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去过西藏林芝的人都会醉心于城外的美景,而对这座城市的建筑有极坏的印象。
        由穷帮穷富帮富的援藏政策分配下,这个西藏最好的地方——西藏江南由广东福建援建,城市面貌却如它的名字一样庸俗和可恶。这个地方叫八一,据说1950年军队从昌都进藏后就驻扎在这里,故得此名。
        我在春节的一个清晨乘坐出租车去机场,这个机场也就一个前往成都的航班。出租车给我讲述了当地的故事,关于顶灯与乌鸡。
         在汉人看来,西藏的城市规模比内地都要降一个级,比如拉萨相当于内地一个地级市,而八一一个地级市就相当于内地一个县城的规模。城市虽小,出租车可不便宜,起步价是北京的水平,十元。
         问之何顾?原来这里也像内地一样,出租车实行过一次拍照的拍卖,按理说是个好制度,因为拍卖就属于私人了,私人财产就可以自由流转了,市场就活了。可是不然,与内地许多城市一样,拍卖的背后又个秘密,数量控制和公司管理。公司通过和政府交通管理部门合作,控制一个城市出租车的总数,从而垄断价格,收取高额的管理费。出租车司机一般不是拍照的拍得者,而是帮这些人开车或是二手转让而得到拍照,一个拍照的价格在资本的炒作下,节节攀升。
        内地的城市,这个拍照一般叫作行驶证,或者叫经营证。这里不然,叫顶灯。也就是放置在出租车顶上的灯,这个不值钱的家伙依托垄断的体制,成了利用的工具。
        因此,当在八一打车的时候,你问司机为什么价格这么贵,他们会说,顶灯太贵。一顶灯已,何贵之有。

(二)
        另外一个与内地不一样的情况是发廊。
        我一个晚上在八一的某条街上行走,路边遍布发廊和茶馆。妖艳的女子在招揽客人,喊叫不停,还有人走到我身边来。
让我好奇的不是发廊,而是茶馆。
        我初到林芝下属的察隅县的时候,问当地人,你们这个小县城怎么这么多茶馆。
        在我的印象中,茶馆当然是文化人谈天论地的地方,空谈误国的地方。
        可这里,茶馆原来是发廊的代名词。
         这个汉族出租车司机给我讲了茶馆的故事。他孤身出来西藏谋生,老婆小孩都在内地,免不了隔三差五去发廊茶馆耍耍。
他说,汉族人还是找汉族人的多,但是人总有好奇心,想找点新鲜的,有时他们也会去茶馆找藏族姑娘。
        在他们一群人看来,藏族姑娘黑得很,而且技术比较差,因为他们给取了一个俗称,叫乌鸡。
        乌鸡与汉族小姐相比优势还在于价格低廉,因此找乌鸡的时候就更多了。
         到了他们要出门找藏族小姐的时候,他们三五好友会聚一起说,“走,找个乌鸡补补身子。”

(三)
        汉族的援藏干部普遍都要做点好事,当然这个好事不是他自己掏腰包做,是公家的钱。比如,为了表示亲民举措,如果会下乡考察的话,见到贫困农户会给现金或物品,展示党恩浩荡。
         然而各地的资金投入不一,有的是国家文件规定的援藏资金,有的是自己为了表示积极为西藏发展作贡献,而专门跑项目跑来的钱。
         跑钱是一个古怪的体制,政府的钱都是公家的,却可以跑出来,藏族的干部都叫“跑项目”。当然,有进才有出,进私人腰包才可能掏出公家的钱。但无论进的是哪里,反正出的都是政府的钱。
        跑了项目,给藏民实惠。他们有个共同的说法叫洒米。
          一次吃饭,两个援藏干部聊天,一个自豪地说,我洒米都洒了上百万。另外一个说,我何只上百万。
         当然其实,这些米并非都给了穷苦百姓,很多是给了当地官员。空降的汉族官员要地方官员听话,没点米是没有威信的,有了米,叫人干活人家才有劲。
         听到洒米一说,我却一下走神,想到了喀什的人民广场,那里有一尊打的的雕塑,上面经常有鸟停留。广场上也有许多鸟。
         那个广场在我去的时候武警最多,是他们的一个临时驻地。鸟仍飞来飞去,养鸟的人在洒米。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