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_0112072907173122780310这绝对不只是一本普及经济常识的书,而是作者以批判的视角对金融危机进行最深入的反思之书。相比于市面上诸如次贷危机、贸易失衡等分析,这里直指问题的核心——货币发行体制。作者从金融的基础知识出发,将危机放在一个大的历史周期下,分析经济是如何随着货币发行的波动而波动,如同大海上的波浪,但一次一次,每一次人们都采取相同的方式去规避危机,其实不过是饮鸩止渴,直到整个市场完全崩盘。

这本书直指经济学最核心的命题之一:贷款增长和信用创造是否能促进经济增长。在主流的观念之中,高通胀和高增长是常态,也意味着经济增长必定带来一定程度的通货膨胀,而货币发行量的提高是促进经济增长的方式。作者则不这么认为,他说,“贷款和经济增长并不是促进经济发展”,通货膨胀惩罚储蓄的人,奖励借钱的人是不道德的行为,并且直指许多央行最害怕的并不是通胀而通缩,所以在危机来临之时尽力救市——这等同于饮鸩止渴。

他认为经济危机从根本上是个人和银行的债务增加,而解决债务的方式有四:努力赚钱、破产、政府代偿、货币贬值。而经济危机中,国家财政担保的方式不过是国债债务的增加,是在制造另一场巨大危机——“因为它不过是把金融机构的债务转嫁给国家,社会最重必须偿还的债务总额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而且国家财政继续恶化时,发行债券或引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海外资本不过是在形成另一种从属和依赖关系。”

书中,作者还运用美国和韩国的央行及股市数据来说明问题,分析货币发行量(M2)和标准普尔指数曲线的关系等等。同时,作为一本大众读物,书中还分析了房市、黄金等资产的投资方法,他提醒投资者,“千万不要把黄金当做对冲工具以外的投资工具”。此言深刻。其实对于投资者来说,没有任何东西是永恒不变的参照物,货币、普通商品和大宗商品均是如此,因此观察投资价值和社会现象切不可单纯看一种情况,而应当看社会的生产力、看这些物品的比价。

对于经济危机,作者提出了解决之道——目前看来,似乎不太可能实现。即,废除存款准备金制度。在某些经济学家看来,这一定是对经济致命的打击,阻碍商品流通。作者提出,银行账户分两种,一种没有利息,银行要收手续费,但随时可以支取;另一种像可转让定期存单一样,规定可转让时间,银行可以用这部分制定有效的商业计划。

过去,在制度经济学中有个解释,为什么存款统一存折和利率,为了节约交易成本。而现在,作者的建议直接推翻了这些分析,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约束货币无限的乘数效应,同时让储户来决定市场的利率——而不是央行。

这相当于,推翻了由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来决定市场利率的做法(类似于间接民主),改用类似于直接民主的人人投票决定利率的方式。听起来十分不错,可行吗?

抛开上述理论探讨,回到现实世界。欧债危机深化、美国经济前景不明,中国经济增速下降,谁保证不会出现经济的第二次探底呢?或者,甚至是第三次,因为危机前的货币(债务)过剩没有消化,危机后又发了这些多货币,什么时候能够消化呢?政府担保是有期限的,社会对通货膨胀的忍耐度也是有限的,最后唯有一种解决方案,债务人消失——即大规模的破产倒闭。

远别黄金时代,这个经济周期已经开启,注定不平坦。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