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一看,让我很吃惊,住房改革从1998年已经启动了,为什么十年之后的住房改革的支出竟然还有400多亿(2010年),相对来说保障性住房支出才26亿。

我对照比较部门预算和2008年、2009年和2010的功能预算,发现很有意思的现象。
2010年的功能预算专门撇出一大类(第19类)为“住房保障支出”,下面包括两款:保障性住房支出和住房改革支出。而在2009年的预算表中,根本没有单独设立这一类,只是在最后部门的“其他”支出下面列出一款:住房改革支出。眨一看,让我很吃惊,住房改革从1998年已经启动了,为什么十年之后给官员的住房改革的支出竟然还有400多亿(2010年),而给民众的保障性住房支出才26亿。
去年,我在沈阳采访纪委罚款案和在人物周刊工作期间在遵义采访时,均接触到住房改革的个案。对官员来说,住房改革虽然不再分配房屋,但却是按照行政级别补钱的,也即只要涨一级,官员享受的住房补贴就要跟着涨。这样一来,对官员来说,只要不犯错,他的级别一定往上走却没有往下走的,结果是住房改革需要支付的成本只有永远增长,而不会减少(除自然死亡)。
如果将刚才所述的400多亿的功能预算和部门预算对比,我又想到一个事情,我在开心网转发的一个公务员集体房的内部价的帖子,那么可以不怀好意地推测:各个部委巨额的住房保障性支出并不是给老百姓盖保障性住房的,而是给官员自己盖保障房的。
我曾参加一个聚会,大多数在中央部委为官,饭桌上他们谈论最热门的话题不是工资,也不是工作,而他们的房屋。各个单位的福利房在哪里,多少钱一平米。
也许可以做一个调查,详细分析在高房价时代,公务员的住房是如何解决的?如何保障的?除了在工资中的“住房补贴”(不知这个住房补贴是计算进了保障性住房的类别,还是计算在人头费的科目里面)到底花了多少钱?他们是通过什么手段来应对房价上涨的?
在已公布的部门预算中,可以看到农业部最多,工信部次之,许多部委只有零点零几亿。(http://www.china.com.cn/economic/txt/2010-04/12/content_19793089.htm)显然,如果是给老百姓盖保障性住房,资金不会分散到这么多部门,而且大多数部委的钱也根本无法盖保障性住房。那么就可以推断,这里的“住房保障支出”是指住房改革的支出,也即给公务员,而非给老百姓盖保障房的。
进一步,可以找几个京城的福利分房的小区,从调查土地来源,来最后的住客,内部价格等等,展现一个保障性住房实质是保公务员住房的现实。
从预算报告里也可以看出,指望保障性住房来扩大住房市场供给,从而等待房价下降一定是天方夜谭,400多亿的住房改革支出,却只有20多亿的保障性住房支出。
这TMD是政府自己打自己的嘴巴,欺骗公众!



  1. 住房补贴,事业单位的人也有的,刚毕业的是800,然后递增。但这笔钱是非常不透明的,有的单位试用期不发(但国家这笔钱都拨了),有的如我所在的外文出版社,就是先在正常基数上扣掉八百,再用这八百补回来,非常无耻。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