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415如果真这样做了,这应当是香港民主制度历史上最紧要的时期。要么民主派力量继续增强,要么香港没有真正的反对党。

        元旦我去了趟香港,与几个朋友谈及香港政治目前最热的话题:五区总辞,全民公决。这个话题当然不仅仅是政治话题,在“有自由,无民主”的香港,其实留下的是英国的法治传统,从根本上是法律问题。
       2003年,香港50万人大游行,全球震惊。原因是反对中央政府的23条国家安全立法。当年香港民主派尚有强大的动员能力,组织如此大规模的游行。游行能发起的前提在于,他们向民众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香港的立法会60名立法委员,有30名由选举产生,30名是界别代表。如果把23条交给立法会表决,那么后患无穷,只要做一做工作,很可能获得通过,因此只有破例采取一战——通过街头运动,让这个条例根本进不了立法会的表决程序。这一招成功了。
       而今天,曾特首出台了政改方案,同样民主派多有不满。但近年香港亲中派活跃,在社区大作收买及安抚工作,赢得了社区选举的大胜,民主派势力日弱。目前的立法会现状是,民主派的立法委员分属三个党,民主党,公民党和社民联。他们只占23个席位(具体数字可能有错)。如果这个政改方案交给了立法会,民主派全投反对票,方案通不过,可谁都知道,民主派不可能那么团结,很可能有几个被做工作,方案将获通过。
      这时候,他们只有再走街头运动老路,可他们亦知,香港民主派在民众的影响力已大大减弱,元旦游行估计只有一两万人参加(我的估计),有人甚至说几千人,我和几个朋友都觉得比预想的要多一些,但几乎不可与2003年比。街头运动不凑效,主要是传媒不帮忙,许多民主派的文章发表不了,他们在主流的四五份报纸上只有1.5个席位(香港一位分析人士的说法)。
      那么,三个民主派党想出致死地而后生的一招:五区总辞,全民公决。因为按照香港法律,如果有5名立法会委员辞职就要补选。这一招非常冒险,三个党内都有不同的声音,因为改选谁也保不准不是亲中共派的党抢占这些位置。他们的辞职并不是真辞职,而希望以辞职和改选的契机,让香港五个区同时开展一次补选,拖延时间,教育民众,故称之为“变相公决”,他们希望民众仍然投票把民主派的位置抢回来。如果一旦失选,香港将无真正的反对党,民主及未来双普选前途更是堪忧。
      果真,民主党首先倒戈,他们全党大会通过,决定不参加总辞。民主党是民主派的第一大党,占民主派立法会委员的80%以上席位(数字可能不准确)。它的退出让民主派处于更尴尬的地位,另外两个小党继续辞职的话,可能:一是位置被亲中的抢走,二是位置被民主党抢走。
      这次元旦游行也是由民主派发起,主题即为五区总辞、双普选等等。但辞职据说会在1月中旬。如果真是这样做了,我觉得这应当是香港民主制度历史上最紧要的时期。要么民主派力量继续增强,要么香港没有真正的反对党。同样,对于未来中国大陆民主制度的借鉴、参考作用,这段历史必不可少,甚至会对未来大陆的政治制度构架产生影响。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