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10982既然我们曾经在这城乡两者之间划了一条鲜明的红线,那么我们一定要一个清晰的、可以计较斤两的称实现两边的流动。

不得不说。这是一篇逻辑混乱的稿子(稿子附后)。一方面说是村改居,一方面说是小村变大村,一方面引用谈农村公共服务,一方面说宅基地换房子,一方面用经济学家党国英的话来说土地集约和效益。

按理报道应提供基本的事实,而在本应清晰的事实下,记者却竟然设置这么多干扰因素,让我对事实也难以下判断,它到底是个怎么改法?

因为前几年民政部提社区建设提得厉害,全国搞农村社区建设评选。农村社区这个词从社会学课本进入政策话语,我还以为这不过是撤村并镇,只不过涉及管辖范围的大小,只要投票同意,做做工作,小村并大村,减少干部,村还是那个村,只不过原来每个村镇的邮局撤了,到中心镇才有,公共服务看样子是现代化了,新镇漂亮了,但其实服务农民更远了。公共服务总费用和人均费用都在减少,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假定是撤村并镇的举措,也是荒唐。当然,这根本不需要农民同意,全国已经轰轰烈烈搞了好多年。

以上只是对报道事实的一种猜测和居于猜测的分析。但是这种猜测可能不靠谱。因为这个做法不时髦,也不利于官员获得利益。前些年这样做,一是有中央鼓励,认为是减负,实质是乡镇确实养不起那么多人;二是他们也不得不减,中央卡住转移支付,下头紧缩向农民伸手,直至取消农业税。没有那么多钱养那么多人。而现在减,就等于让乡和县少了向上面要转移支付的钱,对他们是不利的,因为乡镇财政基本上全靠转移支付。并了,对他们没有好处。

那么,可以推断,这种做法,不是撤村并镇,而是村改居。这可恶的骗人的把戏,其实早在深圳玩了一把。在我看来,这是实实在在的抢钱抢粮抢户口。名义上说,农民变市民了。狗屁。

村改居涉及核心利益是土地权属。这是改革的驱动力。正是这块肥肉,让这些年,遍及中国的“福利”分给农民,到处变居民。既然承认法律现实中的土地制度二元结构,那么村改居就是一个涉及到政治权力、财产权利的根本变革。这种变革在现行法律制度只是什么级别的政府,决定什么级别的行政区划合并。但涉及的土地属性,社保制度,公共服务(教育医疗卫生)则全然不达标。对这些转换过程中发生利益转换,没有明晰的制度去规定。

在现实中,许多农村人根本不愿意变为城市人,前几年广东就有不少乡镇的城镇户口人员想方设法转农村户口,因为对于没有在现代化的城市就业能力、没有社会保障和完善的公共服务的农民,他们当居民实在不如当一个农民舒服、实惠。如果我生来是农民,我愿意生生世世为农民,国家会征收我为居民么?

城市不是一个虚幻的口号,户口也不是一个虚幻的口号,而是实在的生活方式和权利制度。既然我们曾经在这城乡两者之间划了一条鲜明的红线,那么我们一定要一个清晰的可以计较斤两的称实现两边的流动。而不是粗暴地变、变、变,像变形金刚一样,叫你做农民,你就做农民,叫你做居民,你就做居民。现在的变,都有一个全能的如来佛祖在指导,强大无比,兴,百姓亡,苦,百姓亡。

村改居可能涉及的法律关系包括:

一、财产权利。主要是指土地权利,而农村土地又分耕地、山林、宅基地和农村公共建设用地,这分别由不同的法律规范,改为城市后,这些财产权利如何估值、量化,并以未来的城市国有土地相对接,这是个相当复杂的工作。而且,在评估土地价值时,必须包含预期价值,而不仅仅是现有价值。

二、政治权利。主要是村民自治选举权,转化为居民后如何与居委会的选举对接?

三、行政区划管理。行政区划的调整不同级别用不同规定,把村变为居,行政区划是如何决定?村民或居民如何参与其中的决策?

四、社会保障和福利。主要教育、医疗、卫生,国家对农村和城市有不同的保障制度,如何在改革后对接起来?

五、公共服务。主要针对政府的职责,政府在公共服务方面应承担的职责,在农村和城市有不一样的要求,包括基础设施建设。

六、其他因身份而起的相关利益。如交通事故赔偿的不同比例,如涉农补贴等等。

七、程序问题。村改居是否合规合法合宪。

综上,村改居应当是一个复杂的转化,它涉及到二元体制的方方面面,应该在转轨前充分讨论,法律工作者应充分参与其中,其难度和复杂性应不下于企业改制上市(其实对土地来说,就等于上市,因为集体土地变为国有就进入了一级土地市场了),当然最重要的是,世世代代的农民应当有发言权。

————————————————————

附:原报道如下:

新华社济南8月18日电题:山东诸城撤销行政村冲击波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撤销辖区内全部1249个行政村,合并为208个农村社区,有着几千年历史的村庄从此成为历史概念……素有“改革先行区”之称的山东诸城市,近来的村庄改社区举措再次引发社会关注。

  在我国长期存在城乡二元结构的背景下,村庄改社区的复杂程度可以想见。撤销行政村有没有法律依据?政府推进的村庄整合会不会影响村民自治?改革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填平城乡居民的鸿沟?带着这些问题,“新华视点”记者前往诸城市进行了调查。

  1249个行政村变身新社区:农村社区化新延伸?

  8月中旬,记者走进诸城龙都街道土墙社区,映入眼帘的是绿树掩映的街道,鳞次栉比的楼房,设施齐全的休闲广场,俨然城市一般。西土墙村村民王情顺说,自己“活了60年终于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

  撤销行政村是诸城市近年来实施的农村社区化建设的一个延伸。从2007年开始,诸城市在农村全面开展了社区化建设,全市所有村庄按照地域相邻、习俗相近的原则规划为208个农村社区。每个社区涵盖5个村庄、1500户左右,设立社区服务中心,开展医疗卫生、劳动保障、人口计生等便民服务,形成多村一社区的“诸城模式”。

  为进一步打破村庄间的壁垒,诸城市委、市政府今年6月决定撤销全部行政村,依法产生社区党委和居民委员会,取代村支部和村委会。目前,全市208个社区党委已经全部选举产生,67个城郊和镇驻地居委会已经按照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选举成立,另外141个农村社区居委会将按照修改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选举。

  赵金銮以前是东辛兴村党支部书记,7月13日在东辛兴社区党委选举中被选为社区党委书记。这个社区由6个村合并而成。赵金銮说:“撤销行政村一事,我们是挨家挨户发放明白纸,召开村民会议讨论。老百姓绝大部分对此表示赞同。我们正在筹划建设集中居住区,但不会强迫农民都住楼,从事非农产业的、条件成熟的可以先住。”

  对落选干部,当地实行“两不降”,一是原补贴报酬标准不降,二是各种福利补贴不降,一直到明年两委换届。据了解,此次诸城208个农村社区共选出“两委”成员1538人,比原村干部减少了2967人。减少的这些村干部职数未来每年将节省3000万元报酬补贴资金。诸城市有关方面表示,资金节余将用于社区的基础设施建设。

  “村改居”有多少政策依据?诸城市民政局局长蒋加平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村民委员会的设立、撤销、范围调整,由乡、民族乡、镇的人民政府提出,经村民会议讨论同意后,报县级人民政府批准”。

  他说,诸城市是山东省政府确定的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市,承担着社会主义新农村和社区建设改革试点任务。撤村建社区其实是跟撤小村并大村的道理是一样的,叫“社区”不叫“村”,是诸城改革的一个探索,社区包括的内容、范围更多更大一些。诸城农村社区化建设已经搞了3年,老百姓对社区有认同感,办事到社区已成习惯。

  上万户村民变居民:“服务圈”缩小城乡鸿沟?

  诸城市农村经济管理局局长葛瑞祥说,撤销建制村,村民变居民,消除了“农村人”与“城里人”的身份界限。尽管目前农村居民和城市居民享受的政策仍不同,但农村社区化以后,农民享受到的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在不断提高,与城市居民的差距将会进一步缩小。

  数据显示,撤销建制村后,当地政府在社区中心村配套完善了雨污管网、治安监控、集中供暖等基础设施,把医疗卫生、社区警务、社会保障等基本公共服务事项,放到社区服务中心,形成了对农民的“两公里服务圈”。

  到目前为止,全市共有78个农村社区开工建设住宅楼952栋,建筑面积176.8万平方米,建成后可容纳1.8万户居民入住。

  西土墙村村民王情顺说:“一开始老百姓有抵触情绪,现在看感觉住楼房环境好,周围配套设施也方便,房子也能升值,老百姓的积极性上来了。”

  采访中,也有一些村民还是倾向于住平房。诸城市龙都街道东见屯村村民、养鸡专业户李夕超说:“农民大部分有地,有牲口什么的,像我这样养鸡住在楼上不方便,不现实。”

  “让农民住进水、电、暖等设施配套的社区楼房是我们工作的方向,但尊重农民意愿是前提,绝不搞强制。”诸城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主任科员李根叶说,大多数从事非农产业的农民和年轻人还是愿意住楼的,毕竟居住条件要比以前好多了。

  对于房价问题,李根叶解释,社区楼房的价格只有城区的三分之一,按照市里出台的土地置换政策,农民交出原有平房后,只要再补几千元或一两万元就能住进100多平方米的楼房,并不会给农民增加太大负担。对拆除旧房及符合新建条件的,可直接办理房产证。

  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院长黄祖辉表示,解决城乡居民待遇的“二元结构”是城乡统筹发展的方向,但需要条件成熟时推进,需要通盘考虑。目前,农村社区主要解决的还是公共服务向城市看齐,但要抹平城乡居民待遇的鸿沟,还需要一系列政策的配套。

  数万亩宅基地置换:为长远发展腾出新空间?

  对改革中的一些关键事宜,诸城市确定,行政村撤销后,原村集体资产、债权债务不变;原村资产形成的收益权属关系不变;原村的土地承包关系不变。

  记者调查中了解到,诸城是个工业强市,2009年,诸城地方财政收入24.6亿元,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有867家。据诸城市有关方面测算,如果农民全部实现集中居住,则可置换出8万亩旧宅基地,对于这部分土地,诸城考虑复垦或建设特色产业园区,以促进农村经济发展。

  为了吸引村民搬迁,诸城市出台了优惠政策,如果一次拆迁能够超过30亩,那么每户居民一亩宅基地补贴20万元,目前居民的平均宅基地面积基本在0.6亩至0.7亩之间。

  还是有一部分农村宅基地在0.3亩至0.4亩,这部分村民即使按照亩均20万元的补偿标准,要想住面积大点的楼房,也还要自己再掏些钱。

  山东省社科院省情研究中心主任秦庆武认为,这种试验个别地方探索可以,但应谨慎推进。一般来说,应在城市化水平达到60%~70%,农村人口大量减少、农业劳动占比不大的时候,“村改居”时机才比较成熟,各地应因地制宜。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则表示,我国村庄的闲置土地比较多,除了空房,加上废弃企业用地、废弃坑塘,考虑到农户居住分散等因素,农村闲置土地应该超过5%,“如果实现集中居住,剩余部分的土地可以拿来复垦或是置换为城市建设用地。”

  党国英同时强调,在农村社区化发展中,一定要把握两条:一是从事非农生产的农民集中居住规模不应太小;二是以农业生产为主的农户不适宜集中居住,尊重农业生产的特点,在村庄拆迁时,可以留下部分好房子给专业农户。

  中国城郊经济研究会副会长顾益康认为,大规模推进农民集中居住要因地制宜,尊重农民意愿,要有利于农村生产生活,对于不种地的农民可以建楼房集中居住,但纯农区则不一定适合,否则就会出现“挑着粪担上电梯”的尴尬现象。(记者赵仁伟、王海鹰、苏万明、潘林青)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