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713

         眉毛胡子一把抓,不分清储蓄类型而片面喊储蓄过高不仅缺乏科学的态度,而且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更严重的是可能带来政策的失误。


        这几天参加中国高层发展论坛,会上听到中国高层官员和国外经济学家几乎一致的声音:中国要扩大内需,尤其是要扩大居民消费。这一点,当然谁也不反对,中国经济已严重失衡,生产为出口,居民消费逐年萎缩。然而,这一问题却在不知不觉转换成了,中国的老百姓存在银行的钱太多了,要扩大内需,就要培育居民的消费热点,让老百姓把银行的钱拿到市场上来消费。
         这个逻辑似乎有充分的解释理由,其一,中国具有东方文化传统,量入为出,注重家庭的观念等等;其二,中国社保体系不健全,老百姓有钱不敢消费。这两个理由似乎都很契合实际,其实则不然。中国老百姓,尤其是九亿农民,大多数甚至不知社保的概念,他在追求的仍然是基本的生存消费,比如改善饮水、道路。即使在大城市,公共设施拥挤,公共供给不足也很明显,这些潜在的消费其实都与社保没什么关系,中国大多数老百姓还在于满足前社保的时代。
         另外,从储蓄结构本身来看,一份从1992年至2004年储蓄结构数据显示,中国的居民储蓄一直处于下降趋势,而中国的政府和企业储蓄一直在上升。即使将中国居民储蓄占GDP的比例与印度等发展中国家比较,印度和中国的水平也不相上下。
        眉毛胡子一把抓,不分清储蓄类型而片面喊储蓄过高不仅缺乏科学的态度,而且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更严重的是可能带来政策的失误。如果中国面临的问题真是民富国强,老百姓有钱不消费,那么政策的落脚点当然是要鼓励富裕的老百姓去消费,政府出台的政策就是发放消费券,提供某些产品消费补贴,把老百姓口袋的钱掏到市场上去,让经济活起来。实际情况却非如此,老百姓不是太富裕了,相比国家对财富及资源的占有量,中国的老百姓是太穷了。
        如果认清了真问题,我们就会发现,真正的高储蓄来自企业和政府部门。企业储蓄过多,尤其是国有企业储蓄过多,说明资金使用浪费,没有发挥资金的效率,可能是原因是缺乏投资机会,市场管制过多。政府的储蓄过多说明政府盈余过大,需要扩大公共开支和公共投资,尤其是社保投资。
         当下,经济结构调整成为最热门话题,如果经济结构调整不是真的调经济结构,放松市场管制,扩大政府公共投入,而是把目标盯在老百姓的钱袋子上,那就大错特错了。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