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0225何胜凯案过去了10个月了,我见到了何胜凯的姐姐,她说她与弟弟不同,她愿意放弃一些东西。

可现在,为了弟弟“要死个明白”那句话,她也开始坚忍不拔地上访。这像是一场接力赛,弟弟上访多年走向犯罪。现在,轮到她继续上访,上访的事由却没有任何变化。

他的姐姐有板有眼地向我讲述了多次被人跟踪的经历,这正如他的弟弟之前所述一样。我问她:你是不是也是幻觉?她说不是。我没有亲历,无法证实。

中国政法大学犯罪心理学教授马皑提醒我们,做犯罪人的报道不要刻意偏向弱势群体,使‘弱势群体’成为一种犯罪的‘自我合理化’。我也有这样的担心:报道会成为帮杀人犯的开脱罪责的文字,却对受害者的苦难充耳不闻。

然而,当我开始接触这些涉案当事人后,我改变了看法。对双方来说,这都是悲剧。凶手是曾经是一个积极生活的好青年。被害死者是一个和气厚道之人,兢兢业业地工作。他们互不相识,没有任何仇恨,生活也都谈不上富足。

从上海杨佳案、贵州何胜凯案,再到湖南朱军案,一个个无缘无故的血案在发生,一幕幕悲剧在上演。

这些案件发生后都有一个共同点,司法机关快刀斩乱麻把这个案件处理掉,至于引起这个案件的主要原因——在前案中可能存在司法不公,从来没有公布有说服力的解释。所有的这类案件杀人动机被简单归结为“仇恨社会”,网友们则调侃地说,他们仇恨的不是社会,是公职人员,而且是与凶手接触过的、特定机关的公职人员。

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些案子都不是莫名的,都不是无缘无故的,背后都有原因。虽然,这些原因当然不能用来对抗罪犯应受到的惩罚。

媒体不是司法机关,我们并不能下结论,比如,何胜凯的前案是否真的存在司法不公,是否存在刑讯逼供,但是司法机关应当在如此重大的案件发生后彻查此事,并公之于众,而不是提前给律师打招呼,让律师也不要在法庭上提及前案。

只有这样的反思,才是真正的反思。如果前案中相关人员真的有过错,应当追究这些公职人员的法律责任。否则,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有进步,血案没有使我们警醒,反而一步步倒退。民众单个个案的疑惑没有消除,司法机关人员受到莫名的攻击之后,与民众隔膜越来越深。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