,你们准备好了? Continue reading ‘一文读懂三位财经内阁更替背后的逻辑’ »

宁南山:为什么中国在国际上不受待见?

作者:宁南山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这个题目应该改成,中国为什么不受发达国家待见。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是一个奋力向上的国家。在过去的100年里面,由欧美澳日组成的发达国家俱乐部只不过迎来了四小龙和以色列五个新成员,总人口加起来9500万左右。(当然还有斯洛文尼亚之类的也被列入发达国家,呵呵一笑便是)。

这其中人口在千万以上的,只有台湾和韩国。如果把发展已经停滞的伪发达经济体台湾去掉,其实过去100年有规模崛起的也就韩国一个。韩国体量小,只有五千万人,而且其产业主要冲击的是日本,所以列强还能忍,中国的体量是韩国的25倍,从欧美到日本韩国统统受到冲击,你让发达国家怎么忍。

中国给发达国家带来的恐怖主要是3点:

一是中国产业的全面性,导致中国在和所有发达国家竞争 Continue reading ‘宁南山:为什么中国在国际上不受待见?’ »

特朗普专访:德国和中国不一样,中国是个大问题

【正当全球目光聚焦于中欧的达沃斯时,德国《图片报》与英国《泰晤士报》刊发了对特朗普的联合专访,在特朗普就职前夕,提供了一个审视其思想的窗口。本文由观察者网特约译者宋武翻译《图片报》访谈全文。】

德国《图片报》主编凯·狄克曼(Kai Diekmann)在唐纳德·特朗普的纽约办公室里采访了他

记者:候任总统先生,您的祖父来自德国,母亲来自苏格兰。正如您所知,我的同行《泰晤士报》记者迈克尔是苏格兰人,我是德国人。您将会怎样塑造美国与英德的关系?

特朗普:嗯,以类似的方式。我们热爱这两个国家,它们是伟大的国家,伟大的地区。英国如何从欧盟退出,是件很令人感兴趣的事情。正如你们所知,我之前或多或少已经对此有所预言。

我曾经去过特恩贝里(苏格兰西部海滨城市),因为我在那里购买了一个高尔夫球场。它现在运营得非常好。我要说,你们手里的英镑贬值了,这可是个好事。因为现在英国的很多地方,各种商业都出乎意料的好。我相信,英国退欧最终将被证明是一件丰功伟业。 Continue reading ‘特朗普专访:德国和中国不一样,中国是个大问题’ »

IMF前副总裁朱民:特朗普经济学的挑战

(标题为编者所加,编者微信公众号:zhengjingguancha 欢迎搜索添加,独家分析文章将在公号首发。)

首先我想谈谈特朗普面临的挑战,他的经济政策一定是想解决一个问题,我一直认为特朗普上台是有深刻的经济基础的。美国的经济正面临深刻的结构性变化。特朗普看到了这个问题,他提出“让美国再次强大”的口号是点中了这个要害。

我认识所有的人都对这个问题嗤之以鼻,什么“让美国再次强大”,美国从来都强大。这是不对的,美国现在正面临一些极其深刻的结构性变化。我今天想给大家汇报的就是,他面临的问题是什么,挑战是什么,再看他怎么面对这个挑战,他的政策能不能解决问题,以及他的全球影响。 Continue reading ‘IMF前副总裁朱民:特朗普经济学的挑战’ »

半岛局势恶化,新应对策略最关键

本文写于2016年2月5日,已通过微信公众号推送。本文作者微信公号:zhengjingguancha  欢迎搜索添加。更多文章将在公众号发布。点击右上角,此文亦可在朋友圈分享。

近年来,地缘政治风险频繁发生,并对全球资本市场产生巨大影响,从克里米亚危机,isis问题,到欧洲难民危机。

而新的地缘政治风险正在形成,这就是朝鲜半岛问题。这是中美关系中超过台海局势而排列第一位的风险,朝鲜刚刚宣称氢爆成功,而今又要发射卫星或导弹。

国际各方正在紧密磋商应对。安理会的新制裁协议难产,克里来中国游说加大制裁,国际压力全压在中国身上,有苦说不出。韩国为此对美国在半岛部署萨德系统示好,日本扬言将朝鲜的导弹打下来。各方都在借着朝鲜这个浑小子乱来的机会,实现自己的目的,恶化半岛的局势。

唯独中国——这个受这个浑小子乱来影响最大的周边国家,也是对朝鲜石油煤炭能源出口最多的国家,一直呼吁各方保持克制,反对更严厉的制裁。

武大伟赴朝鲜谈判,从官方发布到新闻来看,似乎效果不大。3月份的华盛顿核安全峰会在即,朝鲜却在核问题上一再生事。

中国的官方口径呼吁保持克制,除此之外还不时地嘲笑一下他国,称打了有关国家耳光,让国人对此不解。

半岛问题,由来已久,错综复杂,需要厘清关键线条,才能作出清晰判断,找出缓解危局之道。 Continue reading ‘半岛局势恶化,新应对策略最关键’ »

那个黄大嘴终于还是要落幕了

今天看到一则消息说,重庆市长黄奇帆将卸任,黄先生饱含热泪。

看完这则消息,我内心五味杂陈。黄市长喜欢言说,熟悉数字,外界称他为黄大嘴。但在中国官场,大嘴是大忌,闷声发大财才是硬道理。

这些年来,他大概是被传言调动最多的官员,各种职位都有,诸如工商总局、证监会,最近的一个传言说是中–财办。

虽然这些现在都已证明一个一个都是谣言,但可见民间对他的热爱。以他的能力,许多人相信这些职位他能够胜任,他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在三中全会的宣讲材料中,黄市长是作为宣讲团成员之一,当时也被认为这是重庆风波之后,他会再次受到重用的信号。

从上海而到重庆,沉渝十年,直到遇到了商务部下来的薄,这时他才感觉到如鱼得水。记得那些年,我常去重庆,打黑刚刚开始,有人和我说,要注意黄奇帆这个人。果真不久之后,他上任市长。

时间并不长,但他的大手笔实现了对重庆经济的改造。重庆的笔电产业几乎是平地起高楼,在黄市长的力推下搞起来,和巨头们谈条件。重庆地处山沟沟,虽然有长江水道,但从地理位置上来说仍是不毛之地,修路的成本比成都高多了,到处是山。重庆在这样一个地方发展起来了庞大的笔记本电脑产业。

为了降低企业的运输成本,于是他答应要开通去往欧洲的铁路,于是有了渝兴欧。后来各种什么欧都开起来了。重庆等了好几年,终于等到了国家的一级口岸的资质,从此可以拥有整车汽车进口权,让火车返回有货可载。这条线路的起步是个熬人的过程,没有一点干事业的精神,谁也不会去做这样的事。

重庆的国资系统是他的底盘,当市长以前,他就管国资。在任上,现在市场火热的地方AMC,他早在2000年初就玩得如火纯青。成立渝富资产管理公司,一方面把衰败的国企的不良资产接下来,一方面把困境的银行不良资产接下来,让实业和金融都恢复了正常的体能,发展起来,然后再逐渐消化这些不良。重庆国资如火如荼,一度成为市场的焦点话题,认为其债务沉重。但在全国来看,重庆显然还算不错的。

黄市长善用金融手法,他鼓励国资旗下的公司都去上市,制定了庞大的上市目标。有些内地上不了,就去香港上。

对于金融市场、对于房价、对于电费,他都有惊人之言,成为市场热议的焦点。当时P2P问题丛多,朋友圈于是被黄市长的话刷屏。他对经济的观察、对数字的熟悉,使他的宏观管理能力更胜一筹。

他对重庆的房地产市场管理有道,他自己讲过那些办法。我的朋友圈一个朋友评论说,她欣赏黄奇帆,因为他让炒房团一入重庆深似海。那么多城市房价飞上天,重庆是西部的中心城市之一,但重庆没有飞。重庆的公租房也全国领先,搞得很早,并很早成立公租房管理局。

土地改革是中国的焦点话题,重庆有黄奇帆,成都有李春城。可惜成都的遭遇困境,重庆的地票则风风火火。当然,这背后不是没有问题。当年重庆一些学校要求强–制转户口就闹得沸沸扬扬。此后,黄奇帆的话都说要让农民穿五件风衣进城。城镇化需要政府的硬投入,弥补进城农民工的福利缺口,没有投入都是花架子。

对于黄奇帆而言,最大的压力自然是在2012年那段特殊时期,当时ZDJ空降重庆,各种传言四起,其中也有包括黄市长的。记得那时候我去重庆,英国人海某的事还未公布,许多人说发生在希尔顿酒店,但我打听到的却是南山丽景,我到南山上找到这家酒店,爬上了风景最好的那栋别墅,后来公布的月黑风高夜发生的那件事,果真发生在那里。

风云变幻,在ZDJ离任的干部大会上,据说当时黄市长也一度哽咽。谁能理解当时他所面临的巨大压力。

黄奇帆1952年生,今年65岁,省部级卸任的年纪,不上自然就得退,这是很早已有的命数。孤臣而已,终归是要遵循惯例。祝黄市长离开重庆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