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首发每日经济新闻网)结构性减税近年来纷纷扰扰,成为经济界的热门话题。虽然对于大幅度减税存在较大争议,但结构性减税似乎争议不大。税务界人士根据统计得出,中国的企业税收10%的企业交了90%的税收,因此减税惠及面广,值得去做。

因此,这些年来出台了一系列的减税措施。其中包括个人所得税减除标准由2000元上调为3500元,对小型微利企业实施税收优惠,对600多种资源性产品、基础原材料和关键零部件实施脚底的年度进口暂停税率、继续实施西部大开发税收优惠,与及正在推广试点的营业税改增值税试点。

从这些成绩来看,减税似乎取得一定成就,值得肯定。

而如果放在财政收支的总盘子来看,所谓的减税不过是掩耳盗铃,左手减,右手加。这正如当年的分税制改革,貌似是中央增收、地方减收,其实不然,因为地方在收入减少后,马上开了第二、第三税源——先是向农民直接伸手,导致农民负担加重,然后向土地伸手,开启了卖地财政,现在还利用金融杠杆获取收入。

按下葫芦浮起瓢,左手减了地方收入,右手地方自己增收,收入一点也不比过去差。

现在的减税存在同样的道理。在2011年地方预算收支表中可以看出,2011年土地财政增长不大,但是一项收入却增长非常快——非税收入。非税收入达到11342.75亿元,增长43.4%。

非税收入是指除税收以外,由各级政府、国家机关、事业单位、代行行政职能的社会团体及其他组织依法利用政府权力、政府信誉、国家资源、国有资产或提供特定公共服务、准公共服务取得的财政性资金。显然,在上述报表中的非税收入并不包括国有资本或政府基金收入,很大程度上等于费。“费”则是由国家某些行政部门或者事业单位收取的。如公安、民政、卫生和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为颁发证、照、薄、册而收取的工本费、手续费、化验费及各种管理费等。

这意味着,一边减税,一边增费。政府的收入仍然没有减少。而且相比于税,费的管理更为松散,如果减税导致了费的增加,犹如当年减少地方收入导致土地财政一样,让整个财税体制更为混乱。

2011年非税收入仅增长部分就达到了3432.88亿元,而去年地方的个人所得税收入才2421.03亿元,增量就高于全年个人所得税总额。重庆市2011年的预算执行情况也显示了同样的情况,行政性收费达到166.3亿元,增长了54.5%。

如此的减税增费,所谓的减税不过是掩耳盗铃。要真正减税,就必须让纳税人监督政府,形成对政府所有收入的硬约束。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