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的讲话录出版有一段时间了,这是难得的好书,值得每一个研究当代中国问题,尤其是研究中国经济问题的人阅读。这段时间,我差不多读完了前两本,尝试写一些读书笔记。

朱镕基在清华大学推销他的书时说,这本书是从1200万字里面选出来的,选了120万字,也即差不多十分之一。对于当下封闭的中国政治体系来说,即使是十分之一,能在十多年后就被出版实在难得。朱镕基的对自己政策的坦荡值得赞赏,我相信不是每个中国领导都有勇气将自己过去的讲话哪怕是二十分之一出版。

中国经济在变革,其实有两部发动机,一部发动机来自江湖,这种民间的发动机是来自人天生的致富的欲望和趋利避害的本性,而另一部发动机来自庙堂,即国家最高决策团,总理或副总理的朱镕基当然是其中之一。

朱镕基是近年来少有的敢说敢为的改革家,从这些讲话里可以听到中国经济轨迹变化的脚步声。其改革功勋当记入史册,虽然许多改革就像断头路,至今没有继续,如盲目投资的问题、银行两本账(虽然和前次稍有不同)问题等等,现在的银行调控仍然是靠数量管制,直接管贷款总量,强迫不贷或放贷。不过,也许朱镕基没有想到,当年他一再警惕的乱投资,并且斩断了地方政府伸向银行的手之后,中央政府的胡乱政策也非常可怕。

朱镕基的最大功勋当然是在财政金融领域,不夸张地说,他是当代金融改革之父。他的改革奠定了整个中国财政和银行分家,央行和商业银行、政策银行城市银行的基础,并且建立了税收承包制之后的分税制。

虽然这些改革都没有完成,比如在92、93年左右,朱镕基会见美国经济学家时就说,改革的目标是建立市场化的利率,可将近20年过去了,改革却离这个目标越来越远,至去年,周小川在财经杂志的年会还说,十二五的目标是利率市场化。汇率改革1994年搞了汇率并轨,可并轨之后,中央政府只记得享受外汇增多的强国梦,最开始有500亿(有人说导致货币被动超发,朱坚决不同意,认为成绩是主要的),朱镕基说合适,700亿说也不多,1000亿时,朱镕基说外国的利率高,存在外国也不亏钱,而且央行收回的存准就不用再贷款了,直接存外汇放着多安逸啊。

之所以说朱镕基是两面派,是因为他的的改革在两个领域有太大的差异。在金融领域的改革,抽丝剥茧,层层深入,从固定资产投资开始整顿三角债,取得成效。后来发现,真正的问题是在银行,于是从银行改革,以调控经济,并且区分银行内部功能。这些改革步步为营,顺利渡过了93、94年的通货膨胀,实现了经济相对平稳的着陆。可以说,这些改革大多是朝向市场方向的,并且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在朱镕基刚退下之时,外界争论朱镕基改革功过,大多把他称呼一个集权主义者。但是,在经济开放和金融改革方向,朱的方向确确实实是在为中国经济打基础,是市场取向的。

那么为什么,他还是获得了集权的称号。这涉及他的两项政策,其一是农业问题,其二是财政分税制。

这其中最鲜明之处是他的涉农政策,他试图稳定农产品的价格,为整个改革创造良好的环境和基础,这并没有错,但是这不等于应当牺牲八亿农民利益,以支撑正在进行的银行、财政改革和使经济软着陆。对农业问题的忽视在他当副总理最初几年的讲话中多有体现,他后来是承认的,后来那轮农产品价格上涨给了他教训,他发现粮食一年比前一年少了300亿,而且棉花也要靠进口了。

于是,他马上扭转头来关注农业——粮食、棉花和化肥。他所关注的主要就是这三个领域。他一方面为这些行业提供财政支撑,但另外一方面,它管理流通领域。有时他就像一个精明的商人一样,和农民斗。他曾专门批评过三来一补贸易的弊端,主要是国家收不到税,而且浪费资源,但是他却始终不愿意使农产品价格回到合理价格,以至于低端劳动力充斥于城市,为中国创造美国债券,并且导致了现在一系列的问题。

所以,当时粮食收购,控制,一年比前一年涨一毛多。第一次,他先公开说要涨价,结果粮商教训了他一次,南方粮食价格暴涨。于是,他紧急调拨,压下去了。后来,无论是粮食还是棉花领域,他的主导思路一直是控制。对棉花的控制,起初山东做得比较好,说是宣传搞得好,私人贩子不能收棉花。

后来,发现供销社的垄断太坏了,问题多,棉花质级不行,但就是不放开,仍然是垄断集团内部竞争,促进购销单位直接对接。当时,棉花已经很多了,尤其是新疆。可惜,市场再次给他教训,他一直希望纺织工业减产,可是到了96年左右,不仅仅没减还翻番增加。他仍然要求控制而不是放开,殊不知,之所以产能压不下去,重复建设,就在于低价的原料。

在其他领域可以走市场的路子,在农产品这个领域,从未见其走市场的路子。靠国际进口,靠限价,靠垄断经营控制价格。因此,也导致了他任期后期最大的基层政治危机,也是改革开放继89以后最严重的政治危机,基层社会的抗议此起彼伏,农民民不聊生,这进一步促进了加工贸易的发展和外汇储备的剧增。

当然,这从根子上看,朱镕基这样做的理由道貌岸然,因为手心手背都是肉,农产品涨价,城市居民承受不起。可是呢,对于垄断行业和基础领域的涨价,一波一波,一轮一轮,政府则认为是必须的,应当鼓励。为什么就不鼓励农产品涨价呢?因为农产品不涨价,农民都去沿海的代工厂为国家赚外汇,为广东创造财政收入了,国家强大了,农民工的子弟只能在城市边缘徘徊。

当然,农产品价格如果过大波动,就像汇率波动太大一样,对经济不利,如何相对稳定粮食价格是个难题,但一定不是封闭管制,农民是弱势群体,管制的结果表面上是希望农民获利,粮价受恩惠涨了几毛钱,其实背后是控制了价格涨势,这是真正目的。

另一重理由当然是政府的收入。其改革,无论是分税制改革,外汇改革,其根本都是维护中央政府的权威,增加中央政府的收入。虽然其一直辩护,分税制从总体上并没有增加企业负担,反而降低了零点几个百分点。可是,聪明如他,不会不知道,地方在税收减少后就像饿狼,先是盘剥农民,后是开辟土地财政,间接盘剥中产,并吹大资产泡沫,一切炒。

在他的任期,他还整顿农村合作金融,关闭场外交易。这些都导致了民间市场萎缩,而官方垄断市场则大行其道。他在任期间,国企困难重重,但是,在所有的经济方向上,他一直反对靠贷款养企业,靠贷款促进经济发展,他强调研发,而研发不能依靠行政,必须依靠企业集团,因此企业集团是他很明显的一个思路。虽然当时并不具备条件,因为国企普遍亏损。后来却是走了这条路。

朱镕基的这条路,不知他是否有反思?如果再让他当几年总理,可否寄望他在奠定金融体系框架之下,将市场化改革进行到底呢?
(一二卷读书笔记)



  1. 朱镕基时期也犯下很多错误,但他那个时期物价基本没有上涨,货币没有超发,不像现在全国都在搞房地产,洗劫中下层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