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过去的辉煌“业绩”,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总是让人期待,似乎它一定酝酿着重大改革,就如1997年第一次金融工作会议,财政注资剥离不良资产,2002年第二次会议推动商业银行改革,2007年第三次会议成立中投公司,每一步都掷地有声。

而今,几多期待、几多盼望,第四次金融工作会议终于落地。位处全球经济大变革、中国经济诡异多变的时刻,金融如整个竞技场的心脏和血液,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温家宝的讲话稿汇聚了部分近年货币政策的新名词,诸如社会融资规模,而不是银行信贷规模;诸如宏观审慎的监管框架。这些都是央行团队在近年在监管方面新的创造,纳入了高层报告,也必定成为未来相当长时期内中国金融监管的手段和工具。

温家宝的讲话先肯定了成绩,尤其是肯定自己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宽松货币政策,把它的意义提到“保持了经济社会大局稳定,避免了现代化建设进程出现大的波折”,既然是如此重大贡献,自然所有的成本似乎都可以不计。这是首次对4万亿救市进行如此高度评价,可以预见,中国经济深层次矛盾在本届政府并不愿意面对,看样子只能留给后任。

这次金融工作会议也体现了这一特点,金融工作会议,强调的主旨是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避免产业空洞化。对于外界期待和猜测的金融国资委、利率市场化等几乎没有着墨,尤其是对于市场利率化问题,放在过去成绩部分,而非改革部分,改革部分提到优化信贷结构,说到底还是走继续对商业银行经营行为管制的路。

再比如,地方债被要求纳入预算管理,那么是否可以用预算内资金来还债呢?这些重要问题却未切割清楚。

从温家宝的讲话来看,期望这次金融工作会议能达到第一次,或者前几次会议的重大突破,似乎不太现实。

从不多的内容,大致可以看出未来若干局部改革的方向

1,对金融机构的改革。这部分包括几大块,一是“推进股权多元化,切实打破垄断,放宽准入,鼓励、引导和规范民间资本进入金融服务领域,参与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机构改制和增资扩股。”“打破垄断”,喊口号容易,做起来难。二是政策性金融机构要坚持以政策性业务为主体;三是家开发银行要坚持和深化商业化改革。。

2,对地方债。“妥善处理存量债务,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将地方政府债务收支分类纳入预算管理,构建地方政府债务规模控制和风险预警机制。”纳入预算管理,看样子是一个明智之举,但是却可以导致灾难性风险,因为财政将为这些混乱的债务兜底。

3,对于外汇机制。“稳妥有序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提高外汇储备经营管理水平。”可见,稳妥和有序始终是前提,寄望迈大步子不太可能,当然本届政府本来就不太可能。

4,对股市。“深化新股发行制度市场化改革,抓紧完善发行、退市和分红制度,加强股市监管,促进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协调健康发展,提振股市信心。”这几点切中股市的实质问题,发行退市和分红,但实行起来并不容易,条块利益分隔,这就要看郭树清的决心了。

不过,温家宝强调避免产业空洞化,可以推断,至少在他的任期内,房地产调控不会放松,因为所谓的产业空洞化,资金全部进入了房地产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