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法律体系中,除了法律、法规和部门规章外,还有一个特别的类型,叫:规范性文件。

规范性文件的特别之处在于——目前我国法律法规对于规范性文件的涵义、制发主体、制发程序和权限以及审查机制等,尚无全面、统一的规定。因此,各个部门下属的司局、各个人民团体、企事业单位、法院、检察院都可以制定规范性文件。

由此,形成了蔚为壮观的规范性文件队伍,自然也成为部门、司局利益的守护神,胡乱设置行政许可、行政强制,有悖于基本的法理。

2012年1月20日,农业部1号令即专门针对本部的规范性文件《农业部规范性文件管理规定》,在笔者查询视野之内,此规定开启了部委制定对规范性文件程序进行规定的先河。该文件开宗明义,规定规范性文件不可设置行政许可、处罚、强制和收费,并且对规范性文件的起草、风险评估、审查等均作出相关程序规定。

虽然该《规定》仍属于行政部门内部约束,但相比混乱的规范性文件状况,已是进步。

这个规定自然也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根据2010年国发33号文件《国务院关于加强法治政府建设的意见》而出台,该意见第九条规定:健全规范性文件制定程序。各类规范性文件不得设定行政许可、行政处罚、行政强制等事项,并且要求建立规范性文件的有效期制度。

在33号文出台后,包括农业部在内的各部位及全国各地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规范性文件清理工作,各种清理规范性文件的新闻充斥于互联网,废止了一大批规范性文件。农业部在清理之后,开始了部门立法规范程序。

农业部的这一做法也意味着,规范性文件的清理工作收官,下一步进入预防阶段,从程序上监督防止违法的规范性文件诞生。

只可惜,本属于人大法律审查监督之职,却是行政部门自身在自上而下的压力下而做,除辽宁省、宁波市等少数地方的人大强调要审查规范性文件外,大多数地区本应该有所作为的人大却悄无声息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