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701252000年,吴川一中“生了一个儿子”,叫吴川实验中学。后来,吴川一中与姚天香老板合作,把学校搬到几公里外的吴川公学,并把名字改为“吴川一中实验学校”。

吴川三中也不甘示弱,2003年老三中的校园面积扩大了,在三中校园内也“生了个儿子”,叫“培秀中学”,这个学校没有任何老板投资。

两个“民办”学校的诞生改变了吴川市基础教育的格局,原来两所学校公办的初中部消失,新学校除招收少数普通收费学生外,大肆招收高价生。高价收费有吴川市物价局、教育局和财政局联合发布的红头文件保驾护航,吴川市物价局局长李倩说,这些收费都是市长办公会议通过的,“它们是民办学校,高价收费是合法的。”

这两所新生的学校到底是不是“民办学校”呢?本报记者近日展开了调查。

 

教师罢课风波

2005年底2006年初,吴川一中初中部教师集体罢课一天,并有教师在吴川论坛发布了《吴川一中初中部教师致吴川市民的一封公开信》。

这封公开信呼吁市民支持吴川一中的维权行动。事情的起因是吴川市政府2005年发布了140号文,这份文件试图把实验中学的公办教师的身份改为民办,取消他们的公办教师编制。实验中学的教师担心,一旦他们的公办编制被取消,他们的待遇将没有保障。

“取消了公办编制,不是就挪用省财政厅给我们发的工资?现在实验中学能收高价生,要是哪一天不能收高价生,我们的待遇谁来保障?”一名参与维权的教师说。

这件事在吴川教育界无人不晓,当时也引起了新闻媒体的关注,市政府迅速撤销了140号文,承诺保留实验中学的公办教师编制,事情算是平息。

然而,至今,教师的“公办”还是“民办”身份仍然是敏感问题,各种检举信“满天飞”。湛江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科李姓官员9月5日对本报记者说,“他们告到中央,告到省里,我们答复来答复去,都不知道有多少遍。”此时,他同事的办公桌上正放着一封他们局长苏盛签转下来的检举信。

检举信直指:按国家法律规定,民办学校不得占用公办学校资源。实验学校作为“民办学校”,而教师却全部是公办编制。其他问题还包括:吴川一中的法人资格问题、高价收费问题等等。

黄水源认为,教师的公办身份并不能决定实验学校就不是民办,“自从我国实行教师资格证制度,只要有了教师证就可教书,法律并没有规定公办教师不能到民办学校教书。”

实验学校在他眼里是湛江市“名校办民校”的典范,“湛江一中都是学我们呢。”他的理由是:实验学校有老板投资,初中部撤销后,并没有影响公办学校的招生,实验学校仍然保留了原初中部240个免交高价生的名额。通过办实验学校,还让更多的老百姓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

 

黄副市长动员合作办校

据了解,实验学校的前身是吴川公学,由吴阳镇老板姚天香2000年创办。吴川公学从全国招聘老师,“四川、湖北、湖南,哪里的老师都有,听说校长还是从北京的一个名校请来。”

起初两年,吴川公学的招生情况都很好,有学生家长说,当时报名“爆满”。然而,好景不长,吴川公学开始涨价,于是生源大减,从此一蹶不振。

而一位教师则分析了深层原因,“老板不懂教育,一创办就要从幼儿园办到高中,那些好的生源其实还都在一中,招不到好生源,怎么搞得好?而且第一届毕业生没有出成绩,去读的就自然少了。”

失败后,吴川公学曾与吴川城建小学有过一段短暂的姻缘。此后,吴川一中开始与之合作。对于合作的原因,有多种说法。一种说法是,姚天香老板的同村人姚华庚是吴川市副市长,姚天香办学失败,投资打水漂,只有政府出面让一中加入进来才可能成功。本报记者未能查证。另一种说法是,吴川一中当时正想创办省示范高中,按有关文件规定,办示范高中就要把初中部分离出来,而与姚天香合作正好提供了分离的机会。

但不可否认,合作是由政府一手凑合的。一中老校长李帝河说,当初与姚天香老板合作他不同意,“是黄水源副市长来学校动员,老师和我本人都是不同意的,但一个小校长也只能按这个意图办。”

李帝河至今仍然是实验学校的法人代表,2006年2月,他患肝积水后就离开了一中,现在在珠海中医院住院。但实验中学的财务等事项签章仍是李帝河的私章。“我退了之后就打报告给教育局,让去掉他的法人代表身份。既然我已不是校长了,就不能用我的私章。”

本报记者在湛江市民政局查到实验中学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得知,实验学校变更登记的时间为2005年9月15日,而实际与一中的合作在此前已展开。

湛江市民政局民间组织管理科的李科长说,“实验学校实质是打擦边球,利用名校效应。”他们承认,民政局颁发证件主要是查看相关的申报资料,没有实地考察。在接到相关的举报后,他们和湛江市教育局一同调查过,“强调过他们不规范,但因为他们也是一级政府,我们干涉的力度不够,吴川市是特殊情况。”

据吴川当地不少学生家长反映,如果不是一中的牌子,他们不会让孩子到这个学校读书。现任吴川一中校长的梁志鸿也说,“如果不挂一中的牌子,由一中管理,实验中学是招不到人的。”吴川一中的牌子对实验中学的招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梁志鸿既管一中的高中部,也管理着实验中学,他告诉本报记者,“一中的收入三七分成,老板得三成,今年实验中学的收入有1500万左右,就要给老板400多万。”

名义上独立的实验中学其实在包括财务在内的各方面仍然和一中连为一体,实验中学的效益比较好,但梁志鸿却还得对付高中部欠下的债务。

 

公办培秀中学

与实验中学不同,培秀中学没有任何老板投资。据本报记者在湛江市民政局查询的注册登记资料显示,培秀中学创办于2003年,法人代表是三中校长叶炳森,注册资本为10万元,投资人为吴川市第三中学,学校的机构设置和董事会成员均为吴川三中原班人马。有群众称,“培秀中学与三中实际上是一套班子,两块牌子。”

在湛江市教育局2003年第126号文中提到,“2003年秋季开始,可招收4个教学班,按民办学校运行机制进行试验。”吴川当地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说,所谓的“民办学校运行机制”实际上就是按民办学校的办法收费,可以收高价生。

而此时,培秀中学的新教学楼还没有建起来。三中校长叶柄森说,学校从2003年秋季开始筹备,当时整个学校只有两栋教学楼,新的教学楼到2004年9月才起用。

据了解,吴川三中过去叫大山江中学,改为吴川三中后,初一新生每年仍招8个班,每个班原则上不超过66人。从2004年开始,新校舍建立起来后,初中招生规模迅速扩大,2004年招收了16个班,2005、2006年分别招收了18个班,今年招收了24个班。

这些招生中,据传言有80%属于高价生,但叶柄森否认这一说法,他承认招收了部分高价生,但一直保留了原有8个班的普通收费生,每年的高价生不到400人。本报记者未能查询到招生的相关资料,未能证实具体数字。

按照《民办教育促进法》及其实施办法,民办学校应有独立的法人资格,具有与公办学校相分离的校园和基本教育教学设施,实行独立的财务会计制度,独立招生,独立颁发学业证书。这一规定被称为“五独立”原则。

培秀中学除了满足“独立招生”外,其他均不满足。本报记者多次前往吴川三中校园,从吴川三中新校门进去就是培秀中学的教学楼,教学楼背后的学生食堂的欢迎辞也只写了“欢迎三中学生……”。一位初三学生告诉本报记者,他们的宿舍楼里,一部分是高中生,一部分是初中生。她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有培秀中学出现,“培秀中学就是三中。”

对于社会上“叶柄森办了一个培秀中学”的说法,叶不赞同,“我哪有那么大的能力,都是政府办的,校长只是管理学校,办学是政府的事。”

吴川市政府在2003年8月13日下发了72号文,支持成立培秀中学,并按民办学校运行机制进行试验。

 

烫手的山芋

现在,两所中学的去留成为难题。

一中校长梁志鸿曾在这个学校工作了24年,去年9月,他正式接手李帝河的位置,成为新校长,这并不他所愿意的,“这个校长,我都不想干,问题很复杂。实验中学是个包袱,我都不想管。”

实验学校的注册资本是3100万,据称包括追加的投资达6000万。一中和姚天香老板签了30年的协议,每年一中必须把三成收入交给姚天香老板,并且由一中进行管理。这个学校虽然不会亏损,但仍然持续不断的检举信让校长和分管教育的副市长都不好受。

“如果全部改为公办,谁还得起这个投资?吴川市的财政收入只够发公务员的工资。如果继续这样经营下去,一些地方不合法规也不行。”黄水源说,他们正在论证到底是彻底改为公办还是彻底改为民办,目前仍然没有结论。

三中也存在同样的问题。校长叶柄森说,当初建学校是考虑当时学校的学位太少,学校的硬件条件根本满足不了当地的学位需求,“缺口有1000多个,这些学生不得不跑到更远的城东中学去读。”

政府没有财政投入建立新的校舍,因此只有以搞民办的形式向老百姓收钱。这笔钱建设初期是由包工头垫资,总投资有3000多万。“如果改为公办,政府能负担得起这笔债务吗?”

正因为如此,今年8月23日,吴川市政府就培秀中学的去留问题专门开会讨论,讨论的结果是:今年继续按民校模式运作,明年正式全部改回公办。

不出意外,这个由政府一手操办的“民办”学校在明年也将落下帷幕,但其去向仍然不可知。在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不敢明目张胆高收费,但如果这所学校改为高中,那么更高的收费随之而来。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