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共产主义的哲学里,文化从来都是有意识形态属性的,既然有意识形态属性,就要有管理,因此在观察之二中,可以看到,文化体制有许多权力部门的紧箍咒在念着。

但是,文化是一种商品,可以在市场上换钱。于是,文化便有了产业的属性,具有任何商品一样,需要组织化生产、需要资金支持,需要自由流动的特征。

中国的文化产业便在上述两种属性中纠结,大多数时候是前者战胜后者,即意识形态高于一切。

但是,这些年其实在逐渐冲破,至少在报刊领域的改革就是如此。过去按照苏联体制保留下的中央、地方、行业报的体制收到极大冲击,许多行业报纸该死却死不了,记者证被承包倒卖敲诈,败坏了记者行业名声,而且许多报纸还是活不了,需要财政补贴。财政基于甩包袱的考虑,于是让一部分死了,或者引进市场机制,于是就活了。

这其实就是文化产业的改革中的一个细节。这轮文化体制改革源于2009年十大产业振兴规划,当时文化产业没有排上队,但文化部门和林业部门竟然争取到了额外的指标,于是又增加了两大产业,其中之一便是文化。文化产业振兴规划上台后,长袖善舞,搞了九个部门发了个金融支持文化产业的指导意见。

此文件是核心,从银行信贷,到股市、债市、文化保险,层层涉及。经济不怕不活,就怕没钱。到此为止,两个文件基本上是产业属性战胜了意识形态属性,文化产业群魔乱舞,反正有优惠政策,财政投资,银行房贷,好不繁荣。至于繁荣中大浪淘沙能留下什么,这是另外一回事。

这不就来了这次会议。认真对比这次文化和前几次文件,其实发现:不是更加在产业上狂飙,相反却戴了许多大盖帽,整个文件大部分篇幅在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意识形态内容,只有到了后面两个部分才开始谈改革和发展。发展的内容基本上是重复前面两个文件,但却比前面的文件更为谨慎。

这便是观察之四要分析的内容。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