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除增量部分、压缩开支外,最主要的资金来源是负债。这正是重庆民生工程模式的根本,也是整个中国浩浩荡荡的保障房工程的根本。

如果财政收入仍然能像往年一样,均保持在20%以上的增速,或许解决负债不是问题。然而,在地方融资平台负债高举之时,再次放开地方债闸门,势必在若干年后造成整个社会的债务风险上升。

月中,我正好在青岛出差,碰到在青岛参加金融论坛的崔之元,自从他去重庆国资委挂职后,在许多学术会议,他都在鼓吹重庆模式。这次也不例外,但是比我前一次见到谦虚许多,并称学者要向现实学习,其实也就是向现实中的“重庆模式”学习。他和其他几位嘉宾在台上对话、争论,中文不过瘾,互相用英文争论,成为当天上午论坛最热烈的环节之一。

崔之元提出的一个最重要的观点就是,重庆被妖魔化了,尤其所谓的唱红打黑。从某种意义上,我认同他的部分说法,因为在司法不独立的今天,重庆司法呈现的倒退不一定是最坏的,在偌大的中国,一定有更坏的。因此,对重庆的指责若站在地区比较的角度看,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他觉得,重庆模式重要之处在于唱红打黑之外的民生工程。在我看来,其中最突出不过两点:公租房和代工厂。

我于是在台下问他:一个社会的财富总量其实在短时期是没法改变的,也即蛋糕的大小在短短的薄黄执政时期并未做大多少,那么如果会有不同于其他地区的民生投入,一定是改变了蛋糕的切法,那么到底压缩了哪方面的财政开支、公务开支,从而节约出了民生支出呢?这些扩大的民生支出的钱是哪里来的呢?

崔回答说,公租房项目的土地是不要钱的。诚然,土地不要钱亦是政府最大的仁慈,等于将这部分在现行体制下本属于政府垄断收益让给了公租房项目。但也不可高估,目前披露出来的公租房项目都地处郊区,交通不便,土地并不值大钱。

我当时忘了补充一个问题,除了做大蛋糕将增量用于民生、压缩政府开支用于民生,还有一种方式是负债。除这几种途径之外没有其他的途径,所谓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重庆也没有新鲜事。

黄奇帆2001年从上海调任重庆,先后任副市长、市长,期间兼任重庆国资委主任。黄真正大手笔施展民生工程始于2010年1月就任市长之后,即开始大规模的公租房建设。

2010年6月24日至25日,中共重庆市委召开三届七次全委会,专题研究民生工作,会议决定用两年半时间,在解决全市群众最关心的十大民生问题上取得重大突破。其中第一条即为:一、建设3000万平方米、60万套公租房,配合其他措施,力争解 决占城镇人口30%的中低收入群众住房难问题。按照重庆公租房建设规划,将会在10年投资1200亿元建设公租房。

2010年重庆市共开工建设公租房1300万平方米。2011年重庆市计划再开工建设1350万平方米公租房。

如果要分析重庆民生开支几何,就从以上三个方面分析:增量、压缩、负债。那么,我们就从这几个方面来算账:

(一)增量部分

1,根据相关数据,2010年,我市GDP总量为7890亿。增速达17.1%,全国排名第二,西部第一。比现排在第一位的天津仅低0.3个百分点。对于增量部分的使用,并没有明确说明,按照预算制度,应当是统筹安排,而非增量单独安排,但高增长意味着重庆有更充足的财力保障。

据报道,重庆市建设公共租赁住房的资金有保障。昨日,市财政局表示,今年至少会安排10亿元用于公租房建设。

2,房地产税
按 照 重 庆 市 市 长 黄 奇 帆 的 说法,房产税收入将全部用于公租房建设和维护。据测算,2011年,重庆市房产税收入大约在2亿元左右。今后,随着税收范围的扩大,房产税收入将进一步增加,为公租房建设提供更多资金。

3,中央财政专项
2010年,重庆公租房建设实际使用资金为120亿元,主要用于房屋建设成本支出。其中,中央财政下拨27亿元,市级补助5亿元,公积金贷款30亿元,银行融资为58亿元。

(二)压缩

免交土地出让金和税费

以建设1000万平方米公租房为例,约需成本500亿元。由于公租房用地以划拨方式供应,加上免征城镇土地使用税、土地增值税,免征城市建设配套费等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可减少一半资金投入,实际投资在250亿元左右。

这意味着,重庆市政府少收了200多亿。

(三)负债

1,银行贷款

重庆市公共住房开发建设有限公司是重庆地产集团下属的子公司,主要负责当地公共住房的开发建设。该公司总经理助理黄建介绍,公司去年开工了民心佳苑、康庄美地、明安华府三个公租房项目,建筑面积350万平方米,总投资104亿元。目前已落实商业银行贷款50.8亿元,其中工商银行贷款15亿元,交通银行贷款19.8亿元,华夏银行贷款16亿元。

2,公积金贷款
重庆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严志华介绍,重庆市住房公积金贷款支持保障性住房建设,主要是用于公租房建设,贷款额度为30亿元,总建设规模为732万平方米。

3,信托等渠道融资
5月28日,重庆市公租房第二次公开摇号配租。在大张旗鼓公开配租的同时,重庆市迎来了首只公租房信托。8天后,公租房信托“中航信托·天启125号重庆永川民生项目一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天启125号”)资金募集到位,该信托由中航信托负责发行,规模为4亿元,期限三年。

4,政府债券
近日,重庆市第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2011年市级财政预算调整方案。该方案中披露了重庆市今年将发行地方政府债券50亿元,其中15亿元用于保障房项目。

5,企业债(暂未发行)
发改委近日发布了《关于利用债券融资支持保障性住房建设有关问题的通知》,给市场提供了解决问题的无限遐想。通知明确,支持符合条件的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公司和从事保障性住房建设项目的企业,通过发行企业债进行保障性住房项目融资,并优先办理核准手续。
以上相关资料来源:
1,重庆市政府公众信息网  http://www.cq.gov.cn/today/news/303510.htm
2,证券市场周刊 http://www.capitalweek.com.cn/article_10160_1.html
3,中国证券报 http://www.cs.com.cn/qsxt/04/201106/t20110607_2906992_1.html
4,中央政府 http://www.gov.cn/zwgk/2011-06/28/content_1894784.htm

归纳而言,黄奇帆的一句话:

黄奇帆称,1000亿元中,政府将投入30%的资本金,由土地出让金收入、对高价房的税收、土地储备收入等来负担;此外70%要依靠市场融资,包括商业银行贷款、保险资金、信托、债券等。黄奇帆称:“市场融资形成的利息,可以用公租房的租金来平衡。这是一个信用很好的投融资平台。”

即除增量部分、压缩开支外,最主要的资金来源是负债。这正是重庆民生工程模式的根本,也是整个中国浩浩荡荡的保障房工程的根本。

如果财政收入仍然能像往年一样,均保持在20%以上的增速,或许解决负债不是问题。然而,在地方融资平台负债高举之时,再次放开地方债闸门,势必在若干年后造成整个社会的债务风险上升。

重庆的独特之处不过是早在8年前,重庆就用地产集团寡头垄断了土地市场,在土地快速升值的8年间,聚集了巨额财富。这些以土地为代表的财富通过金融手段融集资金,今天建设,明天的政府及民众还债。

目前,全国的保障房建设都处于僵持阶段,而目前打开这个僵局的小手段不过是——企业债。这些企业债与过去的政府融资平台贷款并无二致,只不过过去搞城市建设,现在搞公租房。

但即使如此,公租房因地段、管理等各种原因,目前并没有迎来热捧。而且公租房大量投放势必影响整体房价,同时也影响土地的价值,进而影响银行资产负债表。

万千政治与经济问题聚一身的保障房,正在政治和经济的多重困局中像个无头苍蝇,四处乱撞,所谓的解决方法不过是拆东墙补西墙,如果能保证补西墙时,东墙不倒,已是十分高明。

如若不慎,其身处的悖论、困局,债务危机可能会在十二五公租房规划完成之前爆发,抑或采取变通方法(如放弃公租政策,变为准商品房,以回笼资金),退而求其次。目前仍需且行且观察。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