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李克强在省部级干部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讲话上,大举强调结构调整,称“推进经济结构调整是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重要任务”,“原有的增长模式难以为继”。

而最近在《求是》杂志的文章则不再着重提调结构,而是通盘考虑速度、结构和物价的关系。相比两年的经济环境,困难增多,在速度和物价之前,都存在两难。

对于2008年金融危机来说,如果速度不够,加点“水”,经济就蓬勃发展了。这些水就是货币政策,钱放出来了,大项目上去了,经济就活了。但是同时,物价也起来了,而且起得非常快。

而今,如果谈速度,存在问题。三驾马车,外需不行,内需提升短期政策还有空间,但长远乏力,因为内需的根本是居民收入增长。投资已居高位,不可能再用这一招。

如果谈物价,一方面物价已经高企,并未有大幅度回落的趋势,随时可能出现反弹,而另一方面积压多年的资源性价格改革已经箭在弦上,如果水电煤气全部涨价,新一轮的通胀不起来都很难。而且,劳动力、土地、能源资源价格都处于高位,这些基础价格不回落,物价回落则更难。而同时,国际货币宽松,环境不容乐观。

如果说,过去的经济要救,左手有货币政策,右手有财政政策,而今货币政策不可再用,财政政策同样有限度。并且,最为关键的是,靠政府的钱来促进经济发展,多是投入了基础建设,并不具有内生的经济推动力,相反却依赖于经济的平稳运行,才能维持其今后的债务链不断裂。

习近平最近的表态称,中国经济不会硬着陆。这句话是对的,如果要速度,还能膨胀飞起来,但是杀敌一千自损三百,这样的速度背后必定是结构的继续混乱和内需的进一步萎缩。

中国要忧虑的不是硬着陆,因为政策不可能允许其发生(宁愿在泡沫中死去),中国需要忧虑的是滞涨

而要破解滞涨,唯一可行的路就是加快改革,加快再加快改革,提高微观经济体的效率。通过改革,促进内需提升。通过改革,实实在在振兴战略性新兴产业。通过改革,实实在在地把促进就业放在政策的首位。

若非如此,靠老路子——建设城市,发展房地产,中国经济不可能有出路。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