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875086188831720438-fm-m索罗斯不谈金融,全世界都笑了。不过,这次,他真的没有谈金融,他还说这是他一生的智慧结晶。这是什么呢?五场演讲,五场演讲的基石是人的不确定性,这确实是他的生命来体验的,他,一个匈牙利人,躲避战祸,逃脱灾难,竟然来了美国。他,这个从青年时代梦想成为哲学家,并且一直没有间断过,可却成了金融投资家。这次,他还原了他的梦,因为被他视为一生结晶的东西,不是金融,而是哲学,用有些晦涩语言写出的哲学。

地铁上读完他这本书的时候,晚上参加一个饭局。这是北京惯有的饭局场面,会谈论未来。在帝都,每个人似乎都在为未来焦虑,风吹草动,风不吹草亦动。有人在问,如果今后——指若干年,不确定——出现大变化,你会做什么?我说,我会继续去睡觉。但很多人觉得得想好做什么。是的,每个人都在问未来的问题。

如果一个人说,未来不会变或者未来会变,都没什么大不了,只要这个人不是政治局的。但是,如果一百人,一千人,一万个人呢?再夸张一点,一亿个人呢?那么,情形将会怎样?

我此前也很少想这个问题,在我的政经观察的思路中,我提醒自己,尽量关注基本面,研究基本问题,而不是研究研究问题的人。但是,如果人在研究基本面——即认识问题的时候,也同时也传播自己的认识和见解,观点本身也是行动,会产生影响力。每个人都在认识和传播之中,这个社会便构成了一个整体。

这便是索罗斯所认识的哲学原理之一,人的思维具有两重功能,认识功能和操纵功能。这是他对社会科学的基本认识,不像自然科学,一种化学药品加另外一种化学药品,在同样的条件下重复试验,一定能得到第三种化学药品。社会科学得不到。

据此,他也对经济学有自己的看法,他觉得那些把经济活动的主体假定为纯粹利益人过于武断,把经济学当成自然科学的说法太幼稚。他觉得经济科学首先是建立在对人的行为的判断之上。当然,我不认同经济学是纯粹的社会科学(关于此问题探讨请搜索我大学时期建立的主页:法治人文经济茶座)。

偏题了。既然人的认知有这样的功能,那么就可以一人一口唾沫淹死人。比如,一个健康的人,可能在众人说他有病的情况下真觉得有病,然后健康出问题,死去。这类似于赵本山的小品卖拐。其实也可以用精神病学的道理来解释,如果精神病是一种社会病,那么其实有病的社会,社会形成了一种强大的集体意识认同或集体无意识,让一些个体——本来正常的行为——被认为是不正常,还要将他们关在笼子里。这是何等的错误,但却何等的普遍。在西方的电影中有许多隐喻的镜头,出现一个疯子,它代表智者,最清醒的人。

言规正传。据于这种理论,索罗斯规定人类的两种谬误,一种是启蒙谬误,一种是后现代谬误。前者比如容易理解,索罗斯解释说,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使使用同样的标准,导致经济学理论仿效牛顿的物理学。后者我也不太明白,大概意思是对过于纠偏启蒙谬误的谬误。

索罗斯也许就是根据这些对人性和社会的分析,提出自己的大起大落理论,他判断社会或经济行情的依据。这个真是他搞金融的全部秘密?也许是,也许不是。话虽有哲理,但这是他金融制胜的秘密,我却不大相信。

他的文章第四部分分析代理人利益,非常有意思。这却是一个值得研究的现象,无论是对于民主政治市场的代理人,还是对于经济行为中的人,如何约束代理人的利益是人类自身合作的一大难题。

最后一部分,未来的路,谈了对世界宏观经济的看法,倒是很在理。

这是一本有意思的小书,值得一读。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