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0日中午,老姚(化名)接到了供销社的“最后通牒”,当天下午他就去三江供销社办理了入社申请手续,之前几天,他已经接到四五个催促的电话。这也证实了他去年的预感,“供销社要东山再起了。”

  老姚是增城石滩镇的一个农资经营店老板。据了解,镇上许多农资个体经营户遇到了和他相同的情况,这与当地正在进行的供销社改革密切相关。
  
  “集体经济”

  30日下午,老姚来到三江供销社(三江供销社原属于三江镇,2004年2月,三江镇并入石滩镇,但三江供销社仍存在。)办理入社手续。让他纳闷的是:“我的店已经开了七八年,现在却要重新填一张‘开业登记申请书’。”

  此外,“经济性质”一栏被要求填上“集体经济”,并且标明为“增城市民合农资分支机构”,而他过去的证件上一直登记的是“个体经营户”。他说,“怎么个体户一下变为集体的了?”

  这股改革的传闻源于去年7月,老姚去年新开了家农资店面,因此一趟趟跑工商所办证,“他们说,政策可能有变,现在不能给你发证,等政策明朗后再过来。”

  11月,三江供销社的人突然来到店里“做工作”,“明年要加入供销社才能经营,每家店缴10000元的押金、500元/月的管理费,供销社将统一店面标识。”

  12月,农资店老板三三两两被供销社找去谈话,老姚说这是供销社对经销商使用的“各个击破”计谋。一位从供销社退休后的农资经营者向记者描述了他被找去谈话的情形,“三江供销社主任黎少雄说,押金10000元不能讲价,看你是老职工的份上,管理费给你优惠,一月300元。出门的时候,我没有表态,口头上我还说‘谢谢你的优惠’,但心里很不满。”

  按惯例,每年年初镇工商所工作人员都会来农资店为他们办理年审登记,然而今年“请都请不来”。3月初,镇供销社召集了所有农资店老板开会。据多位参加会议的老板证实,会上,供销社主任宣布“今年的化肥、农药经营都要归到供销社。”

  会议持续了1个多小时,“大多数人默不作声”,供销社主任讲完后就散会。有人问“10000元押金今后能不能退?”供销社人员并没有答复。会上,“供销社主任还告诉大家,管理费降为每月150元。”

  30日,老姚就是拿着这次会议上发的“入社申请书”等表格去登记填表,填表的时候,他被告之,“供销社代你们把这些表送到农资公司审核。”

  但老姚搞不清楚,供销社主任口中的“农资公司”到底是个什么机构。
  
  背后的改革

  位于增城市荔城街前进路25号的“农资公司”是这次改革的主导者之一,按公司宣传栏的介绍,它是“成立于1956年的副局级集体企业单位”。

  农资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小青向记者介绍说,这次改革的主导权在工商局,“因为以前农业部门、供销社、工商部门都在管理农资经营,工商局要求从今年开始,把整个农资经营市场统一管理。”

  他还介绍说,“这是结合‘万村千乡’工程一起做,今后逐步完善,达到‘四统一’,即‘统一配送、统一标识、统一管理和统一规范’。”但他说,“配送率能达到30%就不错了,肯定不会像清新一样搞100%配送。

  据了解,增城市农资公司隶属于增城市供销总社,而老姚被要求加入的供销社并不是“三江供销社”,而是成立于2005年10月的“增城民合农资专业合作社”。

  本报记者从广州市工商局增城市分局查询得知,增城市民合农资专业合作社是由增城市农资公司全额出资成立的集体企业,两者的法定代表人都是李小青。因此,老姚的材料被送到农资公司来“审批”就不足为奇了。

  增城市工商分局注册科负责人拿出了两份最新的文件向记者证明此项改革的合法性,文件为:2005年1月28日增城市工商分局的17号文件和2004年12月20日广州市工商局下发的“关于农药、化肥生产经营许可是否要办理前置审批问题的复函”,两者都明确表示需要前置审批,并且委托农资公司和各级供销社的农业生产资料经营单位进行审批。

  “既然由供销社来审批,个体经营户一般拿不到专营权,就只能挂分支机构了。”该位负责人对记者说。
  
  改革迷雾

  此项改革在当地农资行业引起了震动,一些经营户已经提交了申请登记表,一部分还处于观望状态。

  他们最担心的是,加入合作社后会完全丧失经营自主权。这种担心并非没有依据。供销社下发了一份《广东省农业生产资料总公司特许加盟及特约经销管理办法》,其中规定,“每年销售特约人提供的商品价值不少于20万元。”

  据了解,目前增城市农资经营行业确实存在一些违规经营现象,但行业内的秩序正在自发形成当中。据了解,当地农资行业竞争非常激烈,有的甚至亏本出售“名牌正规好货”,“因为这样才能树立信誉,农民买了一次假第二次肯定不再来你这个店了。”

  在农资经营业内,经销商一般在年初向厂方赊帐进一批货,“这相当于质量保证金,出了质量问题可以以此要求厂方负责。”而且一有新药品种出来,厂方会派技术人员与经销商、农户一同做田间试验,试验效果好才会投入市场。

  对农民来说,临时资金短缺从农资店赊帐是经常的事,“我们经营户与农民都像亲戚一样,他们要因为没有钱购买农资挣不到钱,我们吃什么?他们有钱了,我们才好过。”一位姚姓老板说。

  如果一旦统一由农资专业合作社经营,“谁来保证在统一购货的时候不会存在腐败和地方保护主义?”“既然‘现货现结’,谁来为没有钱的农民提供短期小额再生产资金呢?”…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