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40768阳山黎埠镇农矿污染纠纷动用黑社会力量殴打村民

    8月19日下午5点多,细雨蒙蒙,天色渐黑,村民代表和矿场代表的谈判还没有结果,村民与矿工在山脚下发生争执,突然100多名手持木棍、长刀的社会青年突然也集结在现场,运载他们的长长的车队停留在离村不远的的牛鼻珑桥上。三名群众被棍棒打伤随后被送往医院,矿场代表、部分镇、村干部也在现场。
     什么原因让谈判解决不了的问题要用棍棒解决?什么导致了纠纷的发生?又是谁在幕后指使呢?本报记者近日赴黎埠镇进行了调查。

    事起污染,积怨尤深
  
    事情得从前年说起。2003年,杜埠镇老板何绍永在向阳村后的田莨岗半山腰上新开了一个选铁矿厂,并征收村民土地做污水沉淀池,污水经长长的管道流入村前的小河,从此,污染纠纷不断。
    据了解,去年10月,污水流入下尾村村民陈水祁、陈杨林的鱼塘,导致鱼全部死光,今年这样的事又发生一起,他们都获得了两次赔偿。而据群众传言,有两户村民的牛因喝下了污水而死亡,但矿场老板并不承认这起事故,死牛的村民也没有获得赔偿。
    这次的纠纷也因污染而起。8月份,连续几天的暴雨不仅冲跨了用沙包堆起来的排污池的水坝,而且导致排污管有四处地方暴裂,污水进入农田。另外,堆放在土边的尾砂也被冲进了农田和饮用水的水池。因此,村民要求矿场老板赔偿。多次协商不成,村民在山脚下挖了条沟,阻止车辆通行。
    19日上午,黎埠镇企业办、扶村村委会、选厂代表与下尾村已经达成协议,“每亩赔偿50元”。但向阳村并不同意这个数额,因为他们认为污染更为严重,尾砂冲入水田和自来水均发生在向阳村,而更严重的是“平时运尾砂的车经常掉一些到路边的农田”、“修路时占了我们的田没有补偿”。
    下午2点多,镇企业办主任邓仕深、村委会干部何昔奇等仍然在现场协调,邓向村民警告说“你们老是拦路,出了什么问题自己负责。”事后他对记者说“肯定要打架,不要怪我们没有处理。”下午,再次协商未果,果然发生了打架的一幕。
    据村民讲,当时企业办主任邓仕深、村委会干部何昔奇等都在现场,但邓说他不在。“矿场老板的侄子”这一人物颇为神秘,矿场老板何绍永说,他就是与下尾村协议书签字为“何英城”被叫作“何城”的人,而企业办主任邓仕深说他们是两个人,何城当时在村委会,而老板的侄子在现场。村民黎章胜也认为是两个人,“他的侄子负责内部管理,何城负责外部协调”。
    三名伤者当晚被送往镇医院检查后每人拿了一瓶“红花油”回家,记者看到三名的检查报告单,内容基本一样,无大碍。村民黎水旺手臂明显绿了一大块,背部还敷着草药。
    镇党委委员古新华认为群众和矿场双方都有错,“并不是什么大事”。无论是古新华还是企业办主任、村委会干部,他们都对这群莫名的社会青年突然出现感到不解,
    派出所所长谭顺求告诉记者,当晚群众才报警,但“让他们第二天来登记也没有来,事情还在调查中”。扶村书记告诉记者,“非常气愤,怎么能这样殴打群众”。
    至记者调查时为止,爆裂的水管仍然一样,水坝仍然由仅仅比水面高几十公分的沙包“守护”,农田的尾砂已经结板,向阳村的赔偿协议也未继续谈,惟独自来水池边上砌了一层砖拦住污水。
    记者从镇企业办一份材料上看到,寨塘选铁分厂是何老板的选厂之一,按审报生产能力每天可以提炼150吨矿石,正常情况每年上交税收有200多万。何老板介绍说,除税收外,每年要交给镇上几十万的协调管理费,凡是征地等与群众发生关系的事一般由镇企业办出面处理。

    非法选矿,危害百姓
   
    记者从建设和环保局了解到,该选厂在环评审批时为选铁厂,污染为“噪声、粉尘”,环境管理股的孙股长向记者解释道,“他们申报是用磁铁来选铁,基本没有什么污染,按省的环保要求,排放的污水应达到广东省一级标准,也就是鱼在水里可以存活。”
    显然,这里的选矿方法突破了审批要求。据选厂工人透露,该选厂除铁外还提炼钨、铜等金属。记者在选厂车间用手指粘了一点车间里白色的剩余物,一湖南岳阳籍工人马上止住记者,“不能动,那里面有毒,一点点就会死人。氢化钠,你们读书人知道吧?”同时,现场看到“水柠檬酸”“聚丙烯酰胺”“硫酸亚铁”“防水粉”等化学物品。
    孙股长听到记者描述感到很惊讶,并告诉记者该选厂暂时并未取得排污许可证,还处试产期。按相关规定,试产期最长不超过一年,但为什么至今仍然没有办排污许可证她也不清楚。她向记者抱怨“人手太少,也很少下到山里跑。”
    按照选铁矿的标准,其污水只需沉淀便可排放,但记者在沉淀池里看到,一层泡膜漂浮在上面,而在污水管爆裂口的农田干旱后已经形成了一层明显的白色覆盖膜。污水经两次沉淀后仍然像十天不洗脚的懒汉洗完脚的肥皂水一样浑浊。这些水直接由管道排放进入村前的一条小河,与从连南县过来的泥沙水混在一起流向小北江,记者看到下游尚有小孩在水中嬉戏。
    此外,看不见的威胁更为可怕。尾砂如山般地堆积在村委会边的河床上无人管理,而现在部分运往半山腰的污水池旁,一下大雨将可能冲跨一切,甚至改变当地土质构成,发生泥石流,山下农田和房屋将会遭受更大的灾害。
    矿产资源属于国家,但土地属于村集体。选厂所在地部分属于下尾村村民,但总共每年1500元的使用费仍然没有给。当地村民普遍较穷,但去选厂做工的只有13人,“有关系的才可以去”。据当地一位在粉碎车间的何姓工人讲,每天工作12小时,计件工资,1.3元/吨,每天能挣三四十块。
    黎埠镇与连南县交界,煤铁矿全县最多,污染问题也极为严重。村前的小河不仅仅被本地矿厂污染,连南县来的泥沙水已经使该河将近断流。这件事情发生的前一月,7月21日,该镇六古村发生了一起出动武警解救被围困的镇干部事件,镇党委委员古新华向记者证实了这件事。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