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结束,对中方呼吁已久的美方高技术出口问题有了回应。在双方联合发布的成果情况说明书面文件中,高技术三个字前面都加上了民用二字,并且条件还不只此。

双方的成果说明文件称,美方承诺,在出口管制体系改革过程中,充分考虑中方提出给予公平待遇的要求。美方承诺努力促进民用高技术对华民用最终用户和民用最终用途的出口。双方将共同努力营造促进和扩大双边民用高技术贸易的有利环境。

对于进一步的行动,“中美两国将通过中美高技术与战略贸易工作组采取以上行动。中美双方将于近期在中国举行中美高技术贸易研讨会,讨论如何采取措施促进高技术和战略贸易。”

这份文件还提到了中国商用飞机公司的案例。

据资料显示,肩负着中国大型客机研制使命的中国商飞2008年5月成立,中国商用飞机有限公司董事长为原国防科工委主任张庆伟、总经理为原国防科工委副主任金壮龙。中国一航总经理林左鸣兼任副董事长,多名中国一航原高管担任副总经理。

公司注册资本为190亿元人民币,国资委以现金出资60亿元,占注册资本的31.58%;上海市人民政府以现金出资50亿元,由上海国盛(集团)有限公司代表出资,占注册资本的26.32%;中国一航以现金和实物出资40亿元,占注册资本的21.06%;中国二航以现金出资10亿元,占注册资本的5.26%;中国铝业以现金出资10亿元,占注册资本的5.26%;宝钢集团以现金出资10亿元,占注册资本的5.26%;中国中化集团以现金出资10亿元,占注册资本的5.26%。

2009年1月,中国为大型客机配套发动机的项目公司–中航商用飞机发动机有限责任公司日前成立,注册资本为60亿元人民币,标志着大飞机发动机研制工作在中国开始实质性起步.

2010年12月,中国商用飞机公司在美国设立的第一个办事处于5日在美国第二大城市洛杉矶正式成立。

其近期目标是:通过自主创新、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突破大型客机关键技术,开展大型客机研制,取得适航证并交付用户。建立健全民用飞机市场营销、研制生产、客户服务体系,形成核心能力突出、符合现代企业制度要求的航空企业;完成ARJ21支线飞机研制工作,取得适航证并交付用户,形成批量生产能力,扩大市场占有率。

美方承诺,美方承诺及时审查中国商用飞机公司提交的“经验证最终用户”申请材料并就其完整性做出答复。

据《人民日报》2009年报道,据悉,经验证最终用户(VEU)授权制度允许美出口商直接向获得VEU授权的外国最终用户出口特定两用物项,无需申领出口许可证。

当时,中国商务部与美国商务部的代表在北京签署了《中美关于经验证最终用户现场访问问题的换函》。中国商务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实施VEU制度,有助于降低VEU企业交易成本,稳定贸易预期,总体上有便利两国贸易的积极作用。

而此前2007年6月19日,美国商务部正式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口和再出口管制政策的修改和阐释;新的经验证最终用户制度;进口证明与中国最终用户说明要求的修改》(以下称新规定),并于当日生效。

中国商务部机电和科技产业司王琴华司长评述称,从目前美方公布的文本看,VEU审批程序复杂,条件严格,难以起到便利中美高技术贸易的作用,是否与中国法律冲突尚待评估。VEU制度也只是程序上的简化,并非实质性放宽对华高技术出口限制。

同时,中国表示了对美国商务部单方面公布对在我国注册5家企业授权“经验证最终用户”(VEU)表示强烈不满。

而今,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将这一多年前的制度列入双方公布的成果说明清单。

在上述案例之后,“美方承诺鼓励中国民用最终用户为获取用于民用最终用途的物项申请‘经验证最终用户’授权”。

难怪乎,5月4日,在商务部长陈德铭在钓鱼台宾馆举行的会间记者会上说,“但是希望看到更多实际的东西。”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