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0日,主政重庆广电系统13年的李晓枫,像他的前任张小川一样,在59岁的年龄站到了法庭的被告席上,等待他的将是阶下囚生活。

这13年是中国广电系统改革蹒跚前行的时代,李晓枫上任之初因推行电视台成本核算改革,成为业内风云人物。但他并没有像湖南广电的魏文彬、上海广电的黎瑞刚等人一样“安全着陆”,也没有实现打造重庆广电系统百亿级的上市传媒集团的梦想。

重庆市检方的司法材料显示,2001年8月至2009年5月,李晓枫单独或伙同他人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904余万元。此外,2005年9月,李晓枫还伙同他人挪用公款人民币300万元。

李晓枫的主要涉案事项包括三部分:职务晋升、工程承接和在合作经营中帮助他人获取广告代理权、电视频道独家经营权。

前两项内容,属于传统腐败形式,较为常见。李晓枫前任张小川案也涉及部分,如在帮助他人职务晋升中收受贿赂。

后一项内容则属于广电改革时代所独有。出身兵工厂的张小川处事谨慎,未在体制改革上有什作为。

而李晓枫所处的时代则大不一样。2001年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17号文转发《中央宣传部、国家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关于深化新闻出版广播影视业改革的若干意见》,中国传媒产业改革在新世纪全面起步。

来自党政机关领导岗位的李晓枫初到电视台,不懂广播电视。广电集团内部人士评价,李晓枫很快不仅从外行变成了内行,而且从内行变成了专家,并且开始谋求学历认可,2006年,他一举先后获得了北京师范大学的电影学博士学位和重庆大学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

李晓枫的改革所面对的核心问题是,属于事业单位编制的舆论宣传阵地,如何进行市场化改革?改革起步于划分资产性质剥离经营性资产,让其进入市场。

2001年,重庆电视台下属的重庆电视台实业总公司引进外来资金,成立重庆重视传媒有限公司(下称重视传媒),这家公司后来实质上成为代表重庆电视台管理对外合作企业的平台。

从这家公司成立开始,李晓枫的个人利益索取便伴随其中,并且逐渐成为李晓枫个人谋利的主要途径。最后,愈行愈远,从在合作经营中给予帮助收受贿赂,变为依靠倒卖股份将权力迅速变现。

重视传媒则借此东风,业绩一路增长,营业收入由千万级跃升为上十亿。早在2003年,重视传媒便筹备在香港创业板上市。

然而,至今这仍是一个未能实现的梦。李晓枫案中,制播分离改革以光鲜的面目出现,而实际运行却仍然是“台属台控台管”,“制”和“播”并没有真正分离,广电系统内部却形成事业单位体制和公司体制的“一台两制”,改革的制度漏洞却让这些身处其中的官员一手维持垄断管制,一手在市场上以权谋私。

漩涡中心

2010年8月,重庆市检察院第三分院在办理重视传媒总经理周西庭和财务总监刘颖案时,发现李晓枫收受周西庭、刘颖110万元贿赂的线索。10月10日,重庆市纪委对李晓枫及其妻唐远芬采取了双规措施进行调查。

李晓枫案发,受重视传媒高管被调查而牵出。一时重视传媒成为漩涡中心,这是成立之初未预料到的。

2001年8月,重庆电视台实业总公司、上海瀚洋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上海旭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三方合作成立重视传媒,重庆电视台实业总公司占股60%。后两者分别占股25%和15%,并负责所有现金出资。

当时,虽然传媒产业改革已经启动,但是重庆电视台并无依托重视传媒改革之意。电视台内部认为,搞公司就是赚钱,就是挖社会主义墙脚。这一观点在重庆电视台内部至今仍有市场。

重庆电视台实业总公司成立之初,重庆电视台曾对其约法三章,“你们有没有造化看你们自己,用国家的钱,一分钱也没有可能。”一位重庆广电集团内部人士对《财经》记者说。

成立之初的重视传媒,经营模式较之重庆电视台实业总公司并无多少改变,主要是利用电视台午夜以后的闲余时间播放购物广告,做直销。

但这一经营模式耗资巨大,需要采购货物,建立物流体系。重视传媒的初期运作并不理想,但是李晓枫却在私下获得来自两个合作方的输送利益。

检方的司法材料显示,上海瀚洋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李耀民,同时也是上海佳境置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置业)总经理,2003年上海置业以低于市场价近30万元销售了位于上海市虹口区欧阳路289弄1号的住宅一套给李晓枫。李晓枫案发后,办案人员曾找过李耀民调查取证。针对此项指控,控辩双方对于房屋价格认定有不同意见。

上述知情人还告诉《财经》记者,李耀民曾在四川当兵,其战友曾是李晓枫之前任职单位的部下,李晓枫和李耀民因这层关系而相识,但此说法并未得到相关方证实。

公开资料显示,李耀民现任中国新城镇发展有限公司(1278.hk/D4N.si,中国新城镇)联席主席兼行政总裁及执行董事。

重视传媒的另一股东上海旭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明华,同时也是重庆汇金置业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现已更换)。为了感谢李晓枫对其开发位于重庆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回龙生活小区地块“美堤雅城”提供帮助,据检方的司法材料显示,李和妻子唐远芬、侄女唐晓丽2003年7月至2005年8月共收受张明华112万元贿款,但对于此项数额认定,控辩双方亦有分歧。

据重视传媒内部人士称,重视传媒真正开始显现活力是在周西庭加入之后,周西庭原属于重庆电视台“走进生活”栏目组节目制作人员。2003年,重庆电视台进行人员分流,周西庭在台内已是副处级干部,但他主动选择到重视传媒工作。

2005年,重视传媒前任领导退休,作为排名第一位的副总,周西庭顺利接任重视传媒总经理的位置,当时并未正式任命。

次年,按照任期改选规定,重视传媒换届。据司法材料记载,这年2月,周西庭给李晓枫送了20万元,希望李晓枫为其担任重视传媒总经理职务提供帮助。周西庭如愿以偿。

此外,2006年2月至2010年2月,周西庭和重视传媒副总经理刘颖共给李晓枫和其妻唐远芬行贿110万元人民币,与及用广告换来的价值十几万元的“大自然”牌木地板。此处线索,正是导致李晓枫案发的缘由。刘颖此前也属于周西庭的节目制作团队人员,同时刘颖丈夫还是李晓枫的司机。

重视传媒的成立并无有撬动体制之目的,但伴随着广播电视传媒体制改革的推进,重视传媒站到了改革的前沿。

合作经营

2005年底,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文化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该文件要求将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分别对待,发展公益性文化事业要以政府为主导,发展经营性文化产业要创新体制、转换机制、面向市场。

重视传媒属于重庆电视台下属资产,显然属于经营性文化产业,但却与事业单位——电视台有密切的联系。

据上述重视传媒内部人士称,当李晓枫试图引进外来合作方时,周西庭经常私下抱怨,他认为这些节目本来应由重视传媒自己来制作,而不是外来合作方。

但李晓枫以“制播分离”的名义,以重视传媒为平台,合作成立了一批节目制作经营公司。这些公司私下都在向李晓枫输送利益。

2005年,李晓枫引进策划人翟雪源,翟的公司北京天地经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重视传媒合作,成立了重庆重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合作制作群众参与的选拔类电视节目《第一次心动》。重庆广电内部人士还记得,该节目的揭牌仪式上,李晓枫和翟雪源坐在一起,谈笑风生。

2007年8月10日,以直播形式播放的《第一次心动》节目中选手和评委的情绪失控,引起舆论关注。5天后,该节目被国家广电总局叫停。

节目停播,各方损失惨重。

检方司法材料记载,在双方背后,2005年10月至2008年8月,李晓枫以其女儿李蓁的名义收受翟雪源给予的北京风采华邦广告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风采华邦)10%的股份与及其他黄金工艺品等。检方还认定,李晓枫伙同翟雪源共同挪用重视传媒300万元人民币用于风采华邦的经营活动,重视传媒于2006年4月将挪用款项追还。

李蓁毕业于香港某大学,后就职于重视传媒下属公司。据重视传媒内部人士称,李蓁加盟之时,周西庭在重视传媒内部会议上称,我们重视传媒有第一个海龟人才加入,引起台下窃笑。周西庭于是干脆告诉大家,“有些人可能还不认识,他就是我们老总李晓枫的女儿。”

另一家合作方是勤加缘媒体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勤加缘)。受益于传媒体制改革推进,外资被允许进入内地电视节目制作经营市场。2007年,勤加缘在内地电视广告业务上攻城略地,其中也包括重庆广电集团。

检方的司法材料显示,李晓枫为香港勤加缘公司和重视传媒合作成立重庆勤加缘公司,并且为该公司取得重庆电视台娱乐频道的独家经营权和广告代理权提供帮助,2007年12月至2008年12月,李晓枫共计收受梁某某给予的人民币50万元。

记入检方司法材料的行贿人还包括北京仟禧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杨云龙、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电视艺术中心法定代表人马继红、北京华策影视股份有限公司(300133.SZ,华策影视)海外业务部助理傅斌星。

前者的合作方式仍然是由重视传媒代表重庆电视台出资组建新的公司,合作经营,后两者则稍有不同。

这类合作模式中,合作方高度依赖于电视台垄断控制的频道资源,如果制作的节目无法播放,所有的投资都无法回收,而播放的决定权在于电视台和广播电视行政主管部门。

类似重视传媒的电视台下属公司实际上被授予独家经营权,以电视台的播放权为靠山,专司和外界制作经营机构合作。显然,民间资本进入电视节目制作经营领域,难以获得同等的主体地位,只有依附于电视台的下属公司,而且还面临诸多风险。
业内人士分析,这背后的深层原因在于,决策层对于事业单位如何走市场化路子犹豫不定,此前曾推行广播电视行业组建包括事业单位和经营资产在内的事业集团,但后政策回调,又不允许成立集团。据重庆广电集团内部人士称,在重庆广电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揭牌仪式前,广电集团邀请广电总局人士参加,但对方称,如果是集团公司的名称则不参加,为了平衡两者,于是在“广电集团”的称呼之外加了“(总台)”。

广播电视改革已进入深水区。固守宣传阵地和进行市场改革之间的摇摆导致传媒产业改革陷入困境,传媒产业整体上市至今未有突破,湖南广电整体上市计划也在途中夭折。

困境之下,一种诡异的资本运作却开始出现,这种模式下,官僚资本规避了一切风险,却获取了最高收益。

倒卖股份

林琼江本是广州一家药厂的销售人员,因为药厂刊登广告,经常与重庆电视台发生业务往来。早在重视传媒成立以前,林琼江就是重庆电视台的广告客户之一。

几年之后,林琼江开始涉足传媒行业,成立广东时尚传媒投资有限公司,经营广东体育频道。

2001年底,国家广电总局发文鼓励“具备条件的省(区、市)广电集团及广播电台、电视台进行跨地区经营试点”。在上海文广旗下的第一财经频道落地宁夏卫视、隶属湖南广播电视台的湖南经视部分节目在青海卫视开播之前,林琼江已撮合广东电视台体育频道和重庆电视台时尚频道的节目互传合作。

知情人称,双方合作低调进行,重庆电视台和广东电视台双边签署了一个只有一页纸的合作协议,重庆方面的签字人是李晓枫。

2006年元旦,广东电视台体育频道和重庆电视台时尚频道开始节目互传。当时,因为两边的体制不一,广东台的节目传到重庆,重庆马上可以实现全覆盖,而重庆的节目传到广东,必须经过省网、地市网等层层审批,加之双边方言差异,合作之初经营并不理想。

但为了感谢李晓枫合作中提供的帮助,林琼江给予了李晓枫及其妻子158万元。

这个合作之后,林琼江开始运作一个大单——合作成立重庆电视台购物频道。

重庆广电集团初期参加会谈的人告诉《财经》记者,林琼江对他们说,“你们不用出钱,不用出力,搞好你们就有份。”当时这位人士心里嘀咕,过去搞直销很难赢利,这次购物频道又如何能保证赢利?

但是合作仍如期推进,2009年3月27日,周西庭代表重视传媒与林琼江的广州时尚购物传媒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广州传媒公司)签订合同,约定成立广州时尚购物影视有限公司(下称广州影视公司),其中重视传媒出资150万,占30%股份,广州传媒占股70%。

同时,重视传媒获得了重庆电视台授权独家经营时尚购物频道,重视传媒将这一独家经营权转手授予了双方合资新成立的公司。为了规避风险,重视传媒要求,无论赢利与否,头五年每年回收30万。若有赢利,则双方分成。

这相当于重视传媒进行了投资,只分享收益,不用承担亏损。从表面看,这一合作亦无新意,但背后的交易却通过更高明的方式实现。

这家新成立的广州时尚购物影视有限公司另外70%的股权,表面上由林琼江为法定代表人的广州传媒公司持有,实际上这家公司却是由林琼江、李晓枫、周西庭和国家广电总局社管司播出机构管理处副处长刘轶群控制。

广州传媒公司成立于2009年2月,早于广州影视公司不到两个月。

重庆市检方的调查表明,林琼江、李晓枫、周西庭及刘轶群曾约定共同参与经营重庆电视台电视购物频道,他们约定李晓枫和周西庭各占20%股份,林琼江和刘轶群各占30%股份。

布局完成之后,不到三个月时间,广州传媒公司持有广州影视公司的全部股份被转让给了乐拍(上海)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乐拍公司),索取的收购价为人民币3150万元及乐拍公司150万股期股权,共计折合人民币4200余万元。

这笔看似复杂的交易背后,最关键之处为官僚系统内部合作寻租——刘轶群负责审批,李晓枫开办购物频道,不包括重庆台购物频道在内,全国只有8个购物频道。这个垄断的频道资源以改革的名义包装,进入市场,官僚资本无风险实现了投资的高回报。

据检方调查,在此笔交易中,李晓枫分得人民币800万元,但检方基于共同犯罪的方式,将4200万元全部算作李晓枫的受贿金额。

参与庭审人员对《财经》记者称,站在被告席上的李晓枫神态自若,对于自己或妻子经手的受贿事实,都予以供认,但对检方指控的金额最大的一笔4200余万元贿赂,他不予供认。李晓枫在庭上称,他不认识刘轶群和乐拍公司的老板张文杰,电话也没有通过。

上述参与庭审人员还告诉《财经》记者,李晓枫的辩护律师、重庆市百君律师事务所律师孙渝也对上述巨额贿款提出不同意见,认为李晓枫、林琼江等人的行为,只是做了一笔违纪乃至违法的生意赚了钱,但绝不是受贿。

《财经》记者获悉,与李晓枫案相关联的八个人的案件正在陆续开庭,包括重视传媒副总刘颖、及李晓枫的妻子唐远芬和侄女唐晓丽、重庆广电集团广告经营中心助理何勇、重庆汇金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明华、广东时尚传媒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林琼江、国家广电总局社管司播出机构管理处副处长刘轶群。

对李晓枫及系列案中争议与细节罪与罚认定,还有待法院的司法判决。

(本文为编前稿)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