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00913——梅县城东镇南坑村七成农田被租建别墅园区情况调查
  
  要不是有两栋豪华的别墅,这个不足30户的南坑村不会引起人们注意。四年前,这里青山、溪水和农田交错成趣,而今村中两栋别墅拔地而起,农田被铲平种上了花草树木,“私家花园小区”雏形初现。

  其中一栋别墅里住着原梅州市某领导一家人。因建这个别墅园区,南坑村约有七成村民的土地被一个叫李龙的老板“租”去,直至2031年。

  “租地”引起的矛盾尚未平息,别墅主人和周遭村民的“不和谐”声音也一直不断。7月17日,本报记者接到反映后前往梅县城东镇竹洋村南坑村小组调查。
  
  豪华别墅

  7月18日中午,记者来到别墅区门口并出示证件,希望能入内参观,但4名保安均告知:“老板吩咐,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 记者从另一侧爬上一个小土坡,一睹全貌。两栋别墅建在半山腰,各具风格,一栋现代,一栋古朴,门前的溪水形成3、4米宽的小河,环绕别墅园区恰似“护城河”,落差约2米的水位形成天然的小瀑布。整个别墅园区占地上百亩,园内有车道、路灯。时值中午,烈日当头,仍有不少工人在修剪草坪花木。

  目前,两栋别墅外墙都搭起了竹架。据一位自称为工程总包工头约40岁左右的师傅讲,“别墅正在进行整修,右边那个院门据说是老板从厦门学来的样式。陈嘉庚,知道么,他的庭院就是这样建的。”老板李龙颇为自豪地说,“我要怎么建就怎么建,别人说我老家的房子比布达拉宫还大呢。”

  曾在某领导家别墅“做了一上午保姆、擦了一上午窗户”的村民黄梅芳讲,“里面装饰非常豪华。”村民对别墅的印象是,“元宵节,姓巫的那家放烟花都要放一个多小时。”

  李龙说,他之所以还未搬进去住,是因为“看风水的人说,我2006年10月10日才能搬进去住。”
  
  如此“租地”

  “落实”别墅园区用地,李龙花了三四年时间,之中与村民发生不少纠纷。

  前年7月,李龙叫工人开着钩机把村民吴开巧的房屋扒掉了一角,事后,李龙出钱维修并赔偿了吴200元,吴说事情的起因是“李龙要租我的地,但不赔我的青苗费”。而李龙的说法则是,“他的房子已经超出地界,占了属于我的地。”并且,“吴的老婆用菜刀把我的腿砍伤了”,但“他们是农民,都是穷人,我就不计较这些。”

  另一例纠纷也与土地有关,村民侯金文“阻止挖土机挖田,头被打出血”,李龙承认与侯发生矛盾,但他说原因是“侯动我的抽水机,警告了5次还不听,我把他推倒了。”此外,李龙的一个朋友还目睹一位村民用石头砸挖土机的玻璃,“李老板后来也没要那个村民赔。”

  “最后一块被租的地”是去年签的合同,村民彭振日“迫不得已”,最后以2.8万元的全村最高价租给李龙,他曾为此事上访市政府,但马上“被镇里的车接回来”。“我不把地租给李龙,他就在我田边上挖沟,下雨天,泥土被冲入沟中,他还说要去告我。”彭振日说。据了解,1999年,镇政府征了108亩土地给李龙开发,其中包括占地面积1000多平米、共20多个工人的“中东机械厂”。李龙的别墅建在半山腰,其土地原属山地。

  不少村民认为李龙“租地”是“强霸土地”,他们不理解为什么那么好的农田种上了花草树木,有的还撂荒在那。

  记者从一份租地合同上看到,“乙方(指李龙)在承包期内场地所属权归国家所有,乙方在使用过程中,甲方(指村民)不得干预乙方的生产经营。”按理,土地即使被租,其所有权仍然属于集体而不是国家。合同落款处签有李龙的名字和一个“梅州市安仁绿景植物研试中心”的公章,记者查询得知,该公司为李龙与人合伙注册的合伙制企业。

  至于别墅的建房许可证,城东镇国土所沈文扬所长在查找40分钟未能找到相关档案,尔后拿出一份该所2004年6月份的会议记录,记录显示当天所里讨论通过了张诺斯等人的建房申请,李龙承认两栋别墅用了他老婆、外甥女和朋友的女儿名字登记。据了解,其实2004年,两栋别墅均已建成,其中一栋已入住的是梅州市某领导。
  
  李龙其人

  在村民眼中,李龙是不折不扣的大老板,梅县新城人民广场上刻有他捐资30万元的字迹,中东机械厂的小陈说,“他的小汽车都有五六辆。”然而知情人士说,“李龙并不算什么大老板。”上文所述的包工头也告诉记者,别墅区之所以多年仍未建好,“是因为李龙老板缺钱。”

  李龙递给记者的名片上写着“广东省梅县西部实业公司”,“没有什么主营业务,房地产、水泥、矿山等等什么都做。”他还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去年梅州的一家报纸写“李龙为建设绿色梅州投资5个亿。”他说,“那是乱写,我只有5千万。”

  城东镇委书记刘振贵和中东机械厂的管理人员杨振华对李龙有同样的评价,“他酒性不好,一喝酒就发酒疯。”村民的传言则是,“李龙上午说的话才算数,中午喝过酒之后就不算数了。”  记者采访中,一些村民不敢讲“租地”的事,因为“怕报复”。最近,有村民在“护城河”中电鱼,他们认为“鱼是上游水库溢出的。”而李龙说“鱼是我的别墅门口的水塘中跑下来的。”李龙说,他当时就把派出所的人骂了几句,后来两个村民被带到派出所问话。此前,城东镇的古文斌和房清环因在别墅附近捕蜂也被派出所叫去谈话。

  有村民猜测,这与在此居住的某领导之子在梅州市公安局任职有关。李龙说,“别墅不是卖,也不是租给某领导,他年纪大了,需要清静一点的地方,就先给他住了。”记者7月18日给别墅保安留下名片,但至发稿时止,该领导仍没有与记者联系。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