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0日,在山东省青岛市胶州市法院的法庭内,备受关注的聂磊涉黑团伙主案32名犯罪嫌疑人由青岛市中级法院一审宣判。作为主犯,现年45岁的聂磊被指犯有十宗罪。

宣读366页的判决书耗去近一天时间。临近尾声,当法官宣判“死刑”时,聂磊眼圈红了。随后法官询问对判决有什么意见,聂磊回答:“判得重了吧?”

一审法院认定,十多年来,聂磊及其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40余起,致2人死亡、1人重伤、13人轻伤、8人轻微伤,非法买卖枪支1支,非法持有枪支13支。

离开法庭时,情绪已平复的聂磊和其代理律师打了个招呼。他并未当庭提出上诉,这有待与代理律师商量后决定。

此前2010年9月,青岛市警方高调宣布,一举破获了以聂磊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并抓获了该集团成员130余人。但其时,该团伙并未被彻底摧毁,除青岛市一名特警副大队长王晓青因阻碍追捕被抓获外,涉黑集团的其他保护伞安然无恙,甚至核心涉黑成员仍有多人在逃。

一年之后,2011年9月29日,在青岛市公安局开会之时,市北区公安分局局长于国铭、李沧区公安分局局长冯越欣突然被采取强制措施,此后一批处级官员相继落马,引起了青岛及全国警界的高度关注。

历经四次延期审理后,聂磊团伙涉黑案主案现已审结。如不上诉,判决将不日发生法律效力;但以“立即执行”的死刑判决而论,聂磊可能会提出上诉。

据披露,除王晓青外,落马的相关青岛警界高层并未并入此案,充当“保护伞”的国家工作人员将另案处理。而3月底前,该案的其余分案将分别在青岛市市南、四方、李沧、崂山和城阳等五个基层法院迎来宣判。

“3·27”事件

颐中皇冠假日大酒店位于青岛市市南区香港中路,楼高38层,三楼开设雾之花夜总会,距由聂磊控制的新艺城夜总会不足百米。

作为竞争对手的两家夜总会,冲突由来已久,最后一次流血事件被写入公安部2010年6月23日发布的B级通缉令上。通缉令称,2010年3月27日,聂磊指使多名犯罪嫌疑人持械窜至青岛市颐中皇冠假日大酒店夜总会,打伤员工多人,并损坏物品若干。以5万元公开悬赏三个月后,聂磊落网。

案发当日,青岛市正举办国际跳水比赛。此前一日晚零时许,新艺城夜总会四名女青年到该酒店提供特殊服务,被保安拦住,于是和保安发生争执并厮打。据青岛市检察院起诉书称,女青年与保安发生冲突后,新艺城夜总会总经理助理蔡淼淼打电话给总经理李岩,李岩让其到新艺城夜总会找任昊,任昊则通过另一成员熊新纠集了数十名人员前去打砸。

对于“3·27”事件,起诉书的细节表述与通缉令有所不同,起诉书强调了蔡淼淼当天晚上并未联系上聂磊,而是联系了李岩。一审判决确认了这一细节。

李岩为聂磊涉黑集团核心人物之一,在判决书中排第四,他同时是新兴奥林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青岛市政协委员,2010年还获得“青岛市优秀政协委员”称号。早在2002年,李岩就涉足色情行业,承包了位于青岛市高雄路1号的德宝花园大酒店娱乐部,后更名为艺宝名人夜总会。

知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当天晚上,这伙人持砍刀、棍棒,从一楼打到三楼的雾之花夜总会,孙某等人被殴打。3月29日,《半岛都市报》配图刊发的报道称,“孙先生身中8刀后昏迷不醒,其中右手食指和中指直接被砍断。”

但据判决书,孙某被认定为轻伤。部分受害人认为伤害程度认定过轻,于是上访,负责接待的是青岛市公安局团委书记陈鹏。2008年,陈鹏曾当选青岛市十大杰出青年,因破获多起重大案件,两次被山东省公安厅记个人二等功,目前正在接受调查。

知情人士透露,陈鹏曾是市北区公安分局局长于国铭在青岛市刑侦支队任职时的司机,和聂磊关系密切。

“3·27”事件发生后,警方的侦破工作一度进展缓慢。检方起诉书称,任昊将此事报告给聂磊,聂磊出资给任昊等人,供其逃跑、藏匿。但事实上,任昊等人并未逃跑,反而继续在聂磊的指使下实施暴力犯罪。

2010年5月5日下午,任昊等人来到青岛市郧阳路“天地一家”酒店打砸。他们一伙人携带铁锤、铁管,控制了酒店保安,对酒店玻璃门、窗户、花瓶等物品进行砸毁。此后,6月23日,公安部发布B级通缉令,核心成员钟东、钟方、钟伟和吕传波等人闻风潜逃,至今仍未归案。聂磊本人则于9月1日落网。

袭警案由来

聂磊被抓获后,曾在民间流传的青岛多起恶性案件,在司法材料中得到证实,如“数十人持枪搜查顺峰酒店”“开枪打伤警察”,等等。

2006年7月25日,位于青岛市市南区嘉义路16号的台湾花园居民小区,发生一起袭击警察的枪案。台湾花园周围有多家疗养院,南边咫尺即近海滩,地段极佳。该别墅小区是由山东省地产开发集团青岛公司负责开发,新艺城夜总会经营场所即从该公司租用。据开发公司资产处一位处长介绍,这个房子之前系由个人承租。

判决书记载,当天晚上9时许,驾车出入台湾花园的聂磊涉黑集团成员安俊宇、王健与小区保安发生争执,继而厮打。路经此处的民警王衍生上前劝架。在安俊宇与王衍生厮打时,王健持枪朝王衍生的腿部连开数枪。同样,王衍生被认定为轻伤。

一位曾经与安俊宇接触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他对外自称是聂磊集团的外联部长,还吹嘘自己开枪打伤了警察。安俊宇和聂磊都是青岛西镇人,安早年连中学都没毕业,但后来获得了某著名商学院的EMBA文凭。

判决书显示,安俊宇曾用名安玉涛,持香港居民身份证,硕士研究生文化程度,系集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总裁,也是首批被起诉的27名涉黑人员中唯一的一名硕士。安俊宇1989年曾因敲诈被劳教二年,1992年又因故意伤害罪、抢劫罪被青岛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此抢劫案中,安俊宇和聂磊是同案犯。2006年12月,安俊宇因寻衅滋事罪曾被判处拘役五个月。

判决书查明,早在1999年,安俊宇曾在青岛经营一家“龙山游戏室”。当年7月16日,王军等人来到聂磊控制的游乐城散发安俊宇的游戏室广告,遭到聂磊方面殴打,其中王军经抢救无效后死亡。但此起人命案逃脱了法律追究。为安抚死者家属,聂磊为死者购置了墓地,并给死者父母一套房屋,每月付给王军家属5000元人民币。

台湾花园袭警案发后,为帮助比安俊宇小六岁的王健逃避法律追究,聂磊与安俊宇共谋,授意冷俊江顶替王健,同安俊宇一起到公安机关投案。冷俊江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安俊宇被处拘役五个月后,期满释放。但此案在2011年4月12日由青岛市市南区法院裁定重审。

安俊宇在一审中获刑六年。检方指控其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赌博罪、寻衅滋事罪、妨碍公务罪和非法买卖枪支罪等五宗罪,但妨碍公务罪没有得到法院确认。

“案底”买卖

在2008年,作为聂磊集团核心人物的安俊宇,一度与“黑老大”聂磊反目。

2008年中期,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在破获一起网络赌博案时,抓获了20多名犯罪嫌疑人,其中一名叫肖春燕的女性在广州某银行替赌博组织进行取款转账时被抓获。

这起网络赌博组织的幕后“庄家”在台湾,网络的另一端与香港黑帮人士连超的洗钱网络存在交叉。据肖春燕供述,她受香港朋友“阿东”委托进行取款和转账,自己并不知这一行为和网络赌博有关。法庭的信息显示,此宗网络赌博案中赌客身份特殊,案件在侦查期间就受到各方阻扰,包括有“头号警花”之称的处级干部王菲,她早年随郑少东由广东调入公安部,郑少东落马前为公安部部长助理。

王菲受安俊宇的请托,介入这起案件。根据证词,王菲称肖春燕是其长江商学院同学安俊宇的“好友妹妹”。她找到了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副局长钱宏祥,要其“帮忙”和“放人”。王菲和安俊宇在上海恒隆广场购买了商品,在这位副局长下榻的五星级宾馆上海千禧海鸥酒店内,送给对方一个“卡地亚”礼盒,内有一款价值3.8万元的女式手表,以及分别价值约3500元的皮带和2800元的丝巾各一份。

钱宏祥亦供认,他事后曾向具体负责查办此案的下属表示,领导打了招呼。肖被释放之后,王菲再次来沪约见钱宏祥,送给其20万元现金。经此运作,肖春燕在刑拘期满后“因证据不足”未被批捕,只是被没收380万元以及罚款500元。2009年,钱因受贿罪一审领刑七年。其上诉请求被上海市高院驳回维持原判。

有内部人士称,安俊宇对于自己在公安部的关系颇为自得,对聂磊表达出不敬之意。2008年10月1日,聂磊对安俊宇脱离组织不满,于是纠集任昊等人持械砸破安俊宇家的防盗门,威胁安俊宇之妻限期腾出住房。而同期,安俊宇及其赌博网络事实上已进入公安部专案组的视线。

在王菲帮助安俊宇的案件中,主要手段是对侦查中的案件或已有的案底进行销案处理,这也是聂磊集团惯用的伎俩。不过在公安部B级通缉令下达之时,聂已无力回天。

打击竞争对手

判决书称,聂磊(曾用名张泷、王鑫)1967年7月生,初中文化程度,1983年9月因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1985年获改判为拘役六个月。此后,1986年和1992年其分别因斗殴和抢劫被劳教三年和判处有期徒刑五年。1996年刑满释放后,直至此番被抓,期间未显示有犯罪记录。

这其中,保护伞“功不可没”。起诉书显示,聂磊团伙在1998年和1999年分别涉及两起人命案。上文所述王军被殴致死案,聂磊曾亲自参与殴打。另一起人命案同样起因于游戏厅纠纷,死者胡玉海本是其所管辖的震泰游戏厅员工,但骗取钱款逃匿。聂磊授意手下在游戏厅的四楼宿舍,对其多次毒打。几天后,胡玉海经医院抢救无效身亡。此案同样被隐匿,聂磊指使手下找到死者家属,赔偿50万元了事。

一位聂磊旧友对《财经》记者称,聂磊看上去文质彬彬,一点也不像黑社会人员。但发火时毫不留情面,甚至当众训斥一位刑警办事不力。

“聂磊的地位是靠钱建立起来的。”熟知其人者说。聂磊用了近20年时间,从一名抢劫犯成为控制一方的黑老大,甚而披上合法外衣的企业家。

判决书称,1995年起,聂磊通过狱友、邻居、亲属等关系先后纠集姜元、卢建强、史殿霖、王群力、安俊宇等人,成立了青岛群力置业有限公司、祥隆置业有限公司、青岛明珠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开发房地产,在青岛市中山路、南京路等地开办了红星游乐城、震泰游戏厅、福满多娱乐城等游戏、赌博场所,聚敛了大量财富。

判决书认定,1998年后,聂磊等为维护组织利益,扩张势力范围,吸纳、招募部分社会闲散人员、劳改劳教人员进入开办的实体,逐步形成了人数较多、成员基本固定、内部层级分明、组织结构较为严密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聂磊为组织规定了明确的纪律,对外统称“聂磊公司”。其中一个细节是,为避免公司人员私自在外做事带来麻烦,“聂磊公司”规定不准私自插手拆迁项目,不准参与赌球、吸毒以及不准打着公司旗号私自在社会上办事等。

聂磊团伙的暴力犯罪被指大多数与打击竞争对手、保护自己的非法产业有关。一位受害人对《财经》记者称,“聂磊自己开了赌场,却不许其他人开,谁开就去砸;他开了夜总会,就要砸人家的夜总会。”

聂磊团伙在涉黑犯罪类别的“故意伤害罪”一项,共9起涉案事件,其中7起和赌场或游戏厅纠纷有关;在“寻衅滋事罪”一项,共17起涉案事件,其中至少6起与娱乐色情行业纠纷有关,其他或涉赌场纠纷、团伙内斗等。此外,还非法持有大量枪支,甚至包括微型冲锋枪,并多次在公共场合开枪行凶。

警员另案处理

此番受聂磊案牵连落马的政法系统官员主要分为两块,其一为治安领域,主要负责管理黄赌毒。其中副局级干部冯越欣之前是青岛市治安支队副队长,后任沧口分局副局长。此外,还有青岛市市北区治安大队队长葛强等。

其二为刑侦领域,主要负责管理杀人越货等暴力犯罪。此次落马的于国铭之前一直是刑警,从中队、大队一直干到支队副支队长,此后调至市北区任公安局局长。此外还包括青岛市刑侦支队下属大队的两名副队长等。

此外,聂磊还拉拢了曾在青岛市特警支队工作的熊新和任昊作为自己的保镖。1994年,熊新和任昊因酒后滋事被特警队开除。2001年任昊开始担任聂磊的司机兼保镖。因为此层关系,2010年,青岛市特警支队一大队时任副大队长王晓青曾开车解救正要被抓获的任昊,但自己当场被一同抓获。

据消息人士透露,聂磊团伙案还导致了其他公安人员落马。这些警员多数被另案处理,并未在聂磊案的判决书中直接体现。

自2011年4月以来,聂磊团伙案曾先后多次推迟开庭。司法材料显示,聂磊及首批被公诉犯罪团伙成员均由青岛市市南公安分局执行逮捕,但逮捕之时检方指控的罪名尚无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此后,逐渐被指控该项罪名,其中聂磊及其团伙成员王群力被指控涉黑罪名并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的时间最晚。

2010年9月1日,聂磊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青岛市市南公安分局刑事拘留,9月30日因涉嫌组织卖淫罪被批准逮捕。至11月30日,聂磊被以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由青岛市市南公安分局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

而市南区为聂磊及其团伙常年活跃的地区,在该地区公安系统内人脉深厚。

聂磊团伙首批27名犯罪嫌疑人的起诉书罪名分为两类,第一类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此类包括故意伤害罪、组织和协助组织卖淫罪、开设赌场和赌博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妨害公务罪、非法买卖和持有枪支罪及窝藏罪;第二类为其他犯罪,罪名类别稍少,包括上述的故意伤害、组织卖淫、寻衅滋事和窝藏罪,并增加了敲诈勒索和贩卖毒品罪。

聂磊最终被判十项罪名。此前,公安部通缉令称聂磊涉嫌贩卖毒品,但此次判决未见相关罪名。

聂磊团伙案件被分批审理,其中一些案件交付基层法院。青岛市检察院公诉二处处长孙友昌表示,“从客观条件上讲,目前青岛法院还没有能容纳下这么多人的法庭。”

在聂磊成长的十余年间,青岛警界亦人事变动频繁。早在2000年9月,青岛市公安局原局长万国忠被“双规”调查,后自杀身亡。时任青岛市政法委书记曾短暂兼任青岛市公安局局长,至2003年由副局长王永利接任局长一职。

五年后,原青岛市政法委副书记赵春光接任市公安局长,仅一年后,原泰安市政法委书记的黄龙华于2009年3月接任至今。黄龙华是青岛淄博人,并非公安系统出身,此前从团职干部转任泰安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打击聂磊团伙的行动在其调任青岛后开始。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