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5日至5月15日政情观察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这句唐代的诗句写的是农历四月份的情景,不过用来形容这个月的政经形势也恰到好处。

庞大的国家体系在这个月里不断处理着各种突发事件,应急的系统在高度运转,并且逐渐形成了惯性和模式,管制的力量在加强,困境中的改革就如山寺的桃花一样稀少,而且珊珊来迟。

玉树地震,震劫中国,一套应急体系瞬时启动。虽然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都不在国内,但地震一发生无论是军队、交通、民政、电网等与应急救援密切相关的各部门及国有大企业,还是似乎与救援关系不大的银监会、中纪委都在第一时间行动起来。温家宝于次日到达了灾区,胡锦涛提前结束访问回国于震后第4天到达灾区,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竟然也从土耳其提前回来,部署宣传战线的报道工作。与汶川大地震相比,一套涉及全国各系统的应急处理机制正在走向成熟。

与地震灾害同样严重的是气候异常给农业带来的影响。今年以来几乎从西南到西北,从东北到华北,几乎全线出现罕见的气候异常,面临前所未见的问题。外界普遍认为夏粮可能减产。如果粮食减产,首要影响的可能是物价指数,这将给本已严峻的通货膨胀形势造成压力。为此,这个月内中央连续开会应对这一问题。4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分析了面临形势,并决定采取了有针对性的举措,包括中央财政大幅增加对小麦产区、西南旱区的补贴。22日,国务院又召开了紧急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今后40天春播工作。目前,夏粮的形势目前还不明朗。笔者在写作此文事,南方的暴雨、强对流天气正在造成严重的洪涝灾害。

此外,一场经济应急战同样在这个月打响。继年初的“国十条”之后,4月15日,“国四条”房地产新政出台,次日股市恐慌,地产股领跌大盘。紧接着,北京市相关政策出台。一个月过后,人们发现成交量降了,房价却没有降,而是稳中略升。在这场涉及住房、国土、金融等诸部门的联合调控中,政府抑制房价的决心可能才是房价下降与否的根本。

在节能减排工作上,政府同样在应对之前工作“不及格”而下猛药治理。今年是十一五规划的收官之年,原定目标是单位国内生产总值的能耗降低20%,而至这个月实际降幅还不到15%,后8个月必须完成超过5个百分点的降幅任务。国务院常务会议采取的紧急措施之一是,东中部地区全部淘汰低效照明灯,节能灯泡厂肯定要忙好一阵子了。

分别发生在2008年和2009年的西藏314事件和新疆75事件打破了这两个边疆大区稳定与发展的幻觉,政府正在寻求“救急”之后的长远解决之道。4月23日,政治局开会研究新疆问题,跨越式发展再一次提出,与以往不一样的是,各省援建资金大幅增加。新疆的掌门人也由王乐泉换为张春贤,“新人+巨资”能带来新疆的稳定和发展吗?西藏工作座谈会在1月份已经召开,西藏自治区这个月正在传达会议精神,援藏资金多到让许多官员不可想象。同样,仅仅增加援助资金就能解决西藏现存问题吗?西藏的资金管理历来分为内地援藏省份和西藏自治区管理两大块,分别由援藏干部和当地干部负责管理,如果大幅增加,到底是带来稳定,还是更多矛盾呢?

除自然灾害、政策目标失误外,底层的社会事件也在不断地敲响这个社会的警钟。50天内6起杀童事件,绷紧每个人的神经,政府信息不公开初期造成群体的恐慌,江苏泰州民众一度封堵医院大门。在最高层重视之后,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亲自布置处理校园安全问题。然而,温家宝说的深层次问题到底又是什么问题呢?如果善意地将这些人认为是精神病人,那么长期以来精神病人的医疗问题谁来解决?

河南赵作海案真相大白,十一年的冤案得以昭雪。福建3网友被审判,网友们现场声援,他们打出的标语是,公平和正义比太阳的光辉还伟大。这些热点案件都成为民间热点,政法系统也处于社会矛盾汇聚的风口浪尖。4月28日,中央政法委第12次全体会议在北京召开,周永康强调要律师要带头守法、案件报道要把握正确导向等。这个月里,国务院新闻办主任王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去汇报了互联网发展与管理工作,国务院新闻办还设立网络局。同时,全国人大常委通过了保密法的修正案,互联网运营商被要求配合调查泄密案。

这个月,商务周刊因“报道失实”被停业整顿,报道山西疫苗案的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包月明被免职。市场化媒体在艰难前行。

与这些一系列的政府紧急应对相比,长远的改革举措则乏善可陈。5月12日,财政部的公开透明又走了一步,公布了政府性基金及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编制情况。13日,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正式发布。

虽然来访国家元首和国际组织负责人比奥运会少了许多,但并不妨碍世博会在热闹中开幕,在密不漏风的奥运安保模式下,大国形象在黄浦江边的烟火中打造。

五月之初,劳动节、青年节相继而至,上千名劳模和先进工作者,到天安门城楼参观后,然后聆听总书记的报告。3天之后,五四青年节,胡锦涛给农大大学生回了一封信,未见民主与科学未见踪迹。温家宝高调怀念胡耀邦之后,前宣传部长朱厚泽去世了,一副挽联曰“三宽部长,四民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有人痛哭。

    纵观4月15日至5月15日政情。政府过往工作失误造成的恶果,也许正需要矫枉过正的革新,然而这些革新手段大多只是应急之策,副作用不可避免甚至显而易见。如果政府的工作只是在一轮一轮地应急,那么带来的将是一轮一轮的新问题。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