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0日,国务院公开发布了去年11月通过的十二五人口发展规划。

规划总结了十二五期间中国人口发展出现的特点——最后一个劳动力人口的高峰时期——“十二五”是我国人力资源最为丰富的时期,劳动年龄人口总量达到峰值,此后缓慢下行,人口抚养比在经历40多年下降后开始上升。

媒体上早已在讨论如何应对人口红利的消失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而其实真正的人口红利消失是在十二五结束之时,也即2016年开始,中国的劳动力人口开始缓慢下行。

记得在某次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有提问者问人力和社会保障部部长,中国是否考虑延长退休时间。尹蔚民迅速肯定地回答,没有考虑过,因为他主要考虑的问题是如何劳动力的就业问题。

伴随着最后的劳动力人口高峰结束,这意味着,绝对意义上的人口红利将开始出现,中国的廉价劳动力优势将逐渐消耗。同时,老龄化社会到来意味着社会负担加重。

这对中国未来将产生深远影响。30年改革开放,中国的成功正是因为林毅夫所称的比较优势,而如果廉价劳动力的比较优势彻底消失、社会养老负担增长,中国未来向何处去,将是面临的巨大调整。

针对劳动力人口减少及人口结构失衡等因素,媒体也早已讨论计划生育政策的必要性,并要求放开。上述规划虽然仍坚持计划生育,但是从目标数据上可以看出,其实有所方式。

十一五期间,人口自然增长率保持在6‰以内,而十二五期间人口年均自然增长率控制在7.2‰以内。这意味着对计划生育政策某种程度的放松。

从人口大国向人力资源强国转变是个漫长的过程,中国的欠债太多,在加入世贸以来将近十年的黄金时间,中国的资源浪费、腐败、财富转移等数量惊人,而一个社会的总资源是均衡的,此处的浪费必然在其他地方得到报应。中国在教育和人力资源发展上的不足,不是结构性失衡,而是绝对的不足。至2012年,中国的教育投入才勉强达到财政的4%。

人口结构性矛盾同样突出,诸如性别比例、城乡公共服务差距等等,这些可能远非计生部门可以解决。中国面临的经济、社会、政治等诸问题,正在与人口问题一同,只在等待爆发的时刻。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