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多岁、光头、身材高大的张里长成为第3届中国村官论坛的明星,上月20日傍晚在湖南长沙,众多记者接二连三向他“开炮”,他逐一回答,言谈不时引起阵阵笑声。
  
  最烦恼“钱的问题”
  张锐瑞是台湾省台中县东势镇明正里里长,相当于我们大陆的村主任。历史上,蒋介石实行“保甲制度”,“十甲为一保或一里,设立里甲和保甲”,“里长”这一称谓便保留下来。
  张里长所在的里有493户,3000多人。3年前,本来对选举不感兴趣的他,抱着“为里民做点事”的想法,第一次出来竞选里长。
  当时,与他一样,去选举委员会登记的候选人还有3个,但都有60多岁,且只有小学文化水平。张里长高中毕业,为人友善,热心公益。结果,他以近五成的得票胜出。
  当选后,他开始“组阁”,先“拜托”12个里民分别担任12个邻(“邻”在台湾省是“里”下面的单位,一般有50到100户,约相当于我们的村民小组——记者注)的邻长。但邻长没有里长的“待遇”好,仅仅每天有一份免费的报纸,里长每个月却有50万元新台币(相当于人民币12万元)的事务补助费。P1070705
  在老百姓眼中,里长和邻长都不是官,里长被俗称为“土地公”或“里长婆”。张里长的“内阁”有12个邻长和一个里干事,里干事是镇政府的公务员编制。张里长说,“里干事实际上相当于他的秘书。”
  对于50万元新台币的“高薪”,张里长反复解释说,“这不是薪水,是事务补助费,而且还不够花。”他说的花销是指公务开支,这些钱一般与里干事一起使用。如逢里民红白喜事,里长得从这些钱里面拿出一些送礼,最起码也要2000元新台币(相当于人民币500元)。
  张里长的“内阁”里既没有会计也没有出纳,因为“不会向里民收一分钱,也不会接受任何来自政府的钱”。但他最烦恼仍然是“钱的问题”。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打报告向上面要钱,比如村内需要维修公路,打报告到县政府。如果审批获准,县政府就直接把该工程投标,里里也接触不到钱。
  还有半年,张里长的任期就要结束。能不能继续当里长,“由选票说了算。”他说。其实这也是唯一一次对他4年工作的考核,“平时干好干坏一样,只要没有人罢免你,补助费一分不少。”
  
  趁机卖广告
  张里长说,明正里的经济水平在台湾属中等。农户的年平均收入约合人民币75万元左右,主要是靠种植茂谷柑。
  10多年前,一位教授从美国把茂谷柑带到明正里,因为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充足的阳光、西风、无污染的土地,现在茂谷柑的质量反而超过了原产地。张里长说,“最好的茂谷柑留着自己吃,然后才是出口到美国等地。”
  这次,张里长还专门带了一盒茂谷柑来大陆“做广告”,不巧的是柑子被海关没收了,他拿着空盒子介绍起来,“茂谷柑的味道真的不错,皮很薄,甜中带酸,我不会形容,有人说是初恋的滋味。”与张里长一同过来的台湾中兴大学农学院的蔡教授形容说:“吃了后会抱着老妻狂吻。”
  茂谷柑价格不扉,一盒10斤,约700元新台币(合人民币160-180元)。除了地理条件外,茂谷柑发展成为世界品牌很重要的原因还在于有果农的组织。
  在台湾,10户以上,同一种作物种植总面积达到10公顷就可以成立一个“产销班”,一般取名为“某某地区第×产销班”。农户通过产销班可与收购商讨价还价。
  另外,农会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全省有24个省级农会,乡镇有289个农会,农会一般包括3个部门:农业推广、会务和合作社(包括民间合作金融业务)。农会负责地区性的农业推广,帮助农民学习种养技术。
  张里长工作能做好也得益于这些民间组织的工作,农民遇到技术、产销问题,农民可以找农会或大学教授,寻求帮助。
  茂谷柑种植过程中很容易患枯萎病,蔡教授专门发明了一种针对茂谷柑枯萎病的生物制剂。蔡教授便是与明正里“绑定”的大学教授,一有技术问题,张里长便会找他,获得免费的技术帮助。
  近10年来,当地的交通条件大大改善,也为茂谷柑“走出去”提供了基础。
  现在,农户种植茂谷柑,必须做好全程记录,内容包括每一次施肥、用药。政府负责对这些信息进行监督。所有出售的“明正里茂谷柑”包装上都有一个农户信息条码,任何一盒有质量问题马上可以查询到种植户。
  如果有一户质量不过关被查出,“其他的里民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他。”核实后,产销班还有处罚措施,“罚款15万新台币(约合人民币5万元)”。
  
  对话大陆“村官”
  在长沙电视台演播厅,张里长被安排与湖南省江永县锦堂村毛新华支书“对话”。两人亲密得像“哥弟俩”,聊起来把主持人都抛在一边。
  张里长听说大陆村官也管“两公婆吵架”的事,立马问毛支书:“你们是怎么调解的啊?”毛新华说,我们尽量劝和,叫他们不要吵。
  “哦,是这样的啊。我们台湾不一样。”张里长嘘一口气,略显思考的样子。“我们要看他们年纪。年轻一点的,我就说‘你们要离就快一点’;如果是年纪大的,就说‘再娶再嫁也不容易,还是不要吵’。”
  听说毛支书以98%的高票当选,张里长惊讶:“你们是不是只有1个候选人?”当听说也有多个候选人后,他翘起大拇指连说“厉害”。
  当然,毛支书羡慕张里长每月50万台币的“薪水”,主持人开玩笑让他去台湾竞选村官,毛书记说“我不敢,没有钱,听说至少要2个亿才能参选”。
  张里长马上解释,“不是这样的,有钱无钱都可以竞选里长,与家里贫富没有什么关系。”另外,“选举期间,送礼超过30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8元)就是贿选,我去拉票的时候从来没有拿礼物。”
  令现场大陆的村干部们最吃惊的是与镇长“请客吃饭谁埋单”的事。主持人问,“你们如果与镇长一起吃饭,那是谁掏钱呢?”张里长说,“那当然是他掏了,因为每个里都是他的拉票点。”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