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十多年前,上海曾进行过撤销公安分局和派出所,设立警署的警务机制改革。此后,包括吉林、辽宁、福建、太原、江西和重庆等地均进行各类警务机制改革。这些改革时间、地点各异,部分改革因面临困境而体制复原,部分改革至今保留,但争议犹存。

近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学系完成了一项“现代警务机制构建与创新研究”的课题,并撰写了七万余字的研究报告。该报告指出,改革开放近30多年来,我国正在进行经济和社会转型,大量社会矛盾涌现,而公安系统警种分类过细、基层警力严重不足,难以应对复杂的社会矛盾,需要进行改革。

课题组成员、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靳高风对《财经》记者称,从上海“(设立)警署改革”到最近的河南警务机制改革,目标大体一致,都是围绕减少指挥层级,打破警种分割,推动警力下沉而展开。

然而,这些警务改革的模式各有不同,大体可分为两种:其一,以上海、吉林辽源、江西新余为代表的撤销公安分局和派出所,设立新机构的改革;其二,提倡“多警种合一”、“一警多能”的改革,虽然没有对行政机构进行撤并,但各警种的管理机制发生变化。

 2003年,吉林辽源改革曾仿照上海改革模式,撤销公安分局和派出所,引起巨大争议。此后,辽源市悄然将“警署”标牌换回“公安分局”,外界认为改革失败了。靳高风曾专门去辽源调研,换回标牌的主要原因主要是和同级行政机关及检察机关的协调问题。但辽源改革得到公安部的肯定,引起了公安部在全国进行的“三基建设”(抓基层、打基础、苦练基本功)。

类似辽源的改革并不鲜见,2004年,江西省各地也启动了一项“减少层级、警力下沉”的改革,其中新余市采取撤销公安分局和派出所的模式,但新设立的机构并非警署,而是警务局;萍乡市的改革则稍为缓和,仅弱化公安分局,做强派出所。

这些改革直接触及最根本的行政体制、人事体制,不仅需要公安机关自身变革,还需要相关部门配合。同时还面临和同级党委政府、检察系统的沟通新机制建立难题。大多数改革还带来了公安系统干警职级的普遍提高,这受到外界广泛质疑,但公安系统则认为基层民警压职压级问题突出,本应解决。

相比之下,第二类改革则平和得多,实践地区也更广。因为不涉及行政机关(构)的变化,仅涉及公安内部不同警种职能的改变,改革阻力较小。这类改革又有不同的改革方式,如福建福州,将交警、巡警和派出所民警合一,实行多警合一。另一类如山东日照等地,建立不同警种的联合工作机制。

综上几种改革,只涉及公安系统内部的改革变动较少,较易成功;而涉及机构及人事问题,则相对复杂;如果突破法律法规,则最为复杂。目前,河南所进行的警务机制改革是最复杂的一种,而且也是迄今为止推进速度最快、涉及地区最广的一次改革。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