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2009年的文化产业规划和2010年的金融支持文化企业的意见,均属于国务院或部委层面,那么这次则前所未有地提升到中共中央层面,成为整个国家战略的一部分。

在谈为什么要进行文化体制改革之前,必须先谈谈官僚体系自身的问题。喏大的文化,到底装在哪个权力的肚子里。

包括党的部门,其实是三个:中共中央下属宣传部、国务院下属文化部、新闻出版署。

在国务院各部门中,文化部并不是一个强势部门。

如果查阅文化部的变革历程可以看到,文化部早年撤并及机构变革较为频繁,先是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指导文化部工作,其指向是文化教育。在文革期间,还被撤销过,仅仅设立文化组。

到1982年国务院机构改革,文化部与出版事业局、文物事业管理局、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合并组成文化部。而现在的文化部则不断在网络、动漫、图书馆、博物馆等领域拓展自己的权力范围。

我曾做过一个关于KTV收费的调查报道,当全国KTV开始收费之后,文化部开始插入一脚,希望从中分一杯美羹。

但是文化部不能掌控地方的文化部门,因为地方文化部门领导受命于地方领导,而非文化部。且文化部下属的文化执法大队权限虽大,但在KTV领域却难有发言权。

与文化类似,新闻出版署更是一个弱势部门,其管理着新闻出版事业冰火两重天,但大部分是官办机构,该死死不了,少部分市场化,但活也活不好。至今为止,仍强力控制着全国的书号和刊号。

因此,如果从文化产业改革的角度看,对于这两个部门来说,倒是借机扩权的好时机。当然,从另一层面来说,也到了不得不改的地步了。只是现在的改革,也未见明晰的方向和思路。

与这两个相对弱势的政府部门来说,还有一个党的部门统管文化,相比于组织部和纪委,显然宣传部是一个相对较弱的部门。

在宣传部的官方网站上介绍:中共中央宣传部是中共中央主管意识形态方面工作的综合职能部门。

但这个部门的权力却远远大于上述两个政府部门: 受党中央委托,协同中央组织部管理文化部、新闻出版署、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领导干部,会同中央组织部管理人民日报社、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新华社等新闻单位和代管单位的领导干部,对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宣传部部长的任免提出意见。

十七届六中全会,本属于党的会议,按道理其涉及范围只是党内。当然,特殊的中国国情,决定了显然不会是这样。

宣传部门的触及大于上述两部门在于,政府部门的国有资产统一归到国资委管辖,而宣传部门至今保留了党产,直接控股或参股一些文化单位或企业。

如果要进行文化体制改革,不知对此类股份要做如何的处理?是直接划归国资委?划归事业单位?或是其他。

如果站在部门争利的角度,文化体制改革其实不过是这个三个相对弱势部门的集体扩权,但扩权又是在一种无奈中进行:文化已经被管得太死了。

扩权的目的,一方面是利益,将盘子做大,另一方面包袱太重,需要甩出去一些,从某种角度还是利益。

如果改革顺畅,仅仅是利益出发的改革,迟早会冲破或局部冲破管制。就如各地办多了都市报之后,新闻内容的管制就跟不上都市报的速度了。虽然,它总是试图管理一切。

但是,一旦提升了中共中央的层次,利益改革便加上了一层党和国家的意识形态色彩,显得巨头伟大的意义,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要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文化要走向国外。在伟大的意义之下,尽是权力和利益。

短期来看,群魔乱舞,改革多欢。长期来看,折腾一回,有限进步之外,大体上仍在原点。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