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导演多纳托雷肯定不会知道沃尔芬森的故事,但他的人生故事却如电影《天堂电影院》的意境如此相像。一个犹太孩子,他的爸爸从英国的主流社会来到举目无亲的澳大利亚,他的家庭在前十年几乎没有融入当地的社会,而且他们始终被经济紧张所压迫。这是他童年最真切的记忆。但他自己也许都没有想到,他的舞台如此宽广,从学生时代的叛逆和折转、从踏上美国求学,到在律师事务所实习,毕业后就职于投资银行,经历独立创业的简短波折,他融入了澳大利亚的大发大潮,然后受益英国的美国离岸市场发达,再回归华尔街,直至创办自己的公司。这一切大概算是沃尔芬森的商业生涯,如果到此打住,他的人生已经算是完美和成功。

但是,他马上开始进入另一个领域,并达到可能的最高峰。他开始介入公益活动,帮助管理肯尼迪基金会,帮助筹建艺术中心,每一项的成功让其后的事业——世界银行任职,水到渠成。在世界银行的十年,他照样风尘仆仆、锐意进取,并带来了改革的成功。虽然后期和布什政府的关系并不好,但并不影响他的业绩和影响。可他的人生,最后由公益而进入政治,并且在72岁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不过是布什和赖斯撤退的“掩体”。

他的讲述始终有个内心的故乡,那就是他的父母。虽然他的生活匆忙,顾不上家庭,看似不近人情,但他却一直乐此不疲。每次获得成功,他都在内心深处对自己说,如果父母看到,那该多好啊。

全书的前面部分和后面部门尤其出彩,前面部门的讲述感情浓溢,而后办部门对世界银行面对问题和改革方案的讲述则让人一窥世界政治和世界治理的规则。他曾试图拒绝美国财政部副部长的建议,他坦言,世行总是受美国干预过多。他在世行最大挫败竟然是来自一群外围不理性的各种攻击——对于青海藏区搬迁的项目。但他坚持自己的观点。

这本传记既是一本良好的励志之作,他让青年人寻找自己的激情与梦想,同时也是一本观察、窥视全球化的不可多得之作,作者的细致描述让人过目不忘。

好书总是一样,永远希望不要有结尾,并且渴望着与作者对话。真希望听到他对全球治理问题的观点和看法,他一定有肺腑之言。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