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家宝在2012年3月14日全国两会后记者招待会上称,今年要做好五件难事,一定要做,努力做好,不留给后人。其中最后一点即为教育支出占财政资金支出4%。

这其中玩了个猫腻,按照一般道路,所谓的教育支出,当然是指公共财政支出,而此处非也,包括政府基金等各种支出,总共加起来达到4%。

在今年的中央预算报告里,附表20专门对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安排情况作了说明,整个经费来源包括三大块:公共财政、政府性基金和其他财政性教育经费。

其中公共财政分两块,一部分为教育科目的支出,为18929.11亿元,另一部分为科研、社保等其他科目中用于教育的支出,为2008.32亿元,这两项相加为20937.43亿元。这部分占整个教育支出比重为:95.24%。

如果仅仅计算“教育”科目支出,占90.4%。

其他部分包括地方教育附加支出665.99,土地出让收益计提教育资金支出305.94,两项合计971.93,为政府性基金支出,占比0.442%。其他的为企业办学、校办产业和社会服务经费,仅仅75.27亿元。

1993年《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明确规定,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即GDP的比例应在上世纪末达到4%。而今,这一目标晚了12年,还未知明年在预算执行报告中能否实现。

那么,达到了4%之后呢?

201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印发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以下简称《教育规划纲要》)并没有作出明确规定,而是规定2012年达到4%的目标,这也温在任内对1993年目标的确认。

《教育规划纲要》对投入部分的规划为:

严格按照教育法律法规规定,年初预算和预算执行中的超收收入分配都要体现法定增长要求,保证教育财政拨款增长明显高于财政经常性收入增长,并使按在校学生人数平均的教育费用逐步增长,保证教师工资和学生人均公用经费逐步增长。

按增值税、营业税、消费税的3%足额征收教育费附加,专项用于教育事业。

提高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2012年达到4%。

由此可见,除了法定增幅规定外,已无实际比例规定。但未来,比如土地财政收入减少,那么土地出让收益的300多亿元教育支出会否减少?今后会不会再次跌破4%的限额?难以知晓。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