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求线索:最近北京有多起截访被提起诉讼,如有知晓相关的律师、受害人或被告人的朋友、家属的,请联系我,电话18610018656,邮箱地址 :[email protected] 外地如有类似案例也请联系我。非常感谢!一飞】

今年2月份,南方周末约稿,说我的这篇稿子上了南方周末年度传媒致敬的舆论监督报道,让我写些文字。到目前为止,其实报道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坏,我后续的许多追踪和关注都表明了这一点。于是写下了下面的文字:

1,在安元鼎的报道中,没有什么荣誉,也难算得上是当下新闻人的骄傲。如果以为是的话,那只能是自欺欺人和视而不见。自恋般讲述采访中的惊险故事没有意义。

2,在一次次暗访回来,我和实习生争论过这个报道的意义,和那时的观点我没有什么改变。以前行业内有个老大叫安元鼎,访民们都知道,许多人不只去过一次,后来这个安元鼎的人仍在做原来的事,但是他们再也不说自己是安元鼎的人了。这就好比,你被绑架了,以前绑匪总告诉你他是麻匪,后来绑匪从来不告诉你他是谁。你说愿意被实名绑匪绑架好,还是被无名绑匪绑架好呢?我觉得是前者好,前者知道名字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以回来再找上门来的。后者把你的头一蒙,扔在路边水沟里,谁干的?谁也不知道。我的报道让这么好的、光明正大的绑匪不敢叫自己名字了,让一群绑匪又回到地下活动了。如果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绑匪的世界,我觉得有规则的绑匪比没规则的好。

3,我后来多次在京城南边转悠,和许多访民接触,在他们每年法制宣传日去央视东门的“节日”,也仍然去捣黑监狱。以前,一群人去黑监狱举报非法拘禁,总是有警察出来,后来警察干脆不来了,因为太多了。我没有看到有什么改变,除了更坏。

4,对于大多数新闻报道来说,最难的是被人咬过一口的新闻,被咬过的人总是百般防备,因此新闻人都在争食头啖汤。不仅仅是影响大,成为业内人士追逐跟踪的标杆,而且头啖汤实在好喝,即使面对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家伙,对方大多完全不懂新闻运作的规律,压根儿也没想到会有记者去报道这个事。一旦事件成为热点,再去挖掘更深度的料,实在是难上加难。做调查新闻的人大多都会有此感悟,安元鼎的报道是头啖汤,所以并不甚难。只是可惜,后来跟随者,未见有更深度的挖掘。

5,相比于资本金融市场的高级骗局和谎言,安元鼎事件仍然是一个初级骗局,公司的股东就那么几个,没有复杂的关联关系,几个注册地址一一查看,全部是假。这是一个土匪式掠夺的时代,他们营利模式很简单,还是人头对人头,靠暴力混饭吃,所以对调查来说,除了胆量,其实对智慧要求并不高。

6,暗访的过程有些害怕,每次都让实习生准备后续方案,如果出不来怎么办。后来发现,在对方没有防备的状态,对一头猛兽最好的方法是直接去摸它的胡须。我当时有些错判,也有一些遗憾。

7,如果说这个报道与以往的有什么不同,至少从难度上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唯一不同的是,这家公司的背景到底几何,我也不知道。但正如里面一个保安队长所说,敢在北京大街上抓人,你说我们是谁。我也许不担心得罪这家公司,而是得罪背后老板。我毕竟在这个城市生活,而不是以往的空降式调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8,警察去财经杂志社闹的时候,我正在印度,朋友的短信和邮件告诉我警察在找我。记得那个暴雨如注的晚上,我在恒河边一家旅馆的楼顶凉台上,一群西方青年在玩牌,看球赛,喝酒,而我在TWITTER寻找消息。那种情景我始终不会忘记。

9,回国后,我见到许多朋友,他们问我当时为什么不站出来,站出来就可以出名了。有的朋友甚至鼓励我之后还主动站出来,我实在没想过站不站出来的问题,警察去闹的时候更多是恐惧,我不知什么来头。我给编辑邮件,如果需要我立马站出来,我马上站出来并对文章内容负责。当时还想,莫非流亡在外不成,我可从来没想过在国外过一辈子,连四川回锅肉都吃不到的地方是不太适合生存。如果站出来,我就成名了么,我成名了我就不是我这个我么?

10,我非常喜欢于建嵘的一句话,在中国没有敏感不敏感的问题,只有重要不重要的问题。他一直在风口浪尖为中国脱敏。这是学者的态度,也应是记者的态度,如果记者不能掌握充分的资讯,不会翻墙,何以作判断?在这个被墙的时代,必须保持头脑清晰。安元鼎已经存在很多年,只是没有人去报道。我不相信不知道,而是视而不见,就像我们每个记者一样,总能接到许多求助电话,各种恶劣的行径我们已经麻木,自焚,死人都不稀奇。

11如果有荣誉归功于财经。报道出来后,我通过各种传播渠道推荐这篇文章,前面加了粗括弧,【好样的财经】。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媒体,就一定会有更多这样的记者。记者是自由市场,像马克思描述的机械化大生产时代的工人,身份是自由的,可以自由流动,但哪个厂都差不多。如果财经这样的厂子多了,自由的新闻人才有更多的空间。

12,关于写法,我更赞成现在呈现的版本,即直入主题。这样恶劣的事情,第一句话直接说“至少多少个省份多少名……”,而非像绕口令一样讲一个神秘的故事或小说。如此恶劣的事情,任何在文本上的小伎俩只会妨碍新闻的表达。

13,报道也许做了一件坏事,唯一的好处不过是让诸多郁闷的人趁机发泄了一些郁闷,世界一切照旧,甚至更坏。



  1. 北京有的警察直接参与了黑监狱事件。我们被关北京黑监狱后,因有人举报,附近的派出所的警察前来解救,一个上访人一眼就认出其中一个警察就是抓他来的人,只不过抓他时穿的便衣不是警服、、、、、、我是在派出所里、众目睽睽之下被黑监狱的人强行抬走的、

  2. 很悲哀。不知道这个国家什么可以变好,希望这样的记者是一步一步往前推的力量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