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1日上午,北京小雨,我来到毛泽东纪念堂。严格来说,应该是毛主席纪念堂。几个月前,我去了河内的胡志明纪念堂,那里称呼是名称而非职务,我在这里也就跟着改了。胡志明纪念堂之行倒让我对这次有所期待。

参观完之后,让我有些愤怒、无奈,我想写一篇文字,“炮轰毛泽东纪念堂种种劣迹”,但我并非想为纪念堂辩护,也无意去保持它的纯净,所以不炮轰也罢。只是觉得心中有些不快。与胡志明纪念堂比较之后,更是可以窥视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性格,甚至不如越南。我甚至觉得,这里“对死者的尊重”和“为人民服务”这几个字都可以倒过来写。

我和家人于上午10点左右到了广场,从前门地铁出来,先到了纪念堂附近,没有任何标识指引入口该往哪里走,当我们走到入口处时,却发现所有人必须存包,而存包处马路对面。走过马路,纪念堂的东边,那里的收费标志上写了“进入毛主席纪念堂前在此寄存包件、相机、笔记本电脑、MP3、MP4……”。根据不同物品类别,收费标准不同,就像国家图书馆对自行车分类收费一样,普通车2毛,山地车3毛,这里数码相机比胶片机存放的价格要贵,可他们怎么知道数码相机更贵呢?

我起初想,毛泽东纪念堂应该不会收费吧,这里应该是由国家管理、国家维修,花的是老百姓的钱。但存包处却在变相收费,一个普通的数码相机,几分钟参观完要求立即取走,收费5元。这些钱到哪里去了?去进了国库,还是进了私人的腰包,有没有预算报告可查?

我其实前一天已经和家人来到此处,上面标明需要有效身份证件才能参观。我当时就纳闷,为什么一定要证件呢?在河内,任何人皆可参观胡志明陵墓,告示上没有写需要任何证件,我一个外国人也混入其中。在那里,存包非常方便,在队伍的一处安检口,只要发现你有相机,便发给你一个小布袋,待走到存包处,你只需把你的相机拿出来,交给工作人员并领取号码牌就可以了,出来后,相机马上可以取回,不收取任何费用。

忙碌的存包处正在收钱
我存完包后,就来到入口处,大喇叭声音丝毫不亚于广州火车站24小时播放的提醒语,这里却既有“欢迎您来到毛主席纪念堂……请不要携带……将手机调到静音状态”,也有“不要将包裹将给陌生人……”等等。这里太吵了,哪是陵墓。工作人员对行走在警戒线内,但却稍超出黄色步行线的游客训斥,“请走黄线里面,不走里面,就到出去!”其实,游客能看到的只是拉起的警戒线,谁会知道黄色才是步行的范围呢。

进门简单安检,首先是一处鲜花销售处,2元、3元均有之,所有的鲜花在见到毛泽东遗体前便要求按要求放在毛泽东雕塑前,地上一大堆花。我想这些花,大概每天卖一次,回收,然后第二天又可以拿出来卖。这并不是最让人厌烦的事。

在纪念堂入口处,竟然有一名男子拿着扩音器高喊“请大家准备好一元零钱……”这是做什么?我以为是收门票。原来不是,他们在叫卖纪念堂参观手册,我到了跟前问“是必须买吗?”那名男子没有回答。我未购买也顺利过去,许多人在掏钱购买,我回头对那名男子补了一句:“既然不是必须,你那样不是骗大家买东西吗?”他见我多管闲事便骂道,“你那么多废话干嘛。”

这里离毛泽东遗体只有几步之遥。在我心中,这里面只是一个逝者,一个心脏已经停止跳动的人,我不管这个人生前是如何的万恶不赦,或是万人崇敬,都不应当在这里叫卖,更不应当只允许卖者如此叫卖,却不允许一般民众带包、带手机。

进到里面。里面的设计与胡志明墓不一样。去胡志明陵墓里面,先要拐弯才能进入里面,人们绕遗体3面行走、瞻仰。胡志明遗体上既没有党旗,也没有国旗。靠近遗体是老弱病残的专用通道。而在这里,见到雕塑之后即见到遗体,人们只能在一面行走,也没有专门照顾老弱病残的走道。毛泽东遗体上覆盖了一面共产党党旗,棺材边上则挂了一个国徽。这或许也是两个人物的不同,一个地方人们去看的是胡爷爷,是一个安详的老人,里面很安静,他生前受到全世界的称赞,也是为数不多的受到世界赞誉的共产党领袖。而毛泽东则死后则交织着赞扬和批判,对他的评价仍然是敏感的话题。

走出停放遗体处更让我吃惊。隔一座屏风,外边俨然是任何中国旅游景点最热闹的场面,毛泽东像章售卖点,大概有四五个小店,人声鼎沸,吵吵嚷嚷。三四米的距离,就是毛泽东遗体。任何对一个普通的死者的尊重,也不应当将商埠设在周边,这里差不多是中国最不好的墓地了。

走下台阶,继续突破你的想象。按道理这里面是不能带相机的,可便便在台阶之下,纪念堂范围之内却有个照快相的店,凭借院内的地理优势,10元一张。我看到在入口处花1元钱买了参观手册的农民,又在这里花10元钱乐呵呵地站在台阶上照相,心理真不是滋味。他们内心所爱戴、景仰的毛主席,曾经带给了他们一个意想中的公平世界,让他们念念不忘,感恩戴德,而今,毛死后,他却不得不节衣缩食花费十几元在这里买花、买手册,然后照相。我不知道他参观是为了什么,也许什么都不为,不过是为了回家乡后可以向他的同乡炫耀:“我见到了毛泽东。”只是个交易,愿买愿卖,毛到底是什么,没有人管。遵守什么样的道德底线,对什么样的东西心生敬畏,也没有人管。

在照相店的对面是个小书店,卖关于毛泽东的各种书籍。我忘了认真看看,有没有西方研究毛泽东的书籍?我想大概不会有。 出来以后,我去取回我的包,我试图拍下存包处的收费标准,受到多名人员的阻拦,我于是转到外面拍,同样受到阻拦。一名工作人员对我说:“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天安门!怎么能随便拍照。”一位旁边以北京人自居的女士说,“你们来北京拍这个干啥啊,这个有什么好拍的?”她自以为北京是她家,即使他在北京是做奴才。真可笑,皇城根下。

我对毛泽东无什么感情,更谈不上景仰。对比胡志明纪念堂的安静、有序,这里让人感到愤怒、可笑,就如毛泽东纪念堂和毛主席纪念堂,两字之差,意义却大不相同,名词早已隐含了价值判断和意识形态,而包裹在遗体之外的党旗、国徽和陵墓内外的特权商店纠葛则将决定着中国的未来。

 

附文说明:
我的大学好友李中军正好派驻朝鲜工作,看到我的这篇文字后,专门写了他在平壤参观金正日纪念堂的观感。

李中军:我在朝鲜参观金日成主席纪念宫

金日成的锦绣山纪念宫我去看过的,进锦绣宫之前要经过安检,进去后会有引导人员带领介绍里边的雕塑等情况,发有一个录音机的玩意进行讲解.是瞻仰遗体之前参观雕塑时听的,我们听的是中文的,讲的大约是他的丰功伟绩吧.
我们去锦绣山的时候要求穿正装,打领带.相机也不能带的,到里边的时候所有人都要鞠躬.很多朝鲜人都哭了,哭都是抽泣,不出声的.朝鲜人民对他们的领袖还是很有感情的.
感觉过去瞻仰应该都是有组织.要不要收费不清楚,我们是朝方同事组织去的.在里面买东西的没什么可能.
院子里可以照相,很多人在那里留影,那是一个服务项目,应该是收费的,但我就不太清楚了.
有一个细节我可以跟你说.穿西装时最庄重的方式是把扣子全部系上,当时我们一个同事很潇洒,西服敞着怀.我们的翻译就提醒:把你的口子都系上吧.这是他们的态度.
瞻仰完,引导人员把我们带到一个房间,观看金日成主席生前所获得的各种像章,很多,很多国家给颁发过奖章,大概有几百到上千枚.
总体感觉,里面非常安静、肃穆.



  1. 看不惯这种人

    你以为你有资格评论伟人吗?是谁当年能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对着世界高呼: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谁都没做到,但是在那个饱受强国凌辱的时代里毛主席做到了!至于现在国力怎样,这与毛主席的关系不大。文改又如何?伟人的思想和做法岂是你们那些无知小儿能擅自揣摩的,不文改,何来统一?何来稳定?如果不是他,你们这些苍蝇连生命都没权利拥有,还能在这辱骂我们的伟人?对于火化还是保留,我没意见,但无论哪种方式我们都应该敬仰的姿势去哀悼!我们悲哉,壮哉!

  2. 由毛主席改称为毛泽东

    以前不了解历史对毛泽东我只有盲目的敬仰,在今天我在维基百科上看到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在当时对中国人民,乃至整个中国造成的重大损失,对他的敬仰已经渐渐消失了

  3. 伟大的领袖你有什么资格批评,没有他哪有你今天安静的坐在这里,你可以批评那些卖东西的小贩 请不要讽刺我们伟大的领袖·你这是在讽刺整个中国,小心出门被人家泼大粪

  4. 其实是可以带手机、钱包的。对于入口处,我也觉得很奇怪,不给标注入口在何处,也不讲出口在何处。关于到马路对面存包,更是奇怪,过安检需要一个小时。可是我们的毛爷爷在天安门广场,这是一个敏感的地区。我想他老人家如果能归故里安葬,应该也不是这样一番景象了。nn1

Comments are closed.