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10498  ——五华县红山养殖协会内部管理调查
  
  五华县红山养殖协会三年经历了三级跳。

  2004年1月,63户养殖户发起成立了协会;2005年1月,经五华县民政局正式登记注册;今年,被省农业厅认定为省农民专业合作组织试点单位,并获扶持资金5万元。

  这样的省级示范点,梅州共有9个,而红山养殖协会是最年轻的一个。

  红山养殖协会90%的会员都在五华县安流镇红山村,对于这个明星般的红山村来说,这笔资金不过是近年该村获得的各种扶持资金的1/80。本报记者近日两赴五华,深入了解了该协会的成立及运作情况。
  
  一句话撬动一个村

  红山村地处偏僻山区,人均耕地不足1亩,是个不折不扣的穷村,广东省32个扶贫开发村第一批重点村的名单里有它。

  在村民眼中,村庄的变化来自2001年,那年正月初八,曾大群县长来到村里现场办公,指导修路,拉设电线。村支书徐友权解释说,2000年年底,省委领导刘玉浦、谢强华等来到该村考察“三个代表”思想的学习情况,刘玉浦问他,“你学习‘三个代表’有什么体会?”他回答说,“‘三个代表’就是要为群众谋利益,就是要带领村民脱贫致富。”刘夸奖他回答得很好。

  此时,徐友权的家已安在山上,上山养猪养鸡,与山下贫困的村民相比,他已经“先富”起来。当时“上山”的只有3户,谢强华接着问他,“你能不能带动100户上山脱贫致富?”徐坚定地回答,“没问题。”

  承诺做出,行动就马上开始。2000年12月14日,村里发布通告,“已经分配的山林,如果(2001年)1月16日前还未开发就由村委会统一支配。”那年大年初一,许多村民还紧张地在自己的山地上开荒,1月16日前,上山的村民已有23户。

  上山搞养殖成为红山村村民脱贫致富的模式,各级政府出资为村里修了条上山的水泥路,总投资达180万元,而近年投入该村的各种扶持资金有近400万元。村里把这些钱一方面用于基础设施建设,一方面鼓励村民发展养殖业,为上山搞养殖的村民提供资金扶持。

  首先,通过申请,上山养猪养鸡的,村委会每户补贴7000元;其次,村委会为村民引进了养殖公司,村委会先替交不起押金的农户垫付资金,待成鸡卖出后再还款;此外,村里还买了90头母牛,以购进价的一半500元卖给村民,产一头牛仔就向村里交100元……

  至2004年,全村已经有30多户上山搞养殖,加上在山下小规模的养殖户,全村共有70多户搞起了养殖业。
  
  村支书任名誉会长

  养殖业发展起来,农户面临的技术、信息等难题增加,养殖协会应运而生。

  2004年春节前,成立大会在村委会大楼里举行,从上午9点一直开到11点半,农业局经管站的李股长亲临现场指导。会长徐尚华回忆说,“徐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主持会议,他先提名理事会成员,然后理事会成员内部讨论让我当会长,再经大家表决。”在他的印象中,当时基本上都举手同意了。

  养殖协会的理事会共有5人,如果加上名誉会长村支书徐友权那应该是6人,包括了全部村委会干部,村里的出纳和会计也就成了协会的出纳和会计。“徐尚华不是村干部,也不是党员,只是预备党员,今年应该可以入党了。他肯钻研技术,为人公正。”村支书徐友权说。

  会前,五华县农业局局长曾如松多次提出,“这个协会会长还是由你(注:指村支书)来做。”但徐未答应,“我的工作太忙,根本忙不过来。”曾说,“那你必须任名誉会长,否则协会没有钱,没法搞。”

  初期,养殖协会既没有收一分钱会费,也没有政府扶持资金,“所有的开支都由村委会出。”这一传统延续至今。今年,协会开始收会费,每人每年5元。另外,村里引进了养殖公司,会员为公司养一只鸡要向协会交1角钱,一年约2万元左右收入——徐尚华说这笔钱是协会的收入,但同时也被村支书徐友权计入村集体收入,徐友权解释说,“其实都是一个锅里出,会计、出纳也是一套班子,钱都是从村里出,不过是做两本帐。”
  
  扶持资金怎么花

  除了那1角钱外,许多开支和收入他们也说不清楚到底属于村委会还是养殖协会。去年底,协会获得了5万元的扶持资金,这笔钱也是“混起来用”。

  按理,养殖协会的钱不能用于协会之外的业务,而扶持资金的第一笔开支就是购买板栗树苗,“他(指徐友权)也知道用在这里不合理,但他说,村里经常有上级拔款过来,今后来了钱划过来用就是了。”徐尚华想想接着说,“协会和支部都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反正都是为农户服务,也没什么不可以。”

  他们购买了2000株板栗苗,花了13000元,全部免费送给上山的农户,“承包一亩山地就发20株树苗。”

  另外一笔开支投给了良种鸡苗场,“协会出3万,2万元买种鸡,1万元作其他投入,徐友权投资3万多买了两台孵化器。”良种养鸡场被认为是养殖协会最大的业绩之一,5月份进的种鸡,现在已经出了28000多只鸡苗。

  徐友权说,“相当于村里买了种鸡,我自己办了孵化场,承包2000只种鸡的孵化任务。”但“这2000只种鸡不是我,它属于村里。”在他的头脑中,“协会”和“村里”是同一个概念。

  良种鸡场的种鸡孵化出鸡苗后,以每只低市场价5角钱的价格卖给养鸡户,记者问,“价格低多少由谁决定?”他说,“协会定下来,肯定不能高于市场价。”但他同时提到,“鸡苗的运输是个难题,我的鸡苗质量好,又不需要长途运输,他们肯定买我的。”

  “剩余的扶持资金呢?”记者把问题抛给徐尚华,他说,“买了办公桌花了几千元,还要买纸等等,都作办公经费了。”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