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有一张照片被台湾媒体广为采用。灰色的墙壁上,白色的绳子上挂着各式鞋子,背后的标语上写着:立法院失物招领处。

这张深具讽刺意味的照片其实出自一出行动剧,他们以此讽刺那些掌握台湾立法大权的“立法委员”们,这些“立法委员”经常在立法会上吵架、谩骂、互相扔鞋,甚至大打出手。这些场景也经常被大陆当作花边新闻来报道,以形容台湾民主之乱。

当年的这出行动剧由一群公民策划,他们以此来为一个全新的机构揭幕———公民监督国会联盟(简称公督盟)。2007年4月18日,由42家民间团体组成的公督盟成立。这家机构就是专门监督立法院的“立法委员”们。

该机构的一位发起人曾在博客上提及,对于立法会的乱象,一位政治学教授的话曾经刺伤了他,这位教授曾对他说,“有什么样的人民,就会选出什么样的人民代表。”他觉得公民们应当站出来做些什么,淘汰不适任的立委,改善立法会生态。

不久前,我到台湾,就专门拜访了这家机构。在台北市台电大楼捷运站出口,走几步路就到公督盟的办公所在地,像台湾许多N G O一样,他们在一个并不宽敞的办公室内办公。

接待我的张先生是公督盟的执行长。他曾是多家N G O负责人,极具行动力。他打开一个PPT为我讲述,他先给我讲述了台湾立法会的种种乱象,然后对我说,“台湾一年的总预算接近2兆台币,平均每个“立法委员”掌握超过150亿新台币的预算审查权。可是这些民意代表却搁着重要的事情不做,忙着跑婚丧嫁娶,忙着拉选票……”

他还告诉我,台湾“立法委员”享受非常优厚的待遇,平均日薪达6000台币,而如果将“立法委员”的各种补助、奖金、出国考察、研究经费、聘请的助理等经费计算在内,每个“立法委员”一年的福利高达上千万台币。他认为,纳税人既然为“立法委员”提供这么优厚的条件,他们更应尽职尽责地为人民服务。

公督盟的行动策略很简单,就是持续盯住每一位“立法委员”。他们公布“立法委员”参加立法会出席、早退的情况,详细记录每个“立法委员”在立法会上的发言时间,然后依据上述事实给他们打分,进行排名,表彰优秀,批评落后。

他们还邀请普通公民对“立法委员”们的开会表现进行打分,并加权计入对该“立法委员”的考核“成绩”,现在这一权重占到“立法委员”总成绩的25%。

这些行动让那些处于“落后”的“立法委员”很难堪。他们质疑公督盟的动机,抵制他们的活动。公督盟曾给每个“立法委员”寄去承诺书,希望获得签署,但有不少“立法委员”根本不予理会,没有任何回复。

为了规避自身的风险,他们必须处处严格要求自己。有些“立法委员”还专门给他们送来一些水果,为了避嫌,他们马上就退了回去。许多台湾N G O接受政府的资助,但是公督盟坚决不接受此类资助。

通过持续不断的努力,他们建立了一套相对清晰而完整的“立法委员”考核体系,这套体系是由公督盟成员们开会协商后确定,而不是由某个人随意决定。

为了让更多人方便参与监督“立法委员”,他们推动了立法院开会时网络在线直播,现在这一目标已经实现,普通公民在立法院开会期间就可以通过网络观看会议现场,方便普通公民参与对“立法委员”的评鉴。

参观完这个机构后,让我想起大陆的学术界前几年曾争论一个问题:既然有了由民主选举产生的村委会,为什么还需要农会及其他社会团体?

在许多人眼中,只要有了民主政治,产生了民选的执政者,那么就万事大吉了。其实远非如此。对于年轻的民主国家或地区更是如此,他们在新的制度体系下蹒跚学步,面临许多问题,需要全社会一起努力克服,一步步走向成熟,这也是任何民主化地区初期必经的过程。

公民团体的参与、公民社会的发展,正是对民主政治的不可缺少的补充。民主体制如此,非民主体制更是如此。

(本文已刊发在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