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正在改道。在石宗源时代,贵州的一个重要战略思想是:“贵州发展必须遵循的一条铁律是,不得污染环境,不容破坏资源,不能搞低水平重复建设,领导干部要始终绷紧保住青山绿水这根弦。”因此,保住绿水青山也是政绩。

而随着石、林二位的离开,贵州的发展方向开始急剧转变。绿水青山的问题被抛在脑后,经济发展开始超越其他一切目标。这一转变在栗战书和赵壳志到来后即开始明确提出,工业立省成为一个战略。

2012年,国发第2号文件就是《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贵州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这个意见给予了贵州许多实惠。一是对资源加工型行业实现了差别化政策,意思也就是全国其他地区不能上的三高行业,在贵州可以上了。二是在金融政策上给予倾斜,对贵州当地法人金融机构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三是财政政策上给予倾斜;四是在土地政策上给予优惠,允许荒地变建设用地。而且国家审批通过的重大项目增多。

贵州人士评价说,贵州得到了如此多的干货,这出乎他们的意料。而最近周小川在一次会议上发言,称人民银行将研究如何帮助贵州进行金融创新,在产品创新、服务方式创新等方面给予贵州支持。作为后发地区,贵州能得到如此重视实在少见。

2011年,贵州地区生产总值5702亿元,增加1100亿元,增长15%,增速比上年高2.2个百分点。固定资产投资5100亿元,增加1914亿元,增长60%,拉动经济增长10个百分点。

贵州开始走上了东方发达地区走过的道路,依靠资源优势,快速发展工业,从而实现经济高速增长。贵州的理论逻辑是:工业化是实现现代化不可逾越的阶段,贵州不可能越过工业化、城镇化直接进入现代化。没有工业带来的大量人口和要素聚集,就没有城镇化。没有工业带来的先进生产工具和理念,就没有农业现代化。没有工业带来的生产性需求和生活性需求,第三产业和旅游业就很难发展起来。

过去,对于中西部地区的工业化之路存在争议,而现实中,贵州正在重复东部地区所走过的老路,而且认为这是必经之路。

可是,正如所有地区的工业化进程,不可避免要占有土地、开发资源,加剧人口流动和社会变化,这一系列的过程,如果不能伴随着强有的社会政策予以平衡,其结果必定会加剧社会的不稳定。GDP的增长带来政府资产负债表的改善,但却可能带来民众落差的加大和社会矛盾增多。

中国的发展正是遇到了这个关口——经济发展和社会、资源环境矛盾加剧如何平衡。而包括内蒙、新疆、贵州等西部省区都在前一个时代行走,回到老路子上,先发展,再解决问题。如此说来,科学发展在西部地区已经普遍让位于经济增长。其后果,要到若干年后才能评估。当西部地区都经历了一轮类似内蒙、贵州的大发展,未来社会负担沉重、江山满目苍夷,谁来为未来买单?!

愿曾发生瓮安事件的贵州,在经济大发展的背景下,能一路平安——经济发展能和社会矛盾、资源环境压力保持同步,如果平衡一旦被打破,未来将需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力量去偿还,并且可能导致整个中国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的重大挫折。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