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讨论)

      张五常先生曾经在南京收购旧货币,逐一分析比较。我也随手拿出一张印度卢比,上面有一段印地语和英语写的话:i promise to pay the bearer the sum of ten rupees.下面有一个签名,签名下面有个英文单词:GOVRNOR。当然,人民币没有类似的句子。因此,我想到一个问题,货币持有者如何通过民事法律追究货币贬值、财产流失的法律责任?我假想:持有者和银行之间两种法律关系(合同、信托),但似乎都有疑问。
 
       从纸币行长签字的意义上说,纸币其实是一个合约,是持有者和银行之间合约的凭证。那么,这个合约的甲方(银行)法定代表人签字承诺这个凭证的有效性并承担责任。
 
       但是从合约的角度来看货币,似乎有许多难以解释的地方:
 
       其一,合约的标的额是不固定。在金本位的制度下,纸币意味着可以向发行银行换取固定的黄金。而现在“fiat money ”制度下,纸币根本不能兑换黄金。那么,意味着持有者和银行之间签订的是一个非固定标的额的合同,一箱子钞票可以一文不值。按照合同法的规定,违反合同会形成违约之债,但是银行和持有者的合同的违约债务却无法追究,因为银行要还债太容易了,只需要开足马力印钞票。
 
      周其仁文章中曾提到四川灾区一个债权人的发明,绑定黄金价格的合同,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这样做。小大购房按揭,大到中国购买美国国债,这些都没有黄金保障,那么合同中债权人的权益如何保障呢?
 
     其二,债权的转让。如果货币是持有者和银行之间的合约,那么初始持有者就是债权人,银行就是债务人。而如果货币流通之后,持有者变为第三人,那么债权人也变为第三人,按照合同法的规定,债权人转让是要通知第三人的(通知是义务,不是转让成功的要件),而货币流通很显然,既不需要背书,也不需要通知。但是,我国的相关法律似乎并没有对这一点进行规定。
 
     其三,合同是平等主体之间的协议。但持有者和银行之间显然不平等。《人民银行法》第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定货币是人民币。以人民币支付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一切公共的和私人的债务,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拒收。同时,《外汇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禁止外币流通,并不得以外币计价结算。这样也就意味着,货币是强制性的、垄断性地存在。
 
      而且,在印度卢比或其他外国货币上,行长的签字的话也并没有标明只对某一国家的人,而是对持有人,那么应当没有国界之分。
    
      既然以合同来解释货币有些困难,在金本位时代,是否可以将之解释为一种信托资产,是持有者将一定数额的黄金信托给银行,资产的所有人并不是银行,而是持有者,包括国家和个人等等。所以,中国人民银行法第八条规定,中国人民银行的全部资本由国家出资,属于国家所有。央票是对商业银行的负债,央行是债务人。央行并不是空手套白狼的人,而是有资本金及债权债务的。
 
      在fiat money制度下,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三条规定:货币政策目标是保持货币币值的稳定,并以此促进经济增长。但是,美国联邦储备法案规定“了帮助消除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的影响,并积极参与创造环境,促进高就业率、稳定物价、国民经济增长和不断提升的消费水平” 两者表述大同小异,后者更强调就业。
      但据此说来,是否意味着,突破金本位制度以后,从合同法的意义上,已经不能追究货币贬值、财产流失的责任,而只能通过国家货币政策的法定规定来保障公民财产权利,而显然,这样的法律规定相当脆弱。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