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欧在哪里?这也是这本书作者的疑问,东欧已经找不到了,那个曾经的社会主义兄弟,那个在历史书中不可抹去的关于柏林墙、布拉格之春、铁托、团结公会的记忆。可是,即使东欧人自己也不愿意称自己为东欧了,他们更愿意称自己为新欧洲,他们转向,萦绕在他们身边的已经不是普金或者什么东边的人物,而是那个充满吸引力的欧盟,与及美国。虽然,欧洲的能源依赖于俄罗斯,但他们的安全、意识形态和文化已经大踏步地改变了,这期间冲突不可避免,格鲁吉亚即是最好的例证。

20年过去了,世界发现了许多改变,第三世界的大量劳动力进入全球市场,并且治理国家财税金融体系的华盛顿共识打开了许多国家的金融大门,而世界政治版图更是发生了巨大改变,两极消息了,一元现在也在面临挑战。

历史当然不能假设,中国没有搭上20年前的那班车,因此无法假设如果了,将怎样。而新一波的中东变局却塑造世界政治和社会思潮的新格局,中国的转轨仍然没有完成,甚至可以夸张地说,其实在政治领域几乎是停止了20年!和过去时代对比的一些改革,也大多是形成于80年代而非之后。

作者的视角虽然是东欧和新欧洲,但毫无疑问,其深层次的关注始终是中国——将往何处去,这些东欧经验又给未来的中国什么样的借鉴?

比如,前东德地区,一朝实现和西德的福利同步,幸福感高涨,但福利来得太早,反而经济发展缓慢,因为即使西德也不愿意去投资,而宁愿去中国等便宜劳动力地区。而东德人的社会心理则经历了复杂的变化过程。

比如捷克和德国之间就苏台德地区问题的和解,这也使我想到德国和波兰,德国和美国等西方国家就战前财产问题的处理方式。和解在西方政治中成为常态而在东方依然坚冰难化,东北亚即是例证,虽然中俄之间解决了部分领土争议问题。

比如追溯转轨后东欧各国的政治力量的倾向,却发现过去左派最右,过去的右派却最左,不知中国今后会不会有类似的情形出现?

比如具有光辉历史传统却又艰难困苦的波兰,在东欧时代潜伏着自由的思想,在转轨后仍然成为巨大的政治力量——团结工会,但此后的改制也并不如中国般要卖就卖的利索局面,相反困难重重。

比如曾经在集权主义压制下的多民族的前南,后来一分再分,连小小的黑山共和国也分离了出来。是福是祸国民自知,虽然中国的民族政策至少在近30年来难说得上是完全的高压,但是过于注重经济忽视政治,导致问题并不少且日益显现,未来又将会怎样呢?

东欧镜鉴。只是,东欧与中国无法镜鉴,国际环境和形式已大不一样,国际地位也大不一样,而且中国所面临问题的复杂程度要超越那个时代,中国需要大智慧。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