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一旦开放,就是一个产业。以选票为中心,催生了许多附属产业,民调即是其中之一,也是一个重要的机构。没有那个政治人物可以不看民调,没有那个媒体会对民调置之不理。

民众在讨论竞选各方前景时,一般也会引用民调数据。民调本身是调查,但也在影响选举本身,因为民调会影响中间选民的投票。

在拜访台湾之前,就一直想看一看政治的附属产业,民调当然是必须去的地方。

但同样,在开放的世界,没有一个全能的上帝主导一切。本需公正客观的民调,却并没有一个主宰者,全部都在市场竞争下形成。政治市场的其他附属产业也莫不如此,习惯于专制环境下,试图找到一个百分百靠谱的公正,到了民主社会一定会失望。

因为所有的称——这个衡量一切标准的标准,也在被衡量。比如媒体、民调机构。他们本应中立,可是因为各种主客观环境影响,并非如此,中立是少数,不中立是多数。

这只不过是不同市场主体的市场策略,他们的倾向决定了他目标市场群体,而唯有愿意舍弃短期、谋求百年老店的领导出现,才可以将附属产业变得有尊严,他们在严峻关头并不屈服于任何权力或经济集团。但不可多得。

中时民调是中国时报下属的民调机构,中时被旺旺集团收购后,民调业务独立出来,成立了一个单独的公司艾普罗民意调查股份有限公司。

这家公司采取的方法是,通过电脑,随机从居家电话簿中随机选取电话号码,电脑自动拨号,一般在晚上6点半以后开始工作。该机构副总介绍称,去掉无人接听之外,一般有7成的完成率。他们现在有4台监听监看设备,可以随时在工作室外监听其中任何一部电话。

他们这次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首次举行了滚动式民调,也即就同样的议题,每天做,滚动进行,并且保持连续的数据。

现场,他就为我们做了演示。

电话开始的自我介绍,考虑到新公司的知名度不高,在电话访谈的开始,他们自我介绍仍然是说中时民调。

下面是和这位副总的对话,未经被访谈者审阅,且未经录音核实,仅根据个人笔记记录整理。

问:民调的客观真实是生命线。你们的民调数据如何出炉的?

在民调数据之后要进行加权,但是加权数不会公布。对我们来说,一般加权之后,绿营会上升,因为考虑到愿意接受中时访问的可能是蓝营较多,绿营的可能直接把电话挂了。

问:原始数据会不会保存?

立委选举时,有人要求保全证据。但除非当天在现场,我们都会把录音销毁掉,因为这涉及到隐私,我们没有告诉被调查方我们在录音,这违法法律。尤其是立委选举的党内初选,民调影响非常大,争议也很多。

问:一般来说,是不是学术单位的独立性要高,因为影响的因素较小。

学术单位确实也会做,公正性应该相对好。其实,各个政党本身也都在做,但各自做民调的方法都不一样,比如国民党坚持用户内访问法,接电话的人可能不是被访问的对象,而是家庭其他成员。而我们认为,只要20岁以上就可以。学术界也有学术界的方法,我们又我们的方法,我们也要考虑时效,第二天要出报。

媒体这块,中时,联合,TVBS等都在做,政治大学也在做。美国在台协会也在委托单位做。苹果日报也做,但毕竟差,主要是委托外面做,但谈论的多是话题,不强调精准。

我们加权一般是根据历年各政党的基本盘面考虑,和总经理讨论后发布。

问:民调可能影响中间选民,那么是不是经常有不同政治背景的人物找你吃饭。

何止吃饭,连小姐、先生可能都安排好。但要看委托人的背景,是否会关系到机构能否生存下去。

远见今年不做民调,可能和他本身预测失败有关,有压力。五度选举,他预测国民党只剩一席,但是结果是三席。预测和结果不符,人家会说你是故意唱衰人家。

争取政权过去是要流血、砍头的事,当然会有各种压力。有时很难扛得住。也难免被人修理。

问:如何设置每天的议题?

和编辑一起合作,但编辑部要支付费用。也有一些是政府委托的业务。

问:旺旺收购后对你们有影响吗?

大老板非常重视民调。人手和业务量都增加了,但要自负盈亏。我们这里现在还有7个各方面的专家,包括统计、心理学、公共行政学,他们会提出参考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