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国(化名)是梅县松口镇最大的猪贩,饶志章是该镇唯一定点屠宰场的老板。用镇长李建煌的话说,“他们是穿同一条裤子的。”

然而,这条“裤子”3月1日破了。从那天起,饶志章只允许陈国每天宰杀2头猪。事情的直接起因是上月24日,陈国和20多名养猪户去镇政府投诉屠场老板向猪贩加收每头猪15元的栏舍费。

这笔钱被猪贩们转嫁到养猪户身上,因此猪贩陈国和养猪户们结成了“同盟”,四处投诉。“半年来猪市行情都不好,屠场收这个钱让我们养猪几乎亏本。”一位梁姓养猪户说。

从养猪户到消费者(养猪户—猪贩—屠畅零售商—消费者),生猪屠宰利益关系链条错综复杂。3月15日,本报记者接到关于此事的多起投诉后前往该镇调查。

栏舍费除转嫁给养猪户外,还转嫁给了消费者

松口镇人不多,全镇共有17个村、3个居委会,总人口3.83万人8726户。除特殊节日外,该镇定点屠宰场宰杀生猪数量维持在70头左右。据陈国讲,栏舍费是从去年11月开始收取的,只对猪贩收取,宰杀1—2头的散户不需缴。

然而,该屠场宰杀的生猪85%以上由5个猪贩供应,陈国就是其中供应量最大的一个。从去年11月至今年2月,屠场和猪贩保持了某种利益平衡,直至上月24日这个平衡被打破——陈国和养猪户把屠场加收栏舍费的事投诉到了镇政府。

据一位李姓养猪户反映,在收取15元栏舍费以前,猪贩收购他们生猪的价格比猪贩把宰杀后的猪肉批发给零售商价格每市斤低1.2—1.3元,而之后这个差价变为1.3—1.4元,“这样直接造成了我们养猪户的损失。”李说。

陈国承认,除了把这笔费用转嫁给养猪户外,他们还会提高猪肉批发价,把负担转嫁给消费者。他算了一笔帐:一头200市斤的猪,生猪收购价约每市斤3.6元,他把猪给屠场宰杀要缴各种税费63.34元,宰杀后约有165市斤猪肉,批发价为每市斤4.9元。这样,收购一只生猪的利润为25.2元。如果不转嫁负担,缴纳15元栏舍费后,他的利润就只剩下10.2元。

“因猪肉市场价每天波动,增加的负担并没有直接在市场上引起反弹。开始只有屠场和猪贩才知道,后来,养猪户得知这一情况后也一起去投诉了。”陈国说。

“投标是假。老板说了,猪贩太多,要搞掉几个”

这个“把戏”是指去年8月开始的屠场对栏舍的招投标。

按以往,猪贩的猪晚上运到屠场后先赶进栏舍,每个月缴栏舍费60元。前年7月,屠场每市斤猪肉加收0.1元购批差被镇政府强令取消后,栏舍费就涨到了每月100元。

松口镇镇长李建煌说,“他们搞了个内部招投标。”一位现场参与投标的猪贩说,“每个人在纸条上写自己愿意出的价钱,最高的达到每月1500元一个栏舍。竞争不过的猪贩自然退出了。”

去年10月,投标又进行了一次。陈国和另外一位猪贩都“中标”了。陈国说,“投标是假,老板说了,猪贩太多,要搞掉几个。他说想让我和阿坚(另一个猪贩)两人包下全部的业务,但要求我们包下来后,把每月的栏舍费升为每头15元。”

但事情并没有像他们预计的那么顺利,一个谢姓猪贩“性格很倔”,“他自己做了一个有轮子的铁框,猪运到屠场后就围在院子里,不占栏舍。”开了这个口子后,实际上向屠场供猪的猪贩仍有5个,其中包括两人包一个栏的,“那两个人的栏舍费每头猪只要8元。”

镇长李建煌说:“我听说,是因为屠场收的钱不一样,看到生意好的就收15元,差一点的就收8元,还有的收6元。”记者未一一核实,但不可否认的是,内部矛盾引发了“穿一条裤子的人”反目成仇。

“政府没有乱收费,这是私人的事,我们管不了”

据陈国讲,2月24日的投诉“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相反,从3月1日起,屠场老板只允许他每天宰杀2头猪。

3月3日晚,陈国故意拉了3头猪去宰。“屠工给我宰了2头,我自己就进去宰了1头。”第二天,屠场的检疫站不给他盖检疫章,“一直闹到差不多12点,我打电话给县里投诉才盖了,但那时已经晚了,只有把肉底价卖掉,亏了340多元。”李建煌的解释是,“陈国自己宰了2头猪,所以检疫部门不该章。但最后检疫部门赔了一半损失。”

3月13日,陈国和养猪户们又去了镇政府。据当时在现场的李姓养猪户说,“镇长李建煌承诺,取消不合理收费,因为没有收据,等上级部门核实后再考虑退还。另外栏舍不能收费,屠场不能限制猪贩屠宰数量。”

3月14日,陈国又拉了3头猪去屠场,屠工林汝昌接受了它的猪并宰杀了。然而第二天,林汝昌被辞退,之前他在那里工作了近两年,还是屠工一班的班长。

林汝昌说,“我接了陈国的猪,所以被辞退了。”他还向记者证实,之前有人对收取15元栏舍费不满,“屠场老板就叫我把那个人的猪肉故意烫熟。”

3月16日,松口镇书记和镇长一同去了县生猪屠宰办询问这个事“到底合法不合法”。梅县生猪屠宰办的邓主任说,“这个事合理不合法,老板和猪贩之间加收栏舍费的协议是私人的商业行为,是合理的;但如果猪贩把这个费用转嫁给养猪户,那就不合法了。”

松口镇镇长和书记也一致认为,“我们政府没有乱收费,这是他们私人的事,我们管不了。”

3月17日,记者发稿当日,陈国这天仍然只宰杀了2头猪。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