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述四大假设为前提,我计算的数据是亏损10万亿(计算过程附下表)。这里的数字相当于将融资平台的资产假定为0,也即融资平台风险的最大敞口。

问题:在2008年以前,中国只有地市一级和省政府有融资平台,但08年金融危机时县一级政府也设立了融资平台,这是政策导向的结果,由此也引发了一个非常混乱和严重的后果:根据银监会的数据,至2009年末,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余额为7.38万亿,同比增长70.4%,占一般贷款余额的20.4%;2010年一季度的银行新增贷款中,仍有40%流向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规模在1.35万亿左右。

 

类似于地方负债有纳入政府预决算的财报里去吗?当年地方政府财政收入是多少,是不是当年中国的地方政府都已经资不抵债了?)

回答:

非常有意思的问题。地方融资平台2008、2009年才开始引起关注,其实各地非常普遍。严格来说,地方融资平台一部分是以土地抵押的银行贷款,一部分是财政担保的贷款。

 

我以2010年的数据做了一个粗略的计算,计算之前先作几个说明:

 

1,真正对地方政府“资不抵债”判定的应该是财政担保的贷款,土地抵押的贷款,如果地价下降,银行的呆坏账就出来,不至于直接造成地方政府资不抵债。但国有银行,最后可能又是财政注资,这是另一码事。

2,此处不是真正会计学意义上的资产负债表,即所有者权益等于资产减去负债。这里的“资产”并不是会计学意义上的资产,而是一年的收入。政府的资产按理还包括政府大楼、办公设施等。只有将这些全部评估后计算进去,才能称之位全面的资不抵债。

3, 此处引用的融资平台数据仅仅是2009年的贷款余额,这些贷款实体本身应当还有一定的资产,尤其是土地资产,利用土地抵押获得贷款是常态。那么,要严格引用这部分负债数据就不能仅仅看贷款余额,而应当看所有者权益部分是不是负数。

4,此处未考虑长期负债和短期负债,也未考虑2009年归还部分,更未考虑利息部分,直接将2009年负债数据和2010年估算(采取全年贷款30%的比例估算)负债数据简单相加。

因为上述列明的四大原因,我计算的数据是亏10万亿(计算过程附下表)这里缺的,仍然是融资平台的资产负债表,不能只算融资平台的负债,不算融资平台的资产。这里的数字相当于将融资平台的资产假定为0,也即融资平台风险的最大敞口。

经过一番计算,其实发现这个过程是多余的,因为政府的收入和支出,从会计报表上是相当的(不够就少量发债)。地方政府基金收入和国有资本经营收入也是体内运行,基本相抵。

所以,要计算负债,最后只需单列融资平台的单独账本,再加上政府直接负债,就等于一年的负债数。

 计算表(所有数据以2010年度为基准)

 

负债项目

 

1

截止2009年底融资平台贷款余额

7.38万亿

2

2010年负债(2010年全年新增贷款7.95万亿的,30%

2.385万亿

3,

2009年中央政府代地方政府发债

2000亿

4

外国政府、亚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及其他国际金融组织贷款(假定全部用于地方)

300亿

5

地方公共财政总支出

73602.49亿

 

                       支出合计

17.3552万亿

 

收入项目

 

1

2010年地方税收

32699.79亿

2

2010年地方非税收收入

7910.01亿

3

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

27349.30亿

4

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

5000.33万亿

5

地方政府基金收入和中央政府基金转地方24226.97亿元,但是这个项目体内独立运行,专款专用,多余转下年,并无为公共收入增加,故此项忽略不计。

0

7

地方国有资本经营收入没有公布,无法计算,许多地方没有单独编制。中央为563.43亿,包括灾后重建也仅仅30亿转移到公共财政之中,那么可以预料,地方该项收入本身不多,能转到财政收入的就更少。故此处忽略不计。

0

 

                        收入合计

7.295943万亿元

 

总计

10.59万亿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