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2007年4月发表在南方农村报的评论。而今作家蒋巍的报告文学反映了东北农垦系统的怪现状,农场改革必须要直面历史,回到产权的真实面貌,如果是农民,土地就划归集体,如果果真是国有,就算农场职工,如果是集体开荒,应当有明确的政策划定属性。农场农民再不能工人农民两头不是的状态过下去了。一飞

本属于高明区大坑洞村的地,却在半个世纪里屡次与附近的茶场分分合合,而分合的缘由都是“领导的一句话”或“上面的文件”。而今,村里的地将被用作建立工业开发区,他们才发现原来他们村的土地竟然被认为是“国有”,也就是地是属于农场。因此,他们为自己的土地权益而奔波。

村里的地和农场的地,虽然一直都是用来种庄稼,而且都是这些村民们在种,但在法律属性上却大不相同。村里的地,是村集体的,也就是属于全体村民所有;而农场的地,则是属于国家的。如果国家要建开发区,他只需要收回属于自己的土地就行,而不用像对待村集体的土地一样,需要通过征地把集体土地转为国有。

大坑洞村村民“守地”,其实是守不住的,因为征地大潮在即,他们不过是“守卫”最后的土地补偿权,希望国家能够承认自己耕种的土地属于集体所有,而非国家所有。像这样的事情,在广东非常普遍。作为农场的“农民工人”,他们没有国有单位的各种福利和社会保障;作为村里的农民,他们却没有土地。因此,农场里的农民成为了最特殊的农民。农场改革的核心问题——也就是土地权利的归属,土地到底姓“国家”还是“集体”,这决定了农民组成的集体是否拥有土地所有权。

而决定土地权属的因素再也不能走计划经济时代的老路——由领导决定。大坑洞村的土地权属纠纷的根源在计划经济时代混乱的产权观念,领导说归农场就归农场,说归村子就归村子。而纠纷到现在都没有解决的原因也就在于当地政府仍然不敢面对这段历史,继续由领导的意志决定,同时掺杂着现实的利益——如果当地政府认为是国有土地,那么国家只需要对村民很少的补偿,而如果他们认为是村子的土地,国家必须经过复杂的征地程序。显然,当地政府不愿意承认土地属于大坑洞村集体,他不仅仅不敢承认历史错误,而且是在错误的基础上继续犯错。

对于历史问题,必须回归历史,以实事求是的态度,依法办事。如果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就建立的国有农场,那么应当允许其继续作为国有农业企业继续经营;如果是后来通过文件把集体土地强行收归国有的农场,那么应当允许这些村民收回自己的土地集体所有权,他们应当有权决定他们成立自己的村委会还是继续留在农场做职工。

近年中央一号文件也反复提到要加快推进国有农场改革。无论这些原集体土地的村民选择继续经营农场,还是选择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保障他们的权利始终是改革的基本出发点。一些地方政府认为农场提供了工业开发的捷径,直接把农场转为工业园区,给点青苗补偿费就把在农场种地的农民赶出农场,这是极不负责的态度,也不符合中央推进农场改革的精神。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