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1932010年9月13日,《财经》杂志独家披露北京安元鼎安全技术防范有限公司(下称“安元鼎公司”)专职截访,公安高层阅后震怒,并批示彻查此案。北京市刑侦支队以最快速度连夜调查此案,《财经》杂志征得受访访民同意后,将相关材料提供给警方,协助破案。

此前接受笔者采访的陕西访民简胜利在西安的一家宾馆,配合北京警方调查,笔录一直做到下半夜。简曾经多次被安元鼎公司关押,在被关押期间还偷偷写日记。

河北访民陈连清等五六人人直接前往北京市刑侦总队报案,每个人做了2个多小时笔录,一直到次日凌晨2点多才结束。刑侦支队一位队长深夜开车送他们回到住处。

次日傍晚,他们和刑侦人员一道去寻找黑监狱据点,花去五六个小时,直到晚上十点多才在朝阳区小红门附近找到了笔者此前四处寻找未果的“二号院”。

“二号院”隐藏在一间破败的厂房深处,不仔细察看根本不可能发现。他们到达“二号院”时,里面空荡荡,只余下一些被关押访民留下的杂物。因为深夜光线不足,简单查看现场后,他们即返回,约定次日来拍摄录像留存证据。

知情人透露,为深入调查此案,警方曾将安元鼎公司涉及截访的上百名保安带到北京保安培训基地接受调查。调查发现,安元鼎公司和19个省级政府有关部门签订了相关的截访合作协议。

调查期间,受案单位一度变更,此前由北京市刑侦总队直接接受报案,后改为安元鼎公司所在地的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派出所。2010年12月1日下午,笔者随访民一同去报案,该所民警称,每天都有几十人报案。当天的电脑记录文件上,共有4批人员报案,登记被关押人员25名。

有访民要求警方做笔录,并登记详细的关押天数、时间、地点等信息,但警方解释,“上面仅仅要求这样做”,并称关押人数有上万人,这一数字未得到北京警方证实。小红门派出所的一名警官称,“安元鼎公司的财产已经被冻结,登记关押天数是为了今后分配赔偿款项,但至今笔者未知晓有访民因被安元鼎公司关押而获得赔偿或补偿的案例。

据知情人透露,在初步证据采集完整之后,北京警方对安元鼎公司董事长张军等人采取了刑事拘留措施,但此后张军又回到了位于小红门附近的安元鼎公司总部。

安元鼎变更

安元鼎被曝光后,安元鼎公司的“特勤”人员不少流散。一位河北籍保安称,那几天分管领导告诉他们,“安元鼎要不了那么多人了,大家结完工资就可以各自回家”。他当天就离开了安元鼎公司,现在另外一家保安公司工作。

2010年12月1日晚,笔者再次来到位于北京市南四环小红门附近的安元鼎公司总部,此前的大幅“安元鼎护送”广告牌已经被拆除,较之以前,门前显得昏暗许多。

一位值班女保安自称才来一个多月,不知道安元鼎公司,而新公司的名称为中京保安服务(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中京保安公司),并称他们没有“接待访民”的业务。但是,一同前往的访民告诉笔者,这名女保安此前就在安元鼎公司工作,他被关押时,这名女保安负责接待。

多名访民向笔者反映,不少之前在安元鼎公司负责截访的保安仍在截访。湖北访民闫森和王桂兰称,他12月4日在北京南站附近被送到北京市民政局下属于的久敬庄接济服务中心,当天晚上就又被恩施市驻京办人员接走,之后就被几个保安带到一个陌生地方关押了两天两夜。他告诉笔者,过去在安元鼎公司负责截访的保安在看守他们。

湖南访民刘南征接受笔者采访后也再次来到北京,这次他也险些被几个“光头保安”带走。

2011年3月3日,笔者与中京保安公司的一名业务经理联系,他称,“安元鼎已经不存在了,我们是新成立的公司,收购了安元鼎。”

而事实并非如此。工商档案资料显示,2011年1月4日,安元鼎公司办理了变更登记,安元鼎公司更名为中京保安公司,法定代表人由张军变更为刘相国,以前投资人员全部退出。

安元鼎公司的原投资人梁增斌、张杰、张军、万树祯和耿天丽变更为张桂华、张学新和张志信;董事成员张军、梁增斌、万树祯和张杰变更为刘相国;监事成员耿天丽变更为张志信;经理张军变更为尹春平。

变更后,张桂华和张志信分别出资120万元,张学新出资760万元,三人持有全部股份。

工商档案资料还显示,北京市公安局2010年2月23日为这家公司颁发了20100015号保安服务许可证。

2010年12月13日,安元鼎前董事长张军出席了在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志新路8号北京曲园宾馆204室召开的董事会,出席会议的还有此前的所有投资人。会议记录显示,当天未讨论公司债权债务及未来发展方向。

安元鼎被曝光后,安元鼎的官方网站www.anyuanding.com已经不能访问,而更名后的中京保安公司的官方主页所用的两个域名www.58anbao.comwww.bjanquan.com 在2009年9月已经被注册,这两个网站在安元鼎关闭后不久即开通。

中京保安公司官网上的介绍与安元鼎公司之前的介绍几无区别,如成立于2004年,经北京市发改委等部门审批,但笔者发稿时,这两个网站又均不能访问。

中京保安公司的官方网站首页上重点推介他们的“狼牙行动小组”——公司培训机构专门从武警雪豹突击队、陆军侦察兵、空降兵突击队和历年退伍兵种择优精选,专门从事名人护卫,商务礼仪,风险评估,私人随卫,危机处置及涉外商务合同等特殊临时勤务。

同时,张军所属的“北京安元鼎立安全防范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依然存续,其注册地址“北京市丰台区永外东铁匠营五间楼十号B座357号”仍然没有变更。此前,笔者曾实地查询,发现这栋楼B座并不存在357号房间,该楼物业管理人员称,安元鼎立这家公司早已搬走了。

尴尬现状

2010年10月19日,长期关注访民的许志永再次和志愿者一同去解救被黑监狱关押的访民,当天蒙蒙细雨,位于北京南站附近凉水河南岸的一家大院内。笔者在现场看到,一个破旧的院落中关押了30多人,几位河南籍访民见人来解救,嚎啕大哭,撞击铁门,希望获得自由。

据被关押访民称,该地点主要关押河南和湖北的访民,老板是河南人。一位湖北省某地驻京办人员赶到现场试图带走访民,被志愿者阻止后,该访民获得自由。志愿者数十人连续拨打110报警,等待半个多小时无人出警,解救失败后众人返回。

在这个院落的另一头,内有深院,门口立一屏风,上书“为人民服务”。据周边商埠店主称,该院内属于甘肃省某地驻京办关押访民的地点,之前经常有安元鼎公司的大巴来往接送访民。笔者试图入院查看究竟,被门卫阻拦。

据许志永称,安元鼎被取缔后,关押访民的现象并无好转迹象。此后,不少访民也曝出他们被关在更隐秘的地方。

在安元鼎被查后不久,另一起与保安公司有关的恶性事件成为媒体关注焦点。2010年10月30日凌晨,太原市保安总公司晋源分公司保安大队大队长武瑞军带领手下保安非法强拆太原市晋源区金胜镇古寨村尚未签订拆迁补偿协议的孟福贵、武文元家房屋,并致孟福贵死亡。

据太原市保安总公司晋源分公司经理张春生称,武瑞军是以个人名义挂靠的,“武瑞军当时告诉我,他保安队伍,一百来人,人员状况我没有审核过。因为是个人挂靠,也不需要营业执照。” 而此前,公安部、山西省公安厅等机构均发文要求,保安服务业不允许承包、挂靠等方式经营。

在强拆一个月前,武瑞军曾打电话向张春生汇报,“滨河西路南延有钉子户,需要我们配合拆迁。”而这个需要配合拆迁的幕后主体正是晋源区南延工程指挥部。2010年10月20日,武瑞军参加了该指挥部拆迁小组工作会议,晋源区区长计建中主持这次会议。按照《城市房屋拆迁单位管理规定》,保安公司根本不具备拆迁资质。

(此文未在任何纸媒刊发,请勿转摘引用,尤其是勿以本人从业单位名义转摘。如转摘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