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96020980-2两年前的媒体是热闹的,少有官方和民间的合唱,因为改革,改革三十年。在北京,东边和西边都有同样的改革论坛,把那些参与改革的老人喊出来回顾光辉的岁月,歌唱当时的伟大。官方乐见其成,这是其政治合法性的一部分。

我当时非常反感这些活动,尤其是反感那些天天把30年前的“丰功伟绩”挂在嘴边上的人,我觉得中国这么多问题,中国的路都要走偏了,这些老人们还只知道喊:改革好,改革好,改革就是好。殊不知改革的词义都已经开始转变,改革是什么,改革是剥夺。

读完柳红女士的这本书后,我才发现原来改革的历史可以这么细节,这么丰满(虽然可以更丰满)。这本书把中国经济学人参与改革的历史图谱画了一遍,让我们看到走过路之艰辛和天真。这个封闭的国家基于人性的常识,迈出的艰难而陌生的步伐。这一群人,老年,中年,青年,保持烁乐的精神,为推动这条大船航向转变出力。他们经历了政治的残酷折磨,他们有的人甚至还经历过革命前的时代。

这本书带着温情和积极的精神去怀旧,去歌唱。作者试图记住细节,又梳理出大线条。其中的争执也变为并不重要,经济学人成为共同的脸谱,他们的朝向也是单纯而积极的。

书中有一段话说:

你们最近很勤恳,这是很好的。但也不是3年5年、甚至10年8月九能做到的,而是必须一辈子坚持下去,不管什么时候,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坚持下去。一定要虚怀若谷。要鉴定地相信,富有生命力的东西,永远来自人民。……善于思维,善于抽象,两件都不容易,但是,‘有志者事竟成’。归根到底,你是有希望的。说的再乐观一点,在我去见马克思之前,可以看见从你们中间出现一批全心全意为八亿农民服务的农业科学家、农业经济学家。我再活10年吧,像你们这股劲干下去,10年就可以成为有学问的人。


这是一个多么理想纯清的年代。但我不知为什么,这个年代就那么突然终结了。有谁告诉我,这个理想背后的危机,有谁告诉理想背后的暗流,为什么一夜之间突然变了,激情和理想都哪里去了?

我很想知道,那一年,那一天,这群人在想什么,他们有的下海了,有的做官了,有的做学者了,有的流亡海外了,他们为什么这样选择,他们的基因和动力在哪里?

这批人中,留下来的,多少坚守和煎熬,多少回望和感慨。那个年代,年轻的一群,现在正当壮年,成为中国的中坚。我想问问他们,你们多少人觉得自己还生活在80年代的理想之中?你们是否对得起曾经的理想?

我认识他们中的一部分,我相信他们是有的,仍然生活在那么美好的理想年代。我敬佩他们。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仍然在享受80年代的红利。可是90年代呢?90年代的传承机制是什么?那么到了2020年代,谁是我们的中坚?

我不知道。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