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是中国农村发展历史上关键的一年,虽然并没有被太多人注意。一是农民收入增长水平再次出现超过城市居民;二是城市人口首次超过了农业人口;三是粮食产量连续八年增产,并且再次达到万亿级的产量。从某种意义上看,中国农村已经悄然完成了一个大转变,经过十年左右的休养生息,农村面貌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正如一个曾经大病的病人,吃了些补药,恢复了一些元气,但内伤仍在,并未有任何治疗,改革须对准下药。

温家宝于1月16日在《求是》上发表的《中国农业和农村发展道路》,这篇文章是本届政府的系统总结,具有交班的意味,因此特别值得分析。本文首先分析这届政府的农业政策取向。

温家宝在列举这些年农业的成就同时,列举了七点改革的经验。在笔者看来,这七点经验其实不过是两个方面:一是多予少取,多予即包括增加对农民生产补贴、加强农村义务教育的保障机制、建立农村合作医疗及推行养老保险、清理对农民工的不合理政策,少取则是指免费农业税和三提五统等。二是有限改革。改革是一个系统工程,温家宝任期内的系统改革仅仅只有两个方面,即集体林权改革和粮食购销全部放开,而且只有集体林权改革是新改革

从这个意义上看,虽然农村发展取得一定成就,尤其是作为农业的数字上成就巨大;但是作为基层社会所隐藏的种种危机和矛盾,仍然巨大而复杂,比如荒废的七站八所和农技服务体系没有得到改观,水利建设虽有一号文件支撑但实际雷声大雨声小,农村金融迟迟不的破题发展乏力,农民工制度境况至今没有大改变,村镇治理体系仍未成型,这些有待后来的改革者继续推进。

今年除夕,胡锦涛去农村,称惠农强农政策不会变,但是如果仅仅是惠农强农,而不仅仅制度改革,这个政策释放的量能会大打折扣,并且将进入拐点期,并带来系列问题。如果惠农强农政策与系统性的改革并举,将可以再造一个新农村。未来何去何从,需观察2012年一号文件及下一届政府的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