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余年革新,阮晋勇所面临的问题,与他的革命前辈胡志明、黎笋、阮文灵、武文杰时代已大不一样

        越南革新开放二十余年,在将要腾飞之时,却遇到一股寒流。出身于革命烈士家庭、在战争中受过4次伤的越南总理阮晋勇面临自己上任以来最严峻的挑战。

  越南第一代领导胡志明和黎笋的目标是要获得民族独立,第二代领导阮文灵和武文杰要改变僵化的经济体制,让经济复苏。第三代领导阮晋勇必须学会在全球化经济体系中,跌倒后再爬起来。

  今年上半年以来,越南正在经历自1980年代末以来最严重的通货膨胀。2008年5月,越南的CPI高达25.2%,股市楼市一路下挫,贸易逆差持续扩大。

  6月27日清晨,河内市还剑湖郡的一家米粉店,人群拥簇。米粉虽然比去年贵了近一倍,但这里却依然热闹。嘈杂声中,电视机在播放着阮晋勇和小布什会谈的消息,很少有人去抬头看电视,与过去没什么两样。

  29日上午,一个普通的河内周末。巴亭广场附近排起了几公里的队伍,人们经过一道安检、把相机及电子设备交由工作人员保管后,在队伍中挪动前行,等待瞻仰胡志明遗容。

  对阮晋勇来说,百姓的现实生活和经济可持续增长同样重要。地理条件优越的越南,近现代数百年的历史都被战争书写,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真正开始经济建设。阮晋勇必须站在历史的基础上,顾及越南国情。

  革命前辈胡志明、黎笋、阮文灵、武文杰等铸就了越南过去的路,沿着这条路去追寻,就能找到越南近百年的根,也就能看到越南的未来。

  政策失误

  危机显现前,许多人在享受危机前的繁荣。

  2007年,越南GDP增长8.5%,吸引外商直接投资合同资金达到203亿美金,同比增长69.3%,外贸出口达484亿美元,相当于GDP的67.4%。

  许多人都注意到这些数据背后的隐忧。一位从事外贸工作的人士分析说:67.4%说明越南经济十分危险,越南经济对国际市场依赖太大。

  那时候,在中越商贸网站上,隔几天就有一条越南重大项目投资协议签署或开工的新闻。越南中央经济管理研究院副院长CU CHILOI回顾说:“2006年、2007年,两年之内,外国的投资很大,特别是大公司。”这两年间,越南先后加入了APEC(亚太经合组织)和WTO(世界贸易组织)。

  即使仅分析越南2006年至2008年4月“越南盾/美元”的数据,许多人都能发现,在危机之前是盛宴。“2007年7月后,越南盾兑美元一路上涨,在9、10月间达到最高峰。”信达资产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研究员沈洪博分析说。

  那段时间,上涨的还有楼市及股市,胡志明交易所指数2005年底前一直在300点以下徘徊,2006年全年涨幅达145%,2007年更是创下超过1170点的历史最高纪录。当时,中国一些中介机构还打出广告,吸纳国内人士赴越南炒股。

  当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通胀的严重性时,越南政府似乎还在享受这一成果。多位越南社会科学院专家均承认越南在治理通胀问题上错过了最佳时机。越南共产党电子报总编陶维括对本刊记者坦承,“政府的措施有点缓慢。”

  2007年9月,越南通胀率突破8.5%,这种通胀被认为是由于国家能源、原材料价格上涨而引发的“输入型通货膨胀”,允许越南盾对美元升值被认为是巩固越南盾地位、降低通货膨胀的措施。然而,事与愿违,通货膨胀却以更快速度攀升。

  2007年下半年,越南CPI首次超过银行存款利率,越南政府依然没有采取什么措施。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的左大培分析说,在越南有种说法,只要通胀率低于GDP增长率就不是问题。

  世界银行6月6日发布的越南经济最新分析报告说,“相当大程度上,越南在宏观经济上的困难是自己造成的。”这篇报告分析说:在2007年大量资本流入的情况下,政府仍然选择优先考虑经济快速增长。金融主管当局购入大量外币,以防止越南盾升值。基础货币的增加导致了信贷的快速扩张,这主要是由银行推动的。结果是通货膨胀速度加快,房地产泡沫增加。不断膨胀的消费品进口又增加了本来就已经很大的贸易赤字。经济组织和一般企业在他们的核心业务以外的投资也进一步刺激了房地产价格的上涨。

  今年1月16日,越南开始向经济问题开战,越南国家银行上调存款准备金率。

  银根陡然收紧,进一步促使了市场的恐慌预期,有关部门连发几道“金牌”,越南的通货膨胀却仍加剧。全球经济此时并不平静,美国次贷危机的影响进一步加深,国际能源、原材料价格继续攀升,越南贸易逆差进一步拉大。

  标准普尔于今年5月2日将越南的评级展望从“稳定”调为“负面”。28日,摩根士丹利公司发布一份报告称,由于越南国家银行在国内通胀率高企和外贸逆差扩大的情况下,仍使越南盾保持坚挺,因此越南正面临一场“货币危机”,这场危机与泰铢1997年时的情况类似。

  十年前的亚洲金融危机依然让人心悸,一石激起千层浪。虽然危机并没有爆发,但“危机”一词却像梦魇一样缠绕越南,越南经济面临危机爆发的可能。

  80年代困局

  越南是个年轻的市场经济国家,被称为新兴经济体,这个概念也包括中国。越南大规模经济改革起源于1986年越共六大,阮文灵和武文杰被称为标杆性的人物。

  武和阮是同时代的人,两人曾经都在越南胡志明市工作,对改革有共同的认识。今年6月11日,越南经济处于危局之中,身患高血压的武文杰在新加坡逝世。西方媒体报道称,“他在外国外交官当中享有极高声誉。这些外交官们亲眼目睹武文杰重建跟西方国家的外交关系,并向外国投资者开放越南经济。”

  武文杰在阮文灵退休后担任越南总理,时间是1991年至1997年,与他搭档的越共总书记是杜梅。退休后,他对越南改革公开发表许多批评意见。

  去年,他给现任越南总理阮晋勇发出了一封公开信,信中说:“我是在全球形势发生剧变时上任的,当时的通货膨胀率达三位数。但越南现已摆脱了危机,并真正开始了现代化和工业化进程。”他警告阮晋勇不要犯十年前亚洲金融危机时韩国、马来西亚犯的同样的错误。

  亚洲金融危机时,越南因为经济开放度小,所受影响并不明显。但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经济危机却让人记忆犹新。“通货膨胀率达到700%,经济几近崩溃,好像印刷厂24小时在印钞票。”越南共产党电子报总编陶维括回顾说。广西社会科学院东南亚研究所所长古小松认为危机发生的原因是,“越南改革初期从计划经济的泥潭中开始,商品极度短缺,而货币发行过多。”

  这场危机开始于1980年代中后期,正值阮文灵开始革新开放之时。

  阮文灵1915年出身于越南北方海兴省农民家庭,曾在1930年和1941年的革命斗争中两次被捕入狱,度过了10年牢狱生涯。奠边府战役大捷后的3年,即1957年,他开始担任越南南方局书记,此后在南方领导抗美武装斗争。

  1986年12月,他从中央书记处书记跃升为总书记。阮文灵担任一届总书记后,因年龄原因,于1991年退出,只担任越共中央顾问。“他的威信很高,虽然是北方人,但南北方都认可他。”越南社会科学院中国研究所前所长阮辉贵说。

  在国内,阮文灵被称为“越南的邓小平”,虽然越南国内并不赞同这样的称呼。“你们之所以认为他是邓小平,是因为他在政治生涯中也被打倒过。”1982年,阮文灵因为他的改革政策,被免去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两职,只保留中央委员一职,直至1985年重返政治局。

  为了应对通货膨胀,1985年,越南进行了货币改革,“一千块换一块钱,起初一两个月还可以,后来贬值更厉害。”越共中央向全国人民公开道歉。越南两位副总理陈芳和李友被革职。

  当时采取的政策还有,给工农业生产松绑,促进商品生产;发展与中国的边境贸易,允许中国商品进入越南市场;提高存款利率,吸纳居民存款;鼓励越侨寄钱或物品回国。

  3位数的通货膨胀率在1993年降到5.3%,经济危机得到有效控制。

  1992年越共“七大”通过决议,以制定新宪法的方式将革新以来的制度创新加以合法化。重新恢复个体经济、私人经济的宪法地位;外国投资保障也进入宪法。

  此时,越南的政治及社会体制改革并没有止步,国内媒体2006年所热炒的“越南政改”的部分内容,如“三驾马车”模式(党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国家总理分别由三人担任)在这个年代已经形成传统。

  这几年,阮晋勇还在地方工作,从1981年到1994年,先后在坚江省(KIEN GIANG)和该省的河仙县(HA TIEN)任职,最高职位是坚江省省委书记。那时在河内政治中心,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位日后的政治新星。

  改革以前

  越南改革初期的危机不仅仅是经济,还有意识形态领域。苏联解体,世界形势发生激烈震荡,越南在寻找自己的道路。胡志明和黎笋是对越南近代历史影响深远的两位人物。

  胡志明,越南近现代史上无人能及的民族英雄,这位终身未婚的革命家,把一辈子献给了越南民族解放事业。现在流通的新版越南盾上,不分币值大小,皆有胡志明头像。他的名言“没有什么比民族独立、自由更宝贵”早已刻入越南人心中,成为越南的精神象征。

  胡志明生前并没有“胡志明思想”,死后相当长时间也没有。越南共产党第一次提出胡志明思想是在1991年,“苏联解体,曾经的‘老大哥’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越南必须寻找到一条自己的建设道路。”

  2001年越共九大,越共又系统地阐述了胡志明思想——把马列主义和越南民族解放运动相结合。胡志明逝世时,越南尚未统一。作为对胡志明的纪念,越南南北统一后,南方最大的城市西贡市,改名为胡志明市。而且,越南共产党不再设立党主席一职。

  越南共产党总书记接任者是黎笋,1960年他任越南共产党第一书记,后改称为总书记,直至1986年他去世,在任26年。黎笋是最早参与越南革命的人士之一,在1928年就参加了越南革命青年同志会,此时越南共产党还没有成立。

  冷战时代,国际形势变化风云诡异,越南成大国争夺的前沿阵地。越南很自然地成为社会主义阵营中的一员,1950年代中期至1960年代中期是中越关系最亲密的时期,概括一句话是“同志加兄弟”,这时越南社会科学院中国研究所前所长阮辉贵还正在北京大学念书。

  60年代中期,中苏矛盾激化,社会主义阵营内部出现分裂。中国和苏联都在争取越南的支持。越南倒向苏联,中越关系逐渐恶化。越南入侵柬埔寨后,中越发生军事冲突。

  阮辉贵说:“中越两国人民是‘同文、同种、同志’关系,但受到外来的影响太大,导致两国关系中阴暗的时期。”两国交恶的历史,至今仍然是个敏感话题,“背景太复杂了。”

  南北统一后,黎笋在南方推行社会主义改造,“一大二公”、“计划经济”被复制到南方。广西社会科学院东南亚研究所所长古小松说:“黎笋犯了两大错误,一是外交政策跟着苏联跑,跟中国关系倒退了10年。出兵柬埔寨,遭到全世界的反对。二是在南方推行极左路线,西贡在解放之初比曼谷还发达,黎笋执政后,西贡起码倒退20年。”

  黎笋任总书记的最后几年,允许越南北部广宁省进行农村承包体制改革。在越南国内,对他有不同的看法。越南共产党电子报总编陶维括说:“他从来不是一个保守派。”在越南社会科学院中国研究所前所长阮辉贵看来,“他首先是一个爱国者,他的功劳就是抗美,当时北方的所有建设,都是为南方解放服务。”

  从革命年代走过来的干部,在经济工作中缺少经验。“没有右,也无所谓左。当时所有的社会主义阵营都是搞计划经济,越南也不例外,这不能归结为某个领导人的错误。”阮辉贵说。

  1990年代初,苏联解体,内外交困中的越南从柬埔寨撤军,开始奉行“与世界人民交朋友”的外交政策。

  越南八月革命以后,法国殖民者重返越南前,阮晋勇在南部金瓯省一个革命烈士后代家庭出生,在家里排行老三,在越南称为 DUNG BA 。12岁生日那天,1961年11月17日,他参加了越南人民军队,成为联络员和医务员。17岁,他加入了越南劳动党(后改名为越南共产党)。23岁时,在军队服役,并任职。

  2006年,越战结束31年,美国总统小布什来到河内。总理阮晋勇接受网民提问时说:“像那时许多其他越南公民一样,我憎恨美国政府。但我们不憎恨美国人民。我们现在希望与美国建立良好关系。”

  阮晋勇面临的挑战

  阮晋勇是越南政坛的第三代,与他搭配的“三驾马车”中的另两位是越共总书记农德孟和越南国家主席阮明哲。西方媒体对他的报道普遍提到他治理经济的经验——1997年曾兼任越南国家银行行长。

  阮晋勇是1945年越南八月革命后诞生的首位总理,也是最年轻的总理。1995年,开始进入中央,在内务部(相当于中国的公安部)工作,最高任职副部长。1986年和1991年,他都被选举为越共中央委员。1996年,开始负责部分经济工作。1998年至1999年,短暂担任了越南国家银行行长一职。2002年,被选为副总理。2006年,接替退休的潘文凯,成为越南总理。2007年,获连任。

  2007年,越南加入WTO,并成为联合国安理会为期二年的非常任理事国,这被认为是自1945年以来,越南在国际上获得的最高的地位。

  阮晋勇在任两届,越南分别加入了APEC和WTO,被认为极大推动了越南经济融入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进程。但对于他的经济工作能力,内部看法也有分歧。有人认为,他的外贸和经济工作的经验都不足,加入WTO的谈判其实在前任潘文凯时已经打下基础,而且前副总理、外交部副部长武宽也功不可没。

  2007年5月,他被《世界商务(WORLD BUSINESS)》杂志评为亚洲改革25人之一,排名第五。评语介绍他说,阮晋勇正带领越南从一个共产主义国家转型为一个积极和成熟的、以市场为导向的世界舞台的参与者,他坚定地继承前任的遗产,推进越南的开放和经济自由。

  在越南政坛,阮晋勇是典型的“本土官员”,相比近几年越南改革落实“年轻化、知识化”的要求上台的干部,阮晋勇在学历和年龄上都没有什么优势——从年龄上看,越南最年轻的副总理只有44岁;从知识结构上看,有2位副总理分别从德国和美国留学回来。

  阮晋勇当年曾就读于中国广西师范大学,是该校一名留学生。2005年10月,他参加了第二届中国—东盟博览会后抵达桂林访问,专程前往母校探望。

  阮晋勇现在面临两难,一方面必须收紧银根,以阻止通货膨胀加速,但又必须保持一定的经济发展速度。股市的下跌已经使正处于改革攻坚阶段的国有企业面临严峻挑战。如果资金进一步远离越南,越南的情况将会进一步恶化。

  6月26日,越南影响较大的《劳动报》以近整版篇幅报道了胡志明市一家鞋厂工人罢工的新闻,工人抗议物价上涨太快,而工资却像10年前一样,还是140万越南盾(约相当于人民币560元)。越南中央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也坦承,经济波动后,越南的劳资纠纷事件大量增加。

  越南是粮食出口大国,产粮区集中在南方,出口粮食不仅增加了产粮区农民的收入,还为国家赚取了更多的外汇。但是,化肥等生产资料价格的上涨也几乎冲抵了农民粮食收入的增加。

  今年3月31日,越南《人民报》刊登阮晋勇的署名文章指出,越南政府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控制通货膨胀,以保障民生和经济可持续增长。

  越南的英文报纸《VIETNAM NEWS》几乎每天都有越南政府领导人与国外领导人或组织会谈的新闻。阮晋勇在出访美国后,又会见了亚洲发展银行官员等等。他希望通过一系列的外交行动,巩固投资者对越南经济的信心。

  6月20日,访问美国前阮晋勇还专门接受了美国《时代》杂志的采访,面对记者反腐败、人权等刁难的问题,他应对自如。当被问到如何稳住投资者的信心时,他回答说:现实情况是,许多投资者仍然有正面的评价,看好越南中期的和长远的发展前景看好。外国直接投资在今年首5个月比去年同期增长134.1 %,我相信明智的投资者会继续投资于越南。

  越南的国土呈S型,海岸线长,海上航运便利;北部2万平方公里的红河三角洲和南部约5万平方公里的湄公河三角洲为其农业发展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在全国8200万人口中,14岁以下的人口占30%,65岁以上人口只占6%,平均年龄只有25岁,识字率达94%。这是上天赐予越南人的宝贵财富。

  越南这次发生危机,受国际经济环境影响,又与越南国内的经济结构相关,而宏观调控不慎是危机发生的直接原因。

  越南社科院中国研究所前所长阮辉贵说:“越南不可能在危机中倒下,但也不会很快恢复,现在能做的是加强宏观经济管理,改善全球的经济环境和越南经济结构,那不是一时能办到的。完全恢复,还要几年吧。”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