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3日,《学习时报》头版刊发了朱维群的文章《对当前民族领域几点问题的思考》。

朱维群是何许人也?关注西藏、新疆问题的人一定不会陌生,从1998年9月起,他开始担任统战部副部长,十年尚未扶正,但是2006年开始主持常务工作,享受正部级待遇。

统战部形成于抗日战争爆发后,1938年中国共产党六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各级党委暂行组织机构的决定》规定,在区委以上各级党委之下设立统一战线工作部。

统战部官方网站显示,其主要职责第三条为:负责调查研究、协调检查有关民族和宗教工作的重大方针、政策问题;联系少数民族和宗教界的代表人物;协助有关部门做好少数民族干部的培养和举荐工作;协调有关部门对达赖集团等国内外敌对势力分裂祖国活动的斗争。

朱维群的主要工作即包括专门针对西藏问题,历次接受媒体采访及公开表达国家的西藏政策均出现他的身影。他还曾和达赖的私人代表接触商谈。自2008年314事件、2009年75事件以来,学界对于中国的民族政策多有反思,但是官方的回应不多。

朱维群在上述文章中,对民族领域等诸多问题提出了深入反思,有些直接涉及政策层面:

一、朱维群文章开篇首先区分了两类矛盾,并指出“有一类问题是由于改革开放以来社会深刻变化引起的,总体上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属于教育、管理、引导问题。”但是,在第一部分则强调,“加快经济社会发展并不意味着团结、稳定的问题,尤其是反对分裂主义的问题自然而然就可以解决了。”

因此,认为要正确处理加快民族地区发展和反分裂斗争的关系。这两个问题关系如何摆,谁主谁次,并不清晰。但是从文章布局来看,第一部分首先强调经济发展不等于反分裂斗争,可见对反分裂斗争在整个民族工作中的位置。

二,朱维群提出了许多对具体政策的反思,如扶贫问题,尽量以地区为中心,而不要以民族为区分对象。要防止大民族主义,反对炎黄子孙的提法,要强调国家观念和中华民族观念,而非狭隘的民族观念。并且在学校教育和地区管理上,建议取消民族自治市,身份管理淡化民族概念,推行不同民族学生的混居。

这些反思都切中时弊,值得深思。只是这些变革会进行到哪一步,真正的决策这是否将这些改革付诸实施,却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三,朱维群还专门论及城市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管理。这是个难点问题,但即使在公安部门主导的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中,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也没有专门论述。而这里朱维群进行了专门论述,称,一方面要认识到人口流动的大趋势,但是另一方面输入地政府要从劳动就业、子女入学、医疗保障、法律援助等方面逐步实现流入人口的市民待遇,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照顾他们的合理要求,不能对违法行为采取“息事宁人”态度,不能允许任何人以“民族”身份躲避或抗拒法律的实施不要给予少数民族超市民待遇等等,防止形成民族村、民族社区等。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