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来,关于重庆模式的讨论喧嚣尘上,而笔者此前一篇分析重庆市财政收入的文章,收获了诸多谩骂和赞许。

笔者前文所分析的核心事实不过是财政收入增长远远快于经济增长,即16.5%的GDP增长,却取得51%的市级财政收入增长,而且是在增值税下降的情况。从此数据看来,笔者的判断没有任何改变,财政对整个社会的吸纳能力太强了。

但是笔者要纠正的二个细节:

第一,笔者之前分析财政收入增长的原因缺少了做账的原因,而这其实是重要原因之一,如将专项收入并表,如将主城规划区范围内的划拨土地出让收入由区县调入市级,将国有资源有偿使用收入并入预算内导致国有资源使用及其它收入增长3倍。这说明,其实实际的收入增长并没有那么快,但账目操作却做出这么多。具体因为账目操作导致的增长占多少比例,有待于财政部门公布明细数据,本文不好下结论。

第二,笔者文章发表后,被广泛转摘,引起了社会反响。但是也被误传为所谓的破产、负债。笔者从未分析过财政支出,更未将支出和收入作过对比,因此从未对下负债、破产的结论。这些谣传,笔者不敢担当。

从财政收入看重庆经济的秘密,其实是通过那些收入项增加,哪些收入项减少来判断不同行业的经济情况。如汽车摩托车行业产销大幅下降、惠普公司进入保税港导致的增值税下降。如建筑业、房地产业和金融业发展较快,导致营业税大幅增长。如加强稽查行动,导致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大幅增长。如笔电企业销售订单下降导致合同印花税减少。如交通和工商罚没收入大幅增长导致罚没收入有所增加。

笔者上文根据增值税下降,就武断地认为整个经济下滑的趋势,其实并不正确,况且GDP还是全国第一的增长速度。因为建筑、地产、金融等行业都有增长,并带来了营业税的增长,这同样是经济发展,只不过行业不同。过去依赖的是汽车摩托车行业的增值税,现在依赖的是地产建筑业的营业税。

不过,基于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税种增加主要因为稽查力度增加,综合分析,可以看出,从财政收入的总体情况看,并不能判断经济在高速增长,但同样也很难判断是下滑。

对于重庆经济发展模式的分析,笔者再专文分析——尤其是为何在一个资源禀赋不佳的重庆能在全国GDP增长中取得头筹,如何通过压低要素价格而进行的招商引资,并且因招商引资而发展起来是所谓一头在外的外向型经济,进而由此带来的渝新欧物流和离岸金融中心等问题。



  1. 谢谢详细回复。这些都是来自重庆市人大的报告原文,当然原文部分也未写比例,而是解释数据的原因。如果需要我可以提供原始资料给你。

  2. 你的文章的确有很多细节需要再商榷:第一,汽车摩托车行业产销大幅下降、惠普公司进入保税港导致的增值税下降。下降多少,你的数据来源是国税局么?第二,建筑业、房地产业和金融业发展较快,导致营业税大幅增长。增长多少?对这些行业对增长的贡献是多少?第三,加强稽查行动,导致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大幅增长。 如何得出这个结论,是访谈得来的,还是引子哪个报告和地税局的人士? 所以看你的文章,只看题目很吸引人,但是想看到的数据却没有,支撑的论据又有些单薄。很是难过。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