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透過一個機會,我第一次到臺灣,走了臺灣南北各地,接觸到一些臺灣的普通人,給我一些很有意思的啟發。

在花蓮市一家青年旅社,室友是基隆人,沒去過大陸,他突然問我一個問題:你們大陸是不是所有人財產都一樣的,拿一樣多的錢?他手裡拿著iPad,說自己是工程師,搞建築設計,還有一些證照需要透過考試取得。在他的言談中,可以看出,他對自己所取得的成就比較自信,因為之前他在工地謀生,通過一步步努力取得現在的成績。但他的問題卻讓我哭笑不得,這是哪個年代對大陸的認識?

我告訴他,大陸30多年前已經實行改革了,不再搞「大鍋飯」了。他不理解,繼續問我:那麼你們的共產主義是什麼?我說那些意識形態已經沒有多少人信了,大家都賺錢去了。你們臺灣人也不是很多去大陸投資嗎?如果財產都「共產」誰還去投資?他點頭說是,但也許並不滿意我給他的答案。他抱怨說,臺灣社會貧富不均,像郭台銘很有錢,似乎認為台灣的貧富分化比大陸嚴重。我告訴他,大陸的情況更嚴重。

我將這個故事發到大陸的微博上,微博上的網友也十分不解。

當然,這是我接觸臺灣民眾中的特別「個案」,大多數臺灣人並非如此。我發現有意思的現象,大陸在臺灣民眾的眼中正在發生分化,他們對大陸的印象很難有一個統一的標準,十分模糊且多元。

大陸面積十分廣闊,因此他們憑藉自己所接觸的資訊得出個人判斷,恰似盲人摸象。許多時候,他們問我,你們大陸是不是這樣的?我總不忘告訴他,大陸很大,我剛才說的是只是我所見到的情況。而大多數臺灣人可能會覺得我說的情況就代表了整個大陸的情況。

一個去過北京和上海旅遊的老太太還對我說,大陸現在發展得很好,「穿衣服都比我們這裡時髦。」這真是讓我大吃一驚。我告訴他,你應當去西部,去農村看看,只去北京和上海是看不到真實的大陸。

一個計程車司機聽我和朋友在車上談到蔡英文,馬上罵我們是豬腦子,我並沒有生氣,反而好奇。他告訴我,他出生在緬甸,在金三角打過仗。他說他是堅定的統派,因為他對臺灣的國民黨和民進黨都不滿,覺得他們沒用。他尤其羡慕大陸的「嚴刑峻法」,說臺灣的法官太窩囊,一個強姦的案子,沒有射精不算強姦,這是什麼法官?他說,如果在大陸,早就槍斃了。他覺得臺灣學習大陸,把壞人統統槍斃。不過,在我看來,他對兩黨都不滿,所以反而從大陸尋找慰籍,可是相反,大陸民眾對司法不公卻很有意見,在這裡倒有人羡慕起來。

在高雄,我也遇到另外一位計程車司機,他是退休的刑警,美麗島事件發生時,他還在警察局。在他眼中,美麗島事件有許多勢力在背後參與。他不認為美麗島事件有那麼偉大,都是利益驅動。然後他對我們說,中國就是這樣,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十年之內就可以實現。不知他是依據什麼判斷,不過他說得卻自信滿滿。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這樣的看法。對於近在眼前的大陸,臺灣媒體似乎關注並不多,大陸的新聞每天都讓人熱血沸騰,種種讓人匪夷所思的惡性事件層出不窮,而臺灣電視裡主播習慣用誇張和渲染的語言來播報新聞,但事情卻不那麼離奇,官員的小錯誤被窮追猛打,而在大陸這些幾乎都不算什麼事。

還有一些去過大陸做生意或訪問的人士,他們對大陸官員接待他們的奢華至今念念不忘,一個臺灣人跟我說,大陸的一個書記安排了一桌飯,在海邊,看著落日,那景致和美食讓他難忘。我告訴他,這頓飯一定不是官員個人請的,這都是納稅人的錢啊。知道大陸體制的人,當然對此心知肚明。

我還與一些小攤販和其他底層民眾聊天,他們沒有去過大陸,大多只是從電視上獲知大陸的信息,知道大陸這些年經濟發展比較好,因此對大陸懷有樸素的好感。

一位去過甘肅和新疆旅遊的花蓮退休教師跟我說,大陸的生活水平和人的素質和臺灣還有很大差距,他在甘肅的火車站看到那麼多人,穿著破舊的衣服,拿著大包小包搭火車。他看到了西部農民工,這正是大陸人口中的大多數,背井離鄉的農民工。

大陸面積之大,各地發展差距之大,不僅僅是讓台灣人,即使大陸人自身也有不同認知。生活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人,沒見到底層的苦,儘日在為「中國模式」辯護,認為這是一個多麼偉大的盛世,而遠離大都市的工業區或小縣城的老百姓,諸如烏坎村的農民,則在艱難地抗爭。

我在台灣旅行,看到無論是公共服務、社會體制,還是環保意識、人文素養,台灣的整體水平都比大陸要高許多,台灣的許多方面,都可以給大陸予參考和借鑒。真希望若干年後,台灣普通民眾對大陸的認識能更豐富而全面,也為台商參與大陸經濟發展提供更多的支持,而大眾媒體的報導至關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