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大鳄索罗斯,这个出生于匈牙利、求学于英国的犹太人,150365FWtAi_n曾经一战成名,被称为击败英格兰银行的人,后来又发起对泰元的攻击。他被称为空头大师,总是在最鼎盛的时候看到危机,于是带头抛售,赚取巨额利润。在英镑阻击战中,据说他动用的资金达到100亿美元。

百度百科这样介绍他:货币投机家,股票投资者,慈善家和政治行动主义分子(个人觉得社会行动分子更合适)。

没有那个富翁比这更有意思了。这本书不是他的传记,是他的一个朋友采访他的对话录,包含了他的人生经历、投资哲学和社会理念。

他说,他的投资哲学是“我对不持续特别感兴趣”,“承认错误是我骄傲的来源”,“我寻找每一种投资命题的缺陷,找到缺陷我就安心。”对于每个投资者来说,按下鼠标那一刻一定有他内心的理由:我为什么这时买进或卖出,这个理由便是他对未来的预期:看空还是看多但大多数人却没有去认真检视自己,当时预判的理由是什么,为什么没有考虑到其他情况?当投资失败,他也许会反思失误原因,却很少精细化去梳理每一个决策的缺陷及其原因。索罗斯早年曾建立一个模型账户,“我写了一篇简短的报告,解释我每买一种股票的原因,并且用月报继续追踪,检讨我这个投资组合。”

他的投资哲学另一方面是他所创建的“哲学理论”,他是一个不用数理分析方法进行精细分析的人。这其中最重要的反射理论,即投资者和市场之间的互动影响。我联想自己关注农村问题的经历,我去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中心访问的第一天,X老师告诉我,你要研究农村问题,不要研究研究农村问题的人。当时三农问题还算热门,许多圈内人都关注三农明星,而不是自己懂得三农问题。我铭记在心。后来我到人物周刊工作,我发现作为人物报道,仅仅懂得事情的机理远远不够,还必须懂得人物和人物圈。

如果将这个思路移到投资哲学上来,也即仅仅知道股票的价值、市盈率等指标远远不够,这些仅仅只能帮助你判断这家公司是不是垃圾公司,但即使不是垃圾公司,这家股票的价格在某个时段内就一定会上涨么?显然不会。因此,你必须知道市场上在做交易的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因为你的交易对手就是他们,你必须知道这些人的基本面才能战胜他们,而不是战胜这家公司。当一个影响该产业的消息出现,你必须判断大多数是怎么判断的,而非正确的判断是什么,很可能大多数人的判断是错误,你也必须要知道,这同样是一种事实存在。

投资是一个严肃的事,应当严肃来做。

索罗斯的成就当然不只是投资领域,这正是他的魅力所在。他还是以为社会行动分析。我不认为他是政治行动分子,因为他从来不赞助政党的活动,他们明确自己的价值在促进开放社会的形成。

为了在东欧等国支持开放社会的形成,他赞助科学家、社会活动家,异议分子,甚至相当细致,比如赞助影印机给一些研究机构。他不像许多官僚基金会,严格的层层审批,他看准了就做,他支持冒着生命危险为开放社会奋斗的人。他认为“东欧从封闭社会转向开放社会失败了,因为自由世界没有提供足够支持”。他还是华尔街的一个小人物的时候,他就曾建议美国实施类似于马歇尔计划的支持提供给俄罗斯,美国当然没有做。

对于他所称开放社会,我唯一不理解是他对北约这类军事组织保持兴趣,认为要发挥他的作用。而在我看来,开放社会应当生长在本土之上,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而非军事干预(除非诸如种族屠杀等人道灾难)。他的开放社会理论甚至还倡导吸毒合法化,通过先大量廉价提供毒品来打垮市场上所有的毒贩,然后再实行类似于专营的垄断经营。在我看来,这或许是一个警方可以小范围为侦查案件所需而采取的技术手段,但绝不是可以推广开的方法,要知此法可能付出的巨大成本,尤其是当所有人得知这一政策初衷时,那么所有人在放开第一天起就囤积毒品,这个数量将会相当庞大。而最后回归的轨道还是垄断。

不过,无论如何,愿意反思,承认自己可能出错。这比什么都重要。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