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分析温家宝在上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自我评价为“取得重大进展”的改革项目,其中之一即为价格改革。

上次的会议报道,在综述的六大取得重大进展的改革后,除价格改革外,后文都具体点到了细分的改革内容。那么,价格改革到底是什么?价格改革从何而起?价格改革的进展又在哪里呢?

一提到价格改革,自然会想到1980年代的价格闯关,即取消价格双轨制。当时的价格改革是针对普通商品,而现在的价格改革,被学术界称为广义的价格改革,主要针对生产要素价格问题。其中主要包括劳动力的价格、资本的价格、货币的价格、能源的价格、资源的价格和环保的价格。这些价格是基础价格。

价格改革发端于何处,笔者无从知晓。但是从目前形成的主流理论来看,价格改革是与一个久拖不决的经济问题联系在一起的——经济结构调整。经济结构调整喊了十多年,可是经济结构依然难以调整,仍然是投资和出口拉动,消费不断萎缩。而要调整经济结构,就要运用市场手段,让市场去调节。因此,就要放开对生产要素的价格管制,正因为这些价格管制,导致了某些领域成本过低,原有经济发展模式得以继续。

在如此大旗之下,改革是箭在弦上,但却并非一帆风顺。因为,在当下的理论中,价格改革就是要涨价,把太便宜的东西涨起来。这会遭到百姓的反对,比如水、天然气和电价,已经连续涨价。这些价格一涨,首先影响CPI。而中国经济除2008年金融危机后一段时间以外,基本上处于货币超发、经济过热的姿态。因此,涨价要择机而行,2012年CPI稍微稳住,涨价的呼声又再起。

这些改革同样首先影响的是生产企业,遭受到依靠这些低廉价格获取利润的企业反对。比如,劳动力价格上涨,外贸企业嗷嗷叫。人民币升值,他们更是吃不消。如果利率一提升,垄断企业的债务负担将大幅增加。

因此哪一项改革都不是省油的灯,左手是大众,右手是利益集团。不同的改革对他们带来不同的影响,反对或支持声音亦不相同。

从官方改革的文件来看,2003年《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十二点改革取向,却没有谈到价格改革,只称要大力发展要素市场。可见当时价格改革并未收到决策层的重视。笔者未能从网络找到2003年和2006年发改委关于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文件。以下未提及出处的均为发改委年度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文件

2004年,“深化价格改革”开始出现,属于“完善宏观调控体系”的一部分。当时提出的价格改革包括:电价、民航、药价、水价、环保收费等。同时,整顿教育、医疗收费,落实涉及就业的各项收费。

2005年,目标更为目标,“着力推进资源价格改革”,其中重复了2004年已经提到的电价、水价,新增了石油天然气价格。

2006年,瞭望东方周刊曾梳理当年改革重点,在价格改革领域增加了“完善土地价格形成机制”。

2007年,在2005年的基础之上,又增加了煤炭价格形成机制改革,增加了垃圾处理、二氧化硫排放收费、排污权交易试点、矿产资源有偿使用制度。价格改革的范围进一步扩大。

2008年,价格改革被放在“建立健全资源节约和环节保护机制”内容中,其中着重提到了电价、探矿权采矿权有偿取得(及其他)、节能减排等内容,其中也提及水价,但主要是指出台水资源费征收使用管理办法,而没有直接提阶梯水价等内容。

2009年,关于价格改革的内容为“大力推进资源性产品价格和节能环保体制改革,努力转变发展方式”。着重提到电价、煤炭、天然气、水资源等及相关环节保护措施。

2010年,对价格改革的归纳更为清晰为“深化资源性产品和环保收费改革”,这也意味着,价格改革是价格改革,环保收费是环保收费,两块内容被分开,而不是像2008年把两者绑在一起。主要提到电价、水价和环保收费。2009年已经在新疆实行了针对石油的资源税价格试点。

2011年,价格改革被列为第一项改革,即“推进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首先是成品油价格市场化改革,然后是电价、天然气价格,但是没有提及水价。

2012年,温家宝再次提及,深化电力、成品油和水资源价格改革。同时,今年李克强在发改委的讲话也强调要推进价格改革,“但在能源资源、公共事业、环保收费等领域,价格不合理的问题仍比较突出,必须深化改革。”因此,要推进煤、电、油、气、水和矿产资源的价格改革。

在这十年来,煤、电、油、气、水和其他矿产资源涨价一直没有停止。但是,这也许仍然没有达到决策层心中的目标。在这个以涨价为现实目标的十年改革中,各种力量都在绑架价格,最为典型的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其次是环保,再次是目前的价格过低。决策层在历年的改革文件中,都各有背景和理由推进改革,可是什么时候改革能够不以涨价为目标,而是以理顺市场机制为目标呢?

而今,改革似乎就是涨价,涨价就是改革,而且涨价一定是针对普通百姓的,而且是全国范围的。按照改革的真正哲学,要破除的不是价格高低,而是价格管制,是经营垄断,要实现的不应当是涨价,而是市场机制

但是,现在却是一方面要维护原有的机制,另一方面却要涨价。这其实不是真正的市场价格改革,而不过是垄断利益集团以价格为由进行的敲诈。虽然可能价格适度上涨在某种程度上是合理,但至少是差别化的政策,适应各地区实际情况的改革,而不能让水资源、电资源、煤炭资源、石油天然气资源过量的地区却实行高价,稀缺的地区却实行低价,这同样是不同。

从目前的改革方向上看,似乎涨价依然路漫漫。但切勿在这个改革上栽跟斗,从而影响全局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